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文章正文

校园爱情故事:高三男生和90后MM的"厮混夜"

时间:2012-08-24 22:21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620
 
  校园爱情故事:高三男生和90后MM的"厮混夜"

  用的是小号.事情我瞒了很久,现在的朋友圈内几乎没人知道.实在是好累.人就特么一颗心,全都用来隐藏自己,哪有空隙去关心别人.
  
  要讲的事有人未必接受得了.这也算是顺带着揭露社会了个**.接受无能的人当我写小说好了
  
  下面才是正事.
  
  我是个学生,马上升高三.要讲的是大概关于恋爱的事.
  
  我初中在小城,一个还算混乱的中学,当时班里转进了一个重庆来的学生.他比我们年纪大个两三岁(因为不管从他口里还是别人那里,我都听过不同的版本)
  
  他脚上有伤,体育课从来都坐在一旁.别人说是跟人打架被砍了脚筋.全家从重庆躲到我们这里来.
  
  当时莫名地有种好感.因为他的样子看起来也不怎么理人.当时男生女生告白什么的有,但不多,大家还相当害羞.后来我去找他半开玩笑地告白了.
  
  他在QQ上问我:是真的吗
  
  我像开玩笑一样,发了很多表情过去,说当然是真的啦.
  
  然后我的初恋就这么开始了.
  
  他说,他在重庆有个女朋友.我说我不介意,能在这里在一起就好了.后来他似乎也没再和她联系.
  
  然后就是初恋里的各种小事.初吻是在电影院,<功夫熊猫1>
  
  我很喜欢弄些小东西.买给他包装成烟条的巧克力,上面写着要他戒烟什么的.在教室里也牵着手.
  
  有天晚上爸妈回老家了,就我一个人.我就出来找他.我家到他家要坐段公交车.我们在外面磨蹭到很晚了,差不多十一点多吧,他问我:要不要去把处破了?我说:好啊.
  
  当时他也震惊了.我大概是基于两种想法才这样答应的:1什么东西只要给了初恋就不会后悔.2就算是玩玩,也要玩的认真
  
  然后他就拉我到高速旁边一片草坪,路旁也有树.我第一次就这样,痛得眼泪崩出来了.可是我什么也不在乎.差不多12点多了吧,说要回家了.他走了.我就坐公交车回家了.
  
  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在公交车上的场景.只有一个大叔是乘客,他一直看着我.我很痛,坐不稳,快到站的时候也站不稳.我记得我摇晃着下了车.那时我12岁.
  
  后来的日子还是接着过,他对这个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而且没有钱,几乎都是在黑楼道里.
  
  他快要回重庆了,他说要帮他兄弟报仇,还给了我他[在重庆的一个兄弟]的QQ.我说我会等他,他说他可能要三五年才能回来.我用便利贴做了一个[每天撕一页]的日历给他,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做了两三年的份.每一页都写着日期和他的名字,还有一些矫情话.
  
  那时的我真的很矫情,又没安全感,他因为没话费有时候不回我信息,我就会使用伤感矫情短信轰炸.想想那时候他应该也挺无奈的吧.
  
  暑假开始没多久,他就回老家了,很快就没了音讯.我打手机,用QQ找他,都没有消息.他那个兄弟的QQ也从来不上线.我有一本写给他的日记,写到暑假结束的时候,我放弃了.
  
  开学一个月(?记不清了)后,他又找了我,我说了分手.他说他说过要为兄弟报仇,因此被拘留了"19天".这个数字我绝对不会记错,他消失的时间不止19天;而就我所知,拘留最多15天,虽然不排除非法拘留的可能,但是我还是决定不在一起了.我心里已经把那个人清走了啊.
  
  又过了一两个月,他又发短信给我.说他在酒吧.很惨的样子.可能我还是关心的吧.说了几句"怎么了怎么不回家快回家"之类的.他说:我真的很想和你继续聊,可是我手机没钱了.你能不能帮我充30块话费,我们"慢慢聊"?
  
  我什么都没有再说.
  
  初二他再次回来过.也联系过我.但是我的态度,想必你们都想得出来.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络过.
  
  说实话,很奇怪,我并不在乎他.反而有种非常嫌弃的感觉.其实我也不恨他,这种种后面再讲.
  
  请就"我不在乎他"这一点,求分析==我是真的不爱他.
  
  讲完了初"恋".我明天再讲接下来的.
  
  后来在朋友圈里颓废了一阵,挺混乱的,在那期间我认识了不少人,名声也不怎么好。发现进入一段关系不难,只是要求真心难。寂寞空虚无聊的**有人在,有人以为这就是青春,不敢苟同。不过人的阅历大概也由此而来。初二的期中左右吧,遇到了那个人。
  
  先代称他B吧==比我们大三届,是我们初中毕业的。在当地都混了个名气,在我们学校算是个大混混。当时他想认个妹妹,通过这个妹妹来泡妞。楼主当时在学校还算认识的人多,于是他就找了我。
  
  这其间还有件有趣的事。楼主本来认了一个哥,跟楼主同班,只是小混混。有天比我们高一级的混混来找我,那是B的小弟,说B要认我做妹。
  
  当时我那哥也知道B要找我,他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好意思说,因为当时他是我哥。我就说我也不清楚。他认定是我哪里惹了人家,人家来找我算帐。
  
  那天下午B来了,在学校对面。学校里的混混都来见他,想混个脸熟。我哥也在其中。不过他已经认定了我要挨打,他连跟我走在一起都不敢,躲得远远的。
  
  到了B面前,知道是什么事,他说了一句:这也是我妹啊!表现得非常亲近,又陪着笑脸。
  
  在很久以后有两帮朋友有纠纷,我借着这个理由,再也没有理我那“哥”,不过他是小人物,我不再提了。
  
  跟B认识以后常和他聊天,他人还比较可亲。而我不会像一般女孩那样撒娇发嗲什么的,两人相处不错,他对我说的话也算直白。
  
  他坦言他总是同时有几个女朋友,在他心里还分了大老婆和其他老婆。每次跟一个大老婆分手,就把其他女人也踢掉。他说他破过5个处。
  
  我有时会带些东西给他,饮料啊糖啊什么的。有些饮料我会撕了包装自己画东西上去。有一盒饮料我就写了祝他身下冤魂越来越多。
  
  当时我爸妈都在外地的大城市工作,自己一个人的机会很多。
  
  有天B叫我陪他去朋友家通宵打牌,我就去了。说实话,他是个可信的人,他作为一个混混我至少信他不会卖了我。不过也许当时没想这么多。
  
  他也不势利。那些朋友是他初中同学,只是普通人,并不是什么有料的混混,但B始终对他们相当好。他们对人都挺好。
  
  他们坐在地上打牌。他们打的牌是正面印着**女郎的,B还指给我看他最喜欢的那个女郎。
  
  玩到晚一点的时候我有些撑不住,很困,就说我要睡觉。B当时刚与大老婆分手,没有女朋友。他突然说:你跟我在一起吧!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没有惊讶。我说:你不是有想泡的妞么?
  
  他说:她不重要。
  
  我说:那你还不是会有很多女朋友。
  
  他说:要是有了你,我就不会再在学校里找别的女朋友。
  
  我说:切只不过是学校而已。我不要。
  
  他说:你要不要?你不要明天就不让你回家。
  
  他知道我爸妈明天会回来,我要早早回家。
  
  我说:那我只答应你一天,到明天呢?
  
  他说:那就算你答应了。
  
  我哼了一声,爬上那人的床,把脸对着墙,睡觉了。
  
  我估计着可能有三点吧,他摇我,我当时脸朝墙,抱着只小熊。他说他要睡觉,要我把小熊给他,他不抱东西睡不着。我不给。迷迷糊糊又睡了。
  
  过了会他又摇醒我,在耳边叫老婆。我把脸转过去想问他干吗,他就亲了一下我的嘴。看我没什么反抗,他认真的亲了下去。
  
  房间已经关了灯。他朋友在地上睡了。
  
  接下来这段讲点关于ML的,表骂我。以后都不打算讲了。
  
  那天晚上他把我嘴咬破了,说我嘴是他见过最软的。
  
  他问我是不是处,我骗他说是。他问我要不要去隔壁房间做,我说不要。
  
  后来他又折腾了很久,最后抱着我睡了。
  
  后来的关系当然没有到第二天就结束。第二天他早早起床送我回家。
  
  第一次做是在家里。那天晚上家里没人。他来我家里。
  
  他当时也没怎么主动。一直在玩电脑看电视什么的。我就回房间睡觉,换了睡衣。睡衣是件吊带裙,但是真心不性感!还印着**图案==
  
  他后来叫我出去,说电脑的哪里哪里他不会弄。我还真在外面套了件衣服才出去。弄完我又回去睡。
  
  过了一会他又叫我出来。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我站在房间门口拿了一个枕头扔砸他,关门睡下。然后他就抱着枕头进来了。再然后的事你们懂的。
  
  他问我为什么要骗他说我是处。我说我不好意思。
  
  他说:我知道你不是。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看出来了。是不是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问题也让我好奇了很久。
  
  他说他很喜欢和我做。我问为什么。
  
  他哼唧了挺久,撇嘴说:因为你敏感。
  
  啊啊啊说这些我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的。
  
  说一下我当时的样子吧。小时候喜欢游泳,初一初二都在游泳队。训练也不算多。当时身材还可以吧。剪了BOB头,比齐肩稍短点。身高不矮,据学校体检的数据,从初二开始就一直在168徘徊。总之当时形象还过得去吧。
  
  关于ML,并不是说我对这方面没有欲望。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ML我内心都在发呆==好像我正在做的事跟我丝毫没有关系一样[虽然表面上也会装一下投入
  
  至今为止,从来也没有**的感觉。我也不知道**的感觉是啥!奶奶的,虽然也没有难受的感觉,但是每次都感觉好像不是自己在做一样,内心放空,不管是和谁。==注定自撸终生么?
  
  嗯。。我跟他聊得话题还算多,也算是比较放得开的话题。因为大部分都是在床上进行,所以我现在还是很喜欢跟人在暗一点的地方聊天。我不喜欢一起看电视,电影科教片什么的就还好。
  
  来讲讲我对他的了解吧。聊天的内容零零碎碎地记得,所以没有什么逻辑。
  
  第一次做完,过了几天他跟我说:他好像she在里面了。
  
  很奇怪我也不怎么着急。当时吃药已经没有用了。
  
  他很坦白地说:如果你怀孕了,我绝对会跑路,反正是去你爸妈找不到的地方,我绝对不会负责。
  
  我听了以后很蛋定。
  
  后来某天在厕所里看到自己的大姨妈,立刻打电话给他。他很高兴。
  
  他跟我讲过他的许多事。说他最幸福的就是和他上一个大老婆,在她家里,她在查星座一类的东西,对他说了一些很感人的话。具体是什么我忘记了。
  
  他说过他最喜欢的女人,叫她L吧。她比他小一岁,是个短头发的女生。
  
  他曾经去打群架,那时候有人先用那种铁质的缩棍在他背上给了一下,又有人在他头上来了一下。那时候他眼已经花了,坐在地上。L看到冲过去抱着他,用身子护着他的头,她背上也挨了一下。
  
  后来是自己人把他拖到车上。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宾馆了。他昏了两天。他说要不是L,他可能真的死了。
  
  在他昏迷的两天,L和另一个女生一起抱着他睡觉。他挺高兴地说:我跟两个女的一起睡觉。
  
  后来L的父母把她送去了全封闭的学校,专门管教不良少年的那种。从此B和她失去了联系。B很认真地说:我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L,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这让我很感动。
  
  下面还有。
  
  他跟我讲过他认的姐,她对他很好。他生日的时候,她带来一支枪,他说是一把银色白的手枪,是真枪,非常漂亮。他们在郊外,她让他放了两枪。
  
  我说这话不会被**叔叔怎样怎样吧。。万一有**在楼里,就当我写小说好了。
  
  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有一次吵架了。具体为了什么我忘了。只记得是在中午。
  
  后来到了下午我急了。一直电话轰炸他。那时候的我的确挺烦人的。一共打了几十个过去。他不是挂掉就是不接。我脑子一直想着,要是我再多打一个,他就接了呢?于是我就一直打==后来他关机了。
  
  晚上他打过来,说他从下午开始一直在陪他认的姐逛街,他姐都嫌我烦了。现在他姐在逛内衣店,他在外面等着,就打个电话给我。叫我不用再担心了。
  
  有一次他来我家,看到一本日记。那是我小学的日记本,其实里面根本没啥内容。只不过里面贴了很多犬夜叉的贴纸,然后狂写我爱犬夜叉什么的==实在不想给别人笑,所以我死都不肯给他看。
  
  我趁他不注意把本子丢到窗外去了。他很生气。他觉得里面肯定写了不能给他看的,跟别的男人有关的东西(我说过我当时的名声不太好。让他更加肯定的是,我竟然宁可扔掉,也不肯给他看。
  
  现在想想,信任从那时就开始破裂了吧。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他很生气。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说什么他都不肯理我。当时是冬天,我们这边没有暖气,他穿得很单薄,客厅很冷。
  
  我的房间里有两床被子,我把厚的那一床放在沙发边上。回房间躺下了。
  
  过了十多分钟,我听到他关了电视。抱着被子进了我房间。
  
  他身上很冷,手像冰一样。
  
  他冬天穿的一直都很少,所以经常咳嗽。他抽烟喝酒,曾经嗑药。就身体健康这方面,我很担心他。
  
  后来有一次,我家没人。有个同班的小混混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三个人,要被人打。找不到地方躲,问能不能来我家。我就让他们来了。
  
  晚一点和B打电话,我说那三个人在我家,他让我把他们赶出去,有他在他们不会被打的。我让他过来。我觉得这样就没事了。
  
  过会他又打电话来,问我赶走他们没,我说没有。他就开始骂了,各种脏话,我草你妈啊你为什么不赶他们走。我说那他们能去哪?他说你他妈管他们去哪之类的。
  
  我当时还蒙,不知道为啥他那么生气。也许是因为他并不信任我。
  
  那三个人在我家很大音量地看电视,在电脑上大音量放歌,大音量玩地下城与勇士==狂吃零食。
  
  他到了以后,看到那三个人傻逼傻逼的,对他又很恭敬。他没赶他们走,一言不发进了我房间。我觉得他气已经消了。
  
  沉默了挺久的,他叫我帮他口。那是我第一次帮人口。
  
  他说如果不乐意就咬下去。我没咬。他后来又说了些话怂恿我咬==我那时候还在想为什么会有这种爱好,不是应该很痛么。
  
  后来他说,之前有两个女的帮他口的时候,咬了下去。都被他揍了。
  
  他说他对我咆哮的时候正在车上,所有的人都不敢坐他旁边。
  
  他在外人眼里是挺粗暴的。生气起来的确也很可怕。
  
  第二天那三个人没去上学,跷课了。他送我到学校。基本他晚上去我家的时候,第二天都会送我去学校。有时候去的非常早,时间不早的话他就不会一直送到学校旁边,毕竟被人看到对我不怎么好。
  
  他这个人,不怎么好说。的确在外面混社会,但是又有不同的一面。爱打CS和各种游戏,爱看海贼王,处女座男。我叫他宝宝,代称B也是由此而来的。主要是我觉得宝贝亲爱的什么的很普遍(虽然宝宝也挺普遍挺涝的==
  
  要圣诞节的时候,我想着要给他的礼物。我买了个存钱罐,把我记得的和他发生的事都写成纸条,放进罐子。
  
  突然想到他还没有说过爱我,我就在QQ上找他,他在打游戏。我让他说一下他爱我。他磨叽了一会打了“ILOVEYOU”,然后我就把“第一次说爱我”和日期时间写在纸条上了,放进去了。
  
  我床上有只公仔,是只小白狗。我在床上放了几年。他说他很想要,他晚上不抱东西睡不着,如果我不在,他就抱着它。我把它送给他了。
  
  以上,在我心里都是相当幸福的情节。可是其实都体现着危机。有那么一天它总会由一种感觉变成真的行动。
  
  有段时间爸爸辞了工作,在本地卖保险。在家的时间很多。我跟他基本靠电话联系。
  
  有天他说:学校里有个女的想跟他在一起。他没拒绝她。
  
  我说:你答应过我的。你连不找“学校里”的都做不到。
  
  他笑着跟我打哈哈。
  
  我说:我很生气。我真的会生气的。
  
  他说:你现在又陪不了我,我晚上没事做。找她不过聊聊天,我不会碰她一下的。
  
  那个女的,叫她Y吧。在别人嘴里是个骚包,一直在对各种人告白,却从未被接受。她其实不怎么好看(说我不讨厌她是不可能的),但有双漂亮眼睛;难看下凹的月亮脸,金丝眼睛,穿的衣服各种乡村非主流。
  
  她跟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我因为游泳偏黑,身高在学校的女生里算高,发育良好;她很白,又瘦又小。
  
  我从那时起,就计划着分手。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觉得我受了羞辱。
  
  有一天中午,他来找她一起吃饭。我去Y的班上找一个认识的人,看到了Y的座位。那个人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讲起了Y。
  
  Y在座位上放了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一条围巾,还没有织完,熟人说:那是织给她男朋友的,勾搭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要她的,初恋诶。不过听说那男的还挺有料的。
  
  我当时的心理,真是对自己分析无能!总之我听到这是这个所谓骚包的初恋,心里竟然觉得难受。
  
  晚上我打电话给他。说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
  
  他似乎一点也没想到我会这样。
  
  挂了电话。他一直发短信给我,说我不要他了。
  
  他一直发短信说我不要他,发了很多。到了晚上,他就没再发。
  
  第二天他像平常一样找我说话,毕竟我说的是“考虑”,我也像平常一样。
  
  又过了两天,他说,那天晚上他碰了Y,他牵了她的手。
  
  我问为什么。
  
  他说:当时心情不好,就去找她。她一直要我牵她手。我说,假如我们在路上看到十对牵手的,我们就牵手。当时路上人那么少,我觉得肯定没有十对的。可是后来真他妈遇到十对情侣。
  
  我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我是真心不喜欢在路上搂腰牵手什么的,觉得一点必要都没有;要是过马路拉我一把还可以理解。我也不喜欢别人请我吃饭,买东西什么的,别人请了我一定会还。我不喜欢欠着别人东西的感觉。
  
  这两方面,Y跟我完全相反。
  
  但是那次事以后,Y似乎意识到我存在。她一定是看了恋爱秘籍恋爱宝典什么的,我CA,过来加我QQ,找我聊天,各种夸我,说当我姐妹。最后全部话题还是回归到B,想从我这里了解B的各种情况
  
  与情敌结为战友?
  
  尼玛这些恋爱宝典有多特么坑爹!
  
  有天晚上,爸爸叫我和他新认识的客户一起吃饭。那人是个算命大湿==自称算出过2008汶川地震。
  
  看到我,大湿就说我人中不正。说下次要单独和爸爸见面,聊聊我的问题。
  
  我心想,他要是见了爸爸,一定说得非常多。我不如现在给他机会几句说完,我还有解释的余地。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我借口去趟厕所。去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再回来的时候我想他已经说差不多了。
  
  我日子也继续过。
  
  到了家长会的时候。
  
  呃,关于成绩,楼主在初中的成绩一直不错,我在非重点班,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年级大概二十几名。说实话我最震惊和庆幸的,就是虽然那时候发生了这些事,我竟然没落下成绩。
  
  那次家长会,我年级退步了一点,退到三十一二名。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和B见了一面,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我估计着家长会快结束了,和B说我要走了,他叫我多留一会,我没留下。
  
  回去的路上,爸爸来电话问:你在哪?
  
  我知道他已经生气了,我说:我跟**在外面逛了一会。
  
  (**是我班上一个好学生)
  
  爸爸说:放屁!她一直在班上呆着。你到底和谁在一起?
  
  我没说,我说了我在的地方,爸爸开车来接我。
  
  爸爸说,那个大湿说我应该已经做过一些不该做的事了。爸爸说:就这么一点时间你也要和他见面吗!
  
  这时候B打电话来。我手机是震动,我没接,爸爸听到了。他又来了几个电话,爸爸说:你为什么不接!你接啊!
  
  我接了电话,支支吾吾跟B说:待会再说,待会再打给你
  
  B生气了,对着电话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现在不能说!你他妈到底在干嘛!
  
  爸爸听到电话那边在喊,很生气地说:你把电话给我拿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这样喊!
  
  我了个大去。这种情况只是回想都觉得可怕。
  
  我立刻挂了电话,关机。不论爸爸再说什么我都不回答。我也没有哭。
  
  爸爸也沉默了。
  
  回到家里,爸爸又出门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打电话给B,B在生气。
  
  他说:你到底在搞什么!
  
  我无力吵架。
  
  我说:我刚刚跟我爸在车上诶。
  
  他听了,愣了一下,说:那你没事吧?
  
  我说:他知道我有男朋友了。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他道了歉。我说先挂了,爸爸可能等等会进来。
  
  他会是在怀疑,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爸爸回来了,拿了部小灵通给我,收走我的手机。关了机。
  
  他说:以后别再和他联系了。
  
  我想他没有看里面的内容,也没有再找那个人是谁。
  
  我犹豫了好几天,要不要找他。找他很容易,手机号什么的那必须会背。只是,找他的话,无疑是对爸爸的背叛。
  
  爸爸对我很好,我并不是可以为了男人抛弃家人的人。
  
  可是我还是打了电话给他。我觉得这样结束,很不甘心。
  
  我说爸爸收了我手机,现在用的是这个号。他听起来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我其实很少上QQ。有一天上QQ,看到Y的日志什么的,反正大概是在我和B失去联络的那几天,他们发生了关系。
  
  我下决心写了封信,跟他分手。信封里还装了我几张照片。
  
  有天中午我拿给他,他还笑着说:要是这一沓都是钱就好了。
  
  他准备打开。我让他晚上再看。
  
  到了晚上,他没有再找我。
  
  第二天,他也没有找我。
  
  很多天过去了,他都没有找我。
  
  有一个周末,我和一个朋友在外面闲逛。我讲起了B。
  
  其实我非常想他。
  
  朋友说: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和B分手,至少也要等到B和Y分手。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我不能。
  
  然后我和朋友去了一家奶茶店。我和B在一起的那天晚上,一起打牌的一个朋友,还有B和Y,都坐在店里。我看了一眼那个一起打牌的朋友,他也看着我,算是打过招呼。
  
  拿了奶茶我就走了。没有看B,也没有看Y。
  
  过了几天的一个中午,我正出校门,看到B在等Y。
  
  我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下午,班上一个混混问我:我看到B来学校门口,怎么跟一个女的走了?
  
  我说:那是他女朋友。
  
  他说:他女朋友不是你吗?
  
  我说:被抢走了啊。
  
  他说:我草!她都能抢你男朋友,那女的长得那么嗨丑
  
  我哈哈笑了。
  
  还有很多人说过诸如此类的话。
  
  第二天中午。B发短信给我。
  
  说他抱着我给他的小狗睡觉,上面都是我的味道,又去把我给他的存钱罐里的纸条一张一张地拿来看,他就哭了。他说他受不了我拿他当陌生人的态度。
  
  他打电话来,他咳嗽地很厉害。他从来就穿衣服很少。可是如果我在他身边,绝对不会让他生病啊。
  
  他说,不要不理他,连招呼都不打,做朋友,好不好?
  
  我说好。
  
  平心而论,Y对B不怎么好。
  
  B常常和我抱怨Y。的确,我喜欢照顾人,可以把人照顾地很好。
  
  他说:如果他生Y的气,Y打他的电话,绝对不会超过三次。
  
  相比我的几十次,我真是太贱了。
  
  Y也常常在网上认识男人,闹得火热,还要把聊天记录发给B看。B每次都很伤心。
  
  后来我看了Y在博客上的照片,她一件一件地要来了我给B的东西。
  
  包括我给B的那封信,还有我的照片,她专门贴在一个本子上。
  
  我CA你妹子的。
  
  这件事我真是对B很火大。
  
  后来真正让我放弃B的,是另一件事。
  
  他又来凄凄惨惨地跟我抱怨Y的所为,我问他关于前文提到的L。
  
  我问:你说过你要找到L,你还会找她吗?
  
  他说:不找了。
  
  他对自己的感情和行为根本毫无意识,他根本不会爱上谁。
  
  他这没有脑子的、浑浑噩噩的人。
  
  我没再理他,没上QQ,没用手机,挨到了寒假。这对我是一段难过的时间。
  
  一上QQ,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点开他空间。尼玛的一出来就是他和Y的照片。
  
  他脸色很黄,带着病样,搂着Y。
  
  Y用一瓶绿茶遮住自己的下巴。因为她特么的是个下凹的月亮脸,下巴比额头还突出得多。
  
  但是B笑得很开心,虽然带着虚弱生病的脸色,他还是笑的很开心。
  
  我看到这张照片像被钉住不能动一样,也没法移开眼神。
  
  我才知道,为什么人难过的时候叫“心痛”,不叫“脑痛”或者“肾痛”。原来情感真的对心肺功能有影响==
  
  我感觉胸口被一块大石头砸中了,砸中以后它还继续压在我胸口,我好像不能呼吸了,眼睛也看不清,眼前出现蓝色黑色的点。好像很冷,颤抖了起来。
  
  但是我没哭,跟他分手以后我没哭过。我觉得,真是伤心的时候人是哭不出来的。
  
  从此又开始了我另一段的厮混生活。
  
  在厮混的生活里,有些事也值得我记得。
  
  在看到那张照片后不久,我认识了一个和B同届的,别的学校毕业的人。
  
  他不怎么重要,就不给代称了。
  
  他约我出来唱K,我就答应了。因为当时开启的是厮混模式,所以有约基本都去。
  
  他叫了一群他的朋友。虽然都不怎么认识,但我当时也不怎么介意。
  
  他找的KTV是可以自带东西的。我说我想喝酒。他和朋友搬了一箱罐装青岛。
  
  那天我一直在喝酒。平时酒量也不怎么样吧。
  
  可是我一进去就坐下开始喝酒,谁也没理,喝了八罐,直到他们准备回去。
  
  我在K房里,冲去厕所吐了两次。直到他们走的时候,我已经丝毫没有形象了,难受地趴在沙发上。
  
  我和他们一起去了车站,我坐在地上。
  
  他们当时是什么眼神,议论了什么,我都完全不记得。只记得他们站得离我很远。
  
  那个男的跑过来跟我说,他们还有事。于是他们就走了。
  
  我打的回了家,当时实在太难受了。也没有让他找钱。
  
  刚好那天中午爸爸也在外面喝了酒。我回去的时候他正在房里睡觉。
  
  我们就谁都没理谁。我也睡了。
  
  半夜醒来,又吐了一次,这次吐的全是无色的水。
  
  这至少是当时心情的写照。
  
  之后我遇到了Z。他也和B同岁。
  
  我们其实没有在一起,只是暧昧着,做过一些情侣做过的事。
  
  我对他也很好。他不是嗑药,而是喝一种止咳露。一支小的要二十多,大的三十多;他说他喝的最厉害的时候一天四五支。喝了好几年,花了家里上万。
  
  以下这段就算是一种揭秘吧。
  
  他说,有一天,他正躺在床上,关了灯,突然有四个人冲进来,蒙着他的头,把他拖进了面包车。他被人绑着拉到一个地方,蒙着眼塞着嘴。
  
  到了那个地方,被关进一个黑屋子,一进去就是一顿臭揍。然后屋子门锁了起来。接下来的两天里,没有饭吃,但是过不多久就有人进来揍他一顿。
  
  你们猜,他去了哪里?
  
  被人绑架了?
  
  错了。
  
  他到了那种全封闭的,专门管教不良少年的学校。父母终于狠下心来,与学校签了字,这就是他入学的方式。
  
  学校里的有些地方与电视节目上说的一样。比如说,如果把饭倒掉(浪费食物),就要去吃泔水。
  
  但是有些地方不一样。他说被从黑屋里带出来的那天,他就犯了错误,被罚抱着棉被在操场跑十圈,当时他算是跑完了。但一跑完就倒在跑道上痉挛,口吐白沫。
  
  他们会在晚上,偷偷跑到厕所,捡教官抽剩下的烟头来抽。
  
  他说他们学校也有女生。
  
  我问:有谈恋爱的么?
  
  他说:哪敢谈恋爱。一是怕被发现,二是,来这里的女的基本上都有性病。
  
  他说那里自杀的人很多。但是家长都签过字,自杀死了也不负责任。
  
  他班上有个男的,受不了,割腕了。
  
  教官笑着说:你要死就痛快点,割的口子这么小,我们都不好意思送你去医院。
  
  然后就抓着那个男生的手,把手腕上的口子撕得更大些。
  
  那个男生还是被送去了医院。没死。
  
  Z说自己原来是个白瘦的男生,但两年以后,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又黑又壮。
  
  我两年前就认识他,但是没见过面。
  
  只是从那出来,他又开始喝止咳露。
  
  跟Z暧昧的时候我是对他很好,每次都会带很多东西给他。也不是自己家有钱什么的,似乎和性格有关,我对谁都是这样。
  
  和我暧昧的,在一起的,我都对他们很好。我没有多拿家里的钱,而是把平时买给自己的一些东西给了他们。
  
  说句实话,这些与我暧昧的、在一起的人中,除了B以外,我谁也不在乎。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这种不在乎的感觉,和我在ML的时候的感觉差不多。好像他们不管怎样,也不关我的事,他们的所有都和我无关,他们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Z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相反的,我觉得他对我还有种嫌弃的感觉。
  
  有一次我倒掉了他的止咳露,他对我翻脸了。
  
  他只是一直接受着我给他的东西。和我见面聊天。
  
  我又不肯和他ML。他就对我毫无盼头。
  
  最后他说:下辈子我一定会娶你,但是这辈子我已经有了爱的人(前女友)。
  
  我觉得这当然是借口。
  
  只不过,诶,人都太过在乎物质上的东西。他以为我买了很多东西给他,就是爱上了他。这何尝不愚蠢。
  
  在这些我经历的人里,有很多都是如此,以为我是真心实意。我并不是有意欺骗他们,真是性格使然。人是多么容易,就被蒙蔽。
  
  谁要他来娶?他在我心里根本毫无地位。可他甚至觉得愧对于我。
  
  然后,我与一个叫X的人在一起。他与我同年纪,不过辍学了。
  
  这个X的人品非常之差,这我十分清楚。但我还是和他闹得热火朝天。
  
  我会一点画画和Photoshop,我画了情侣的QQ头像。我们弄情侣的QQ签名。我买了两个没有印花的帽子,画成了情侣的,把照片发到网上。
  
  这时B忍不住了。
  
  他叫我不要和X在一起,X的人品非常之差。B列举了各种X的所作所为。
  
  比如去朋友家玩,顺走一个PSP。
  
  还坑了学校附近一家刨冰店老板一千多块钱。
  
  B说:连大伯的钱都能坑,他还是人么!?
  
  我说这些我都知道。
  
  他说: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过日子。你自己想想为了什么。
  
  他过了很久说:
  
  我知道是因为我。
  
  对不起。要是我当初不接受Y,没和你分手就好了。
  
  后来他又补了一句: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我跟X的关系很快玩完了。我没和他做过。
  
  其余的一些人,我都忽略不计。B仍然和Y痛苦地在一起。
  
  Y成了B“最爱的女人”。即使中间分手过,即使Y勾引B的兄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我在B有过的那么多女人中,什么也不是。
  
  我的日子渐渐平淡下来了。
  
  初三的下学期我去了爸妈曾经工作的大城市,把户口转到了那里,卖了原来的房子,在那定居。
  
  快中考的时候,我看一个与我同级、我认识的混混的博客时,无意中进了他的一个有密码的相册(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进去的)
  
  那个相册里面全都是我的照片。
  
  那个混混以前见了我,常常骂我骚货一类的话,纠缠我很久。
  
  但是我走后没有再和他联系,他只在QQ上找过我几次。
  
  我的生活继续。
  
  因为本来成绩也不差,两地用的是一样的教材,所以我的中考成绩还可以。进了一座成绩还好的高中,重本率在40%左右,本科率90%多。
  
  我到了这里,再没有和谁在一起过。
  
  我改了发型,剪了所有头发(包括刘海)不超过6CM的男仔头,是真的有这么短,有些帮我剪头发的理发师都说,没有见过头发这么短的女生。
  
  我又把自己晒得特黑。本来肤色就有些黑,现在真是特别黑。
  
  因为上了高中很少游泳,身体胖了不少。
  
  所以现在,俨然一副抠脚大叔的样子。
  
  我现在与家人相处不错,虽然跟妈妈性格不合,但还算可以相处。与爸爸的关系非常好。我们再也没有提过那晚发生的事。
  
  我也是最近来播,又想起了B,他在最近一年半以来似乎变了很多。他大概还是喜欢着Y,但是没有再在一起。他不像原来那样闲待在家,花父母的钱,去了上海宁波那边。希望他能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建立自己的家。
  
  我还爱他。我从没这样爱过一个人,也不相信以后会更爱一个人。虽然现在想起他的时候越来越少。
  
  我过得并不痛苦,只是很漠然。我并不期望能再和他在一起。我肯定无法放下被人背叛的回忆,他若和我在一起,也会怀着歉疚感。这样的话,只有痛苦。
  
  我还是希望遇到新的人,见识别的世界。
  
  在所有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详细地知道我的故事。他是一个真的基友。
  
  其他的人,对我的经历丝毫不知,我绝对不提。在他们眼里,我是个未经世事的人。
  
  我在高中,看到许多的人,迫不及待地走上、想要走上我曾经在的路上。
  
  我给过她们劝告。她们认为我不解风情。
  
  笑着说,如果我(楼主)经历过什么,就不会这样想了。
  
  我便什么也不说。
  
  可在这,作为当事人,我还有话要说。
  
  我完全不赞同用自己的青春做这许多的体验,尤其是过早的性生活。大家可以从各种途径了解到,过早性生活的危害。
  
  其次,你永远也不知道会在感情中遇到什么伤害,虽然不论遇到什么伤害,都不足以让人惊讶。
  
  这种伤害对人的影响是终身的。它带来的影响在短期内不会表现出来,因为那段时间你像在梦里一样;但是它会慢慢地渗透到你生活的每个方面,有一天你如梦初醒,意识到了一切。
  
  就我目前对自己的了解,我猜是我对B的在乎造成了我对别的男人的态度,对别的男人的态度造成了我对所有人的态度,这又成了我对所有事情的态度。
  
  我就是这样,看起来对什么事都很热心,其实那并不能打动我。看起来对人很好,但我其实并不在乎他们。一切好像都不关我的事。
  
  人们的外表非常不同,但他们其实都一样。各种事情看起来好像不一样,但其实做什么都一样。
  
  我想,正如我在一楼说的,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我的心全部用来装着自己,能支撑我走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的确,播了这些天,心理负担似乎减轻了许多。
  
  就学校现在的成绩,我还想考个一本,真是想放下心里的包袱。
  
  今年夏天遇到了一个山东男孩,和我同岁。
  
  他很细心,有责任感。这样的人不多。他表现得对我很有好感。
  
  以楼主的经验,应该不会感觉错误。再加上楼主抠脚大叔的形象,他就显得更难得。
  
  所以曾有一个瞬间,我把希望投在他的身上。
  
  后来聊天的时候,听说他没谈过恋爱。
  
  他说他想要,恋爱史干净一点的女孩。
  
  算了,我不想让他失望。
  
  来播这些故事,真的让我感觉轻松很多。
  
  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一直觉得人的本质都一样,没什么好去了解。但现在想想,也许我应该尽力去找出,一样的人们心中的不同。也许这值得我再去细想。
  
  末了,还有一句话忘了说。
  
  有位长者对我说过:自重,自然就赢得尊重。
  
  我延伸一下,送给想爱的姑娘小伙们:
  
  自爱,自然就值得被爱。
  
  直播的故事部分到此结束。
  
  返回文章首页
  
  首页>情感>情感精选区
  
  分享到:腾讯微博.QQ空间
  
  [微博]小i机器人给你讲笑话
  
  相关新闻:
  
  结婚一周年纪念给老公写封信
  
  我脱光求爱老公背对着我装睡
  
  老公出轨后我和6个男人玩滥情
  
  老公遗嘱把房留给小三谁之过
  
  网友评论:
  
  1.楼主应该是浙江人吧[隋文帝]2012-08-2411:14:59
  
  2.嗯[羁绊.]2012-08-2411:07:23
  
  3.真爽阿[我要的就是你们说的轻浮]2012-08-2410:42:11
  
  4.就算楼主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错事,但是楼主是个好女孩。[佐调、]2012-08-2410:31:58
  
  更多热门评论(14).投票
  
  登录并发表评论
  
  提示:您的评论将展示在个人动态或同步到微博广播中。
  
  [热点新闻]
  
  横刀夺爱:我把她从他怀里抢来
  
  我的90后女友暗藏一段私混情
  
  清纯美眉误对哥哥做出的破事
  
  我把纯真遗落在有他的校园里
  
  更多新闻>>
  
  [精彩推荐]
  
  最低HTC智能手机仅299送2G卡!
  
  智能省电让手机劲省70%电量
  
  20家公司成名前后Logo对比
  
  情人节礼品手机赢得女友芳心
  
  张馨予柳岩透视装大PK(组图)
  
  手机腾讯网-导航-软件-登录
  
  搜搜搜网页
  
  小Q报时(22:00)
  
  运行时间:0.219s
  
  关闭广告?立即成为vip享特权!
  
  -
  
  -
  
  关闭广告?立即成为vip享特权!<
  
  显
  
  示
  
  工
  
  具
  
  栏
  
  <
  
  >>>隐藏工具栏>>>
  
  使用多标签(局部刷新)
  
  生成当前网址二维码
  
  +1
  
  0x论坛热帖
  
  都爆照啦、当然也少不了我、啊啊、须喷哦
  
  最近坛里好闷、发几张美女片片、、、、
  
  爆照爆照、、欢迎各种喷~~~
  
  【浅儿】3年么照过大头贴了、求喷、
  
  [棺棺]我生了。。。
  
  俄爱俄自己----俄的丑照。。。
  
  x游戏状态
  
  如不能用,请点举报
  
  幻想西游+
  
  凌霄阁怀疑举报藏宝阁不可用举报女儿国不可用举报水帘洞怀疑举报相思阁不可用举报西游一区怀疑举报兰若寺怀疑举报
  
  神兽英雄可用举报
  
  欢乐庄园可用举报
  
  星座情愿可用举报
  
  阳光牧场可用举报
  
  二战风云可用举报
  
  英雄+
  
  多分区怀疑举报20区可用举报19区可用举报18区可用举报3区可用举报
  
  风云三国+
  
  1,2,3区可用举报12区可用举报4,5区可用举报7,8区可用举报6,9,13,14,17区可用举报15,16区可用举报10,11区可用举报
  
  精武堂可用举报
  
  关闭广告?立即成为vip享特权!以上内容系Pctowap根据您的指令浏览info50.3g.qq.com网站的结果。不代表我们赞成该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版本:1.17-072402©2012Doguo联系我们广告招商
  
  主机:联通1号粘贴栏(安全模式)close.为了安全,请在该窗口复制.以下内容已经过滤链接,防止盗号
  
  如不需要,点击我,1小时内不再使用该模式
  
  *抢品牌牛仔裤5折仅88元包邮!
  
  首页>情感>情感精选区
  
  高三男生和90后MM的"厮混夜"
  
  内容来源:中国时尚品牌网
  
  [2012年08月24日08:16]
  
  用的是小号.事情我瞒了很久,现在的朋友圈内几乎没人知道.实在是好累.人就特么一颗心,全都用来隐藏自己,哪有空隙去关心别人.
  
  要讲的事有人未必接受得了.这也算是顺带着揭露社会了个**.接受无能的人当我写小说好了
  
  下面才是正事.
  
  我是个学生,马上升高三.要讲的是大概关于恋爱的事.
  
  我初中在小城,一个还算混乱的中学,当时班里转进了一个重庆来的学生.他比我们年纪大个两三岁(因为不管从他口里还是别人那里,我都听过不同的版本)
  
  他脚上有伤,体育课从来都坐在一旁.别人说是跟人打架被砍了脚筋.全家从重庆躲到我们这里来.
  
  当时莫名地有种好感.因为他的样子看起来也不怎么理人.当时男生女生告白什么的有,但不多,大家还相当害羞.后来我去找他半开玩笑地告白了.
  
  他在QQ上问我:是真的吗
  
  我像开玩笑一样,发了很多表情过去,说当然是真的啦.
  
  然后我的初恋就这么开始了.
  
  他说,他在重庆有个女朋友.我说我不介意,能在这里在一起就好了.后来他似乎也没再和她联系.
  
  然后就是初恋里的各种小事.初吻是在电影院,<功夫熊猫1>
  
  我很喜欢弄些小东西.买给他包装成烟条的巧克力,上面写着要他戒烟什么的.在教室里也牵着手.
  
  有天晚上爸妈回老家了,就我一个人.我就出来找他.我家到他家要坐段公交车.我们在外面磨蹭到很晚了,差不多十一点多吧,他问我:要不要去把处破了?我说:好啊.
  
  当时他也震惊了.我大概是基于两种想法才这样答应的:1什么东西只要给了初恋就不会后悔.2就算是玩玩,也要玩的认真
  
  然后他就拉我到高速旁边一片草坪,路旁也有树.我第一次就这样,痛得眼泪崩出来了.可是我什么也不在乎.差不多12点多了吧,说要回家了.他走了.我就坐公交车回家了.
  
  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在公交车上的场景.只有一个大叔是乘客,他一直看着我.我很痛,坐不稳,快到站的时候也站不稳.我记得我摇晃着下了车.那时我12岁.
  
  后来的日子还是接着过,他对这个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而且没有钱,几乎都是在黑楼道里.
  
  他快要回重庆了,他说要帮他兄弟报仇,还给了我他[在重庆的一个兄弟]的QQ.我说我会等他,他说他可能要三五年才能回来.我用便利贴做了一个[每天撕一页]的日历给他,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做了两三年的份.每一页都写着日期和他的名字,还有一些矫情话.
  
  那时的我真的很矫情,又没安全感,他因为没话费有时候不回我信息,我就会使用伤感矫情短信轰炸.想想那时候他应该也挺无奈的吧.
  
  暑假开始没多久,他就回老家了,很快就没了音讯.我打手机,用QQ找他,都没有消息.他那个兄弟的QQ也从来不上线.我有一本写给他的日记,写到暑假结束的时候,我放弃了.
  
  开学一个月(?记不清了)后,他又找了我,我说了分手.他说他说过要为兄弟报仇,因此被拘留了"19天".这个数字我绝对不会记错,他消失的时间不止19天;而就我所知,拘留最多15天,虽然不排除非法拘留的可能,但是我还是决定不在一起了.我心里已经把那个人清走了啊.
  
  又过了一两个月,他又发短信给我.说他在酒吧.很惨的样子.可能我还是关心的吧.说了几句"怎么了怎么不回家快回家"之类的.他说:我真的很想和你继续聊,可是我手机没钱了.你能不能帮我充30块话费,我们"慢慢聊"?
  
  我什么都没有再说.
  
  初二他再次回来过.也联系过我.但是我的态度,想必你们都想得出来.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络过.
  
  说实话,很奇怪,我并不在乎他.反而有种非常嫌弃的感觉.其实我也不恨他,这种种后面再讲.
  
  请就"我不在乎他"这一点,求分析==我是真的不爱他.
  
  讲完了初"恋".我明天再讲接下来的.
  
  后来在朋友圈里颓废了一阵,挺混乱的,在那期间我认识了不少人,名声也不怎么好。发现进入一段关系不难,只是要求真心难。寂寞空虚无聊的**有人在,有人以为这就是青春,不敢苟同。不过人的阅历大概也由此而来。初二的期中左右吧,遇到了那个人。
  
  先代称他B吧==比我们大三届,是我们初中毕业的。在当地都混了个名气,在我们学校算是个大混混。当时他想认个妹妹,通过这个妹妹来泡妞。楼主当时在学校还算认识的人多,于是他就找了我。
  
  这其间还有件有趣的事。楼主本来认了一个哥,跟楼主同班,只是小混混。有天比我们高一级的混混来找我,那是B的小弟,说B要认我做妹。
  
  当时我那哥也知道B要找我,他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好意思说,因为当时他是我哥。我就说我也不清楚。他认定是我哪里惹了人家,人家来找我算帐。
  
  那天下午B来了,在学校对面。学校里的混混都来见他,想混个脸熟。我哥也在其中。不过他已经认定了我要挨打,他连跟我走在一起都不敢,躲得远远的。
  
  到了B面前,知道是什么事,他说了一句:这也是我妹啊!表现得非常亲近,又陪着笑脸。
  
  在很久以后有两帮朋友有纠纷,我借着这个理由,再也没有理我那“哥”,不过他是小人物,我不再提了。
  
  跟B认识以后常和他聊天,他人还比较可亲。而我不会像一般女孩那样撒娇发嗲什么的,两人相处不错,他对我说的话也算直白。
  
  他坦言他总是同时有几个女朋友,在他心里还分了大老婆和其他老婆。每次跟一个大老婆分手,就把其他女人也踢掉。他说他破过5个处。
  
  我有时会带些东西给他,饮料啊糖啊什么的。有些饮料我会撕了包装自己画东西上去。有一盒饮料我就写了祝他身下冤魂越来越多。
  
  当时我爸妈都在外地的大城市工作,自己一个人的机会很多。
  
  有天B叫我陪他去朋友家通宵打牌,我就去了。说实话,他是个可信的人,他作为一个混混我至少信他不会卖了我。不过也许当时没想这么多。
  
  他也不势利。那些朋友是他初中同学,只是普通人,并不是什么有料的混混,但B始终对他们相当好。他们对人都挺好。
  
  他们坐在地上打牌。他们打的牌是正面印着**女郎的,B还指给我看他最喜欢的那个女郎。
  
  玩到晚一点的时候我有些撑不住,很困,就说我要睡觉。B当时刚与大老婆分手,没有女朋友。他突然说:你跟我在一起吧!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没有惊讶。我说:你不是有想泡的妞么?
  
  他说:她不重要。
  
  我说:那你还不是会有很多女朋友。
  
  他说:要是有了你,我就不会再在学校里找别的女朋友。
  
  我说:切只不过是学校而已。我不要。
  
  他说:你要不要?你不要明天就不让你回家。
  
  他知道我爸妈明天会回来,我要早早回家。
  
  我说:那我只答应你一天,到明天呢?
  
  他说:那就算你答应了。
  
  我哼了一声,爬上那人的床,把脸对着墙,睡觉了。
  
  我估计着可能有三点吧,他摇我,我当时脸朝墙,抱着只小熊。他说他要睡觉,要我把小熊给他,他不抱东西睡不着。我不给。迷迷糊糊又睡了。
  
  过了会他又摇醒我,在耳边叫老婆。我把脸转过去想问他干吗,他就亲了一下我的嘴。看我没什么反抗,他认真的亲了下去。
  
  房间已经关了灯。他朋友在地上睡了。
  
  接下来这段讲点关于ML的,表骂我。以后都不打算讲了。
  
  那天晚上他把我嘴咬破了,说我嘴是他见过最软的。
  
  他问我是不是处,我骗他说是。他问我要不要去隔壁房间做,我说不要。
  
  后来他又折腾了很久,最后抱着我睡了。
  
  后来的关系当然没有到第二天就结束。第二天他早早起床送我回家。
  
  第一次做是在家里。那天晚上家里没人。他来我家里。
  
  他当时也没怎么主动。一直在玩电脑看电视什么的。我就回房间睡觉,换了睡衣。睡衣是件吊带裙,但是真心不性感!还印着**图案==
  
  他后来叫我出去,说电脑的哪里哪里他不会弄。我还真在外面套了件衣服才出去。弄完我又回去睡。
  
  过了一会他又叫我出来。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我站在房间门口拿了一个枕头扔砸他,关门睡下。然后他就抱着枕头进来了。再然后的事你们懂的。
  
  他问我为什么要骗他说我是处。我说我不好意思。
  
  他说:我知道你不是。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看出来了。是不是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问题也让我好奇了很久。
  
  他说他很喜欢和我做。我问为什么。
  
  他哼唧了挺久,撇嘴说:因为你敏感。
  
  啊啊啊说这些我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的。
  
  说一下我当时的样子吧。小时候喜欢游泳,初一初二都在游泳队。训练也不算多。当时身材还可以吧。剪了BOB头,比齐肩稍短点。身高不矮,据学校体检的数据,从初二开始就一直在168徘徊。总之当时形象还过得去吧。
  
  关于ML,并不是说我对这方面没有欲望。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ML我内心都在发呆==好像我正在做的事跟我丝毫没有关系一样[虽然表面上也会装一下投入
  
  至今为止,从来也没有**的感觉。我也不知道**的感觉是啥!奶奶的,虽然也没有难受的感觉,但是每次都感觉好像不是自己在做一样,内心放空,不管是和谁。==注定自撸终生么?
  
  嗯。。我跟他聊得话题还算多,也算是比较放得开的话题。因为大部分都是在床上进行,所以我现在还是很喜欢跟人在暗一点的地方聊天。我不喜欢一起看电视,电影科教片什么的就还好。
  
  来讲讲我对他的了解吧。聊天的内容零零碎碎地记得,所以没有什么逻辑。
  
  第一次做完,过了几天他跟我说:他好像she在里面了。
  
  很奇怪我也不怎么着急。当时吃药已经没有用了。
  
  他很坦白地说:如果你怀孕了,我绝对会跑路,反正是去你爸妈找不到的地方,我绝对不会负责。
  
  我听了以后很蛋定。
  
  后来某天在厕所里看到自己的大姨妈,立刻打电话给他。他很高兴。
  
  他跟我讲过他的许多事。说他最幸福的就是和他上一个大老婆,在她家里,她在查星座一类的东西,对他说了一些很感人的话。具体是什么我忘记了。
  
  他说过他最喜欢的女人,叫她L吧。她比他小一岁,是个短头发的女生。
  
  他曾经去打群架,那时候有人先用那种铁质的缩棍在他背上给了一下,又有人在他头上来了一下。那时候他眼已经花了,坐在地上。L看到冲过去抱着他,用身子护着他的头,她背上也挨了一下。
  
  后来是自己人把他拖到车上。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宾馆了。他昏了两天。他说要不是L,他可能真的死了。
  
  在他昏迷的两天,L和另一个女生一起抱着他睡觉。他挺高兴地说:我跟两个女的一起睡觉。
  
  后来L的父母把她送去了全封闭的学校,专门管教不良少年的那种。从此B和她失去了联系。B很认真地说:我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L,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这让我很感动。
  
  下面还有。
  
  他跟我讲过他认的姐,她对他很好。他生日的时候,她带来一支枪,他说是一把银色白的手枪,是真枪,非常漂亮。他们在郊外,她让他放了两枪。
  
  我说这话不会被**叔叔怎样怎样吧。。万一有**在楼里,就当我写小说好了。
  
  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有一次吵架了。具体为了什么我忘了。只记得是在中午。
  
  后来到了下午我急了。一直电话轰炸他。那时候的我的确挺烦人的。一共打了几十个过去。他不是挂掉就是不接。我脑子一直想着,要是我再多打一个,他就接了呢?于是我就一直打==后来他关机了。
  
  晚上他打过来,说他从下午开始一直在陪他认的姐逛街,他姐都嫌我烦了。现在他姐在逛内衣店,他在外面等着,就打个电话给我。叫我不用再担心了。
  
  有一次他来我家,看到一本日记。那是我小学的日记本,其实里面根本没啥内容。只不过里面贴了很多犬夜叉的贴纸,然后狂写我爱犬夜叉什么的==实在不想给别人笑,所以我死都不肯给他看。
  
  我趁他不注意把本子丢到窗外去了。他很生气。他觉得里面肯定写了不能给他看的,跟别的男人有关的东西(我说过我当时的名声不太好。让他更加肯定的是,我竟然宁可扔掉,也不肯给他看。
  
  现在想想,信任从那时就开始破裂了吧。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他很生气。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说什么他都不肯理我。当时是冬天,我们这边没有暖气,他穿得很单薄,客厅很冷。
  
  我的房间里有两床被子,我把厚的那一床放在沙发边上。回房间躺下了。
  
  过了十多分钟,我听到他关了电视。抱着被子进了我房间。
  
  他身上很冷,手像冰一样。
  
  他冬天穿的一直都很少,所以经常咳嗽。他抽烟喝酒,曾经嗑药。就身体健康这方面,我很担心他。
  
  后来有一次,我家没人。有个同班的小混混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三个人,要被人打。找不到地方躲,问能不能来我家。我就让他们来了。
  
  晚一点和B打电话,我说那三个人在我家,他让我把他们赶出去,有他在他们不会被打的。我让他过来。我觉得这样就没事了。
  
  过会他又打电话来,问我赶走他们没,我说没有。他就开始骂了,各种脏话,我草你妈啊你为什么不赶他们走。我说那他们能去哪?他说你他妈管他们去哪之类的。
  
  我当时还蒙,不知道为啥他那么生气。也许是因为他并不信任我。
  
  那三个人在我家很大音量地看电视,在电脑上大音量放歌,大音量玩地下城与勇士==狂吃零食。
  
  他到了以后,看到那三个人傻逼傻逼的,对他又很恭敬。他没赶他们走,一言不发进了我房间。我觉得他气已经消了。
  
  沉默了挺久的,他叫我帮他口。那是我第一次帮人口。
  
  他说如果不乐意就咬下去。我没咬。他后来又说了些话怂恿我咬==我那时候还在想为什么会有这种爱好,不是应该很痛么。
  
  后来他说,之前有两个女的帮他口的时候,咬了下去。都被他揍了。
  
  他说他对我咆哮的时候正在车上,所有的人都不敢坐他旁边。
  
  他在外人眼里是挺粗暴的。生气起来的确也很可怕。
  
  第二天那三个人没去上学,跷课了。他送我到学校。基本他晚上去我家的时候,第二天都会送我去学校。有时候去的非常早,时间不早的话他就不会一直送到学校旁边,毕竟被人看到对我不怎么好。
  
  他这个人,不怎么好说。的确在外面混社会,但是又有不同的一面。爱打CS和各种游戏,爱看海贼王,处女座男。我叫他宝宝,代称B也是由此而来的。主要是我觉得宝贝亲爱的什么的很普遍(虽然宝宝也挺普遍挺涝的==
  
  要圣诞节的时候,我想着要给他的礼物。我买了个存钱罐,把我记得的和他发生的事都写成纸条,放进罐子。
  
  突然想到他还没有说过爱我,我就在QQ上找他,他在打游戏。我让他说一下他爱我。他磨叽了一会打了“ILOVEYOU”,然后我就把“第一次说爱我”和日期时间写在纸条上了,放进去了。
  
  我床上有只公仔,是只小白狗。我在床上放了几年。他说他很想要,他晚上不抱东西睡不着,如果我不在,他就抱着它。我把它送给他了。
  
  以上,在我心里都是相当幸福的情节。可是其实都体现着危机。有那么一天它总会由一种感觉变成真的行动。
  
  有段时间爸爸辞了工作,在本地卖保险。在家的时间很多。我跟他基本靠电话联系。
  
  有天他说:学校里有个女的想跟他在一起。他没拒绝她。
  
  我说:你答应过我的。你连不找“学校里”的都做不到。
  
  他笑着跟我打哈哈。
  
  我说:我很生气。我真的会生气的。
  
  他说:你现在又陪不了我,我晚上没事做。找她不过聊聊天,我不会碰她一下的。
  
  那个女的,叫她Y吧。在别人嘴里是个骚包,一直在对各种人告白,却从未被接受。她其实不怎么好看(说我不讨厌她是不可能的),但有双漂亮眼睛;难看下凹的月亮脸,金丝眼睛,穿的衣服各种乡村非主流。
  
  她跟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我因为游泳偏黑,身高在学校的女生里算高,发育良好;她很白,又瘦又小。
  
  我从那时起,就计划着分手。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觉得我受了羞辱。
  
  有一天中午,他来找她一起吃饭。我去Y的班上找一个认识的人,看到了Y的座位。那个人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讲起了Y。
  
  Y在座位上放了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一条围巾,还没有织完,熟人说:那是织给她男朋友的,勾搭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要她的,初恋诶。不过听说那男的还挺有料的。
  
  我当时的心理,真是对自己分析无能!总之我听到这是这个所谓骚包的初恋,心里竟然觉得难受。
  
  晚上我打电话给他。说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
  
  他似乎一点也没想到我会这样。
  
  挂了电话。他一直发短信给我,说我不要他了。
  
  他一直发短信说我不要他,发了很多。到了晚上,他就没再发。
  
  第二天他像平常一样找我说话,毕竟我说的是“考虑”,我也像平常一样。
  
  又过了两天,他说,那天晚上他碰了Y,他牵了她的手。
  
  我问为什么。
  
  他说:当时心情不好,就去找她。她一直要我牵她手。我说,假如我们在路上看到十对牵手的,我们就牵手。当时路上人那么少,我觉得肯定没有十对的。可是后来真他妈遇到十对情侣。
  
  我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我是真心不喜欢在路上搂腰牵手什么的,觉得一点必要都没有;要是过马路拉我一把还可以理解。我也不喜欢别人请我吃饭,买东西什么的,别人请了我一定会还。我不喜欢欠着别人东西的感觉。
  
  这两方面,Y跟我完全相反。
  
  但是那次事以后,Y似乎意识到我存在。她一定是看了恋爱秘籍恋爱宝典什么的,我CA,过来加我QQ,找我聊天,各种夸我,说当我姐妹。最后全部话题还是回归到B,想从我这里了解B的各种情况
  
  与情敌结为战友?
  
  尼玛这些恋爱宝典有多特么坑爹!
  
  有天晚上,爸爸叫我和他新认识的客户一起吃饭。那人是个算命大湿==自称算出过2008汶川地震。
  
  看到我,大湿就说我人中不正。说下次要单独和爸爸见面,聊聊我的问题。
  
  我心想,他要是见了爸爸,一定说得非常多。我不如现在给他机会几句说完,我还有解释的余地。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我借口去趟厕所。去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再回来的时候我想他已经说差不多了。
  
  我日子也继续过。
  
  到了家长会的时候。
  
  呃,关于成绩,楼主在初中的成绩一直不错,我在非重点班,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年级大概二十几名。说实话我最震惊和庆幸的,就是虽然那时候发生了这些事,我竟然没落下成绩。
  
  那次家长会,我年级退步了一点,退到三十一二名。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和B见了一面,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我估计着家长会快结束了,和B说我要走了,他叫我多留一会,我没留下。
  
  回去的路上,爸爸来电话问:你在哪?
  
  我知道他已经生气了,我说:我跟**在外面逛了一会。
  
  (**是我班上一个好学生)
  
  爸爸说:放屁!她一直在班上呆着。你到底和谁在一起?
  
  我没说,我说了我在的地方,爸爸开车来接我。
  
  爸爸说,那个大湿说我应该已经做过一些不该做的事了。爸爸说:就这么一点时间你也要和他见面吗!
  
  这时候B打电话来。我手机是震动,我没接,爸爸听到了。他又来了几个电话,爸爸说:你为什么不接!你接啊!
  
  我接了电话,支支吾吾跟B说:待会再说,待会再打给你
  
  B生气了,对着电话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现在不能说!你他妈到底在干嘛!
  
  爸爸听到电话那边在喊,很生气地说:你把电话给我拿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这样喊!
  
  我了个大去。这种情况只是回想都觉得可怕。
  
  我立刻挂了电话,关机。不论爸爸再说什么我都不回答。我也没有哭。
  
  爸爸也沉默了。
  
  回到家里,爸爸又出门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打电话给B,B在生气。
  
  他说:你到底在搞什么!
  
  我无力吵架。
  
  我说:我刚刚跟我爸在车上诶。
  
  他听了,愣了一下,说:那你没事吧?
  
  我说:他知道我有男朋友了。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他道了歉。我说先挂了,爸爸可能等等会进来。
  
  他会是在怀疑,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爸爸回来了,拿了部小灵通给我,收走我的手机。关了机。
  
  他说:以后别再和他联系了。
  
  我想他没有看里面的内容,也没有再找那个人是谁。
  
  我犹豫了好几天,要不要找他。找他很容易,手机号什么的那必须会背。只是,找他的话,无疑是对爸爸的背叛。
  
  爸爸对我很好,我并不是可以为了男人抛弃家人的人。
  
  可是我还是打了电话给他。我觉得这样结束,很不甘心。
  
  我说爸爸收了我手机,现在用的是这个号。他听起来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我其实很少上QQ。有一天上QQ,看到Y的日志什么的,反正大概是在我和B失去联络的那几天,他们发生了关系。
  
  我下决心写了封信,跟他分手。信封里还装了我几张照片。
  
  有天中午我拿给他,他还笑着说:要是这一沓都是钱就好了。
  
  他准备打开。我让他晚上再看。
  
  到了晚上,他没有再找我。
  
  第二天,他也没有找我。
  
  很多天过去了,他都没有找我。
  
  有一个周末,我和一个朋友在外面闲逛。我讲起了B。
  
  其实我非常想他。
  
  朋友说: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和B分手,至少也要等到B和Y分手。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我不能。
  
  然后我和朋友去了一家奶茶店。我和B在一起的那天晚上,一起打牌的一个朋友,还有B和Y,都坐在店里。我看了一眼那个一起打牌的朋友,他也看着我,算是打过招呼。
  
  拿了奶茶我就走了。没有看B,也没有看Y。
  
  过了几天的一个中午,我正出校门,看到B在等Y。
  
  我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下午,班上一个混混问我:我看到B来学校门口,怎么跟一个女的走了?
  
  我说:那是他女朋友。
  
  他说:他女朋友不是你吗?
  
  我说:被抢走了啊。
  
  他说:我草!她都能抢你男朋友,那女的长得那么嗨丑
  
  我哈哈笑了。
  
  还有很多人说过诸如此类的话。
  
  第二天中午。B发短信给我。
  
  说他抱着我给他的小狗睡觉,上面都是我的味道,又去把我给他的存钱罐里的纸条一张一张地拿来看,他就哭了。他说他受不了我拿他当陌生人的态度。
  
  他打电话来,他咳嗽地很厉害。他从来就穿衣服很少。可是如果我在他身边,绝对不会让他生病啊。
  
  他说,不要不理他,连招呼都不打,做朋友,好不好?
  
  我说好。
  
  平心而论,Y对B不怎么好。
  
  B常常和我抱怨Y。的确,我喜欢照顾人,可以把人照顾地很好。
  
  他说:如果他生Y的气,Y打他的电话,绝对不会超过三次。
  
  相比我的几十次,我真是太贱了。
  
  Y也常常在网上认识男人,闹得火热,还要把聊天记录发给B看。B每次都很伤心。
  
  后来我看了Y在博客上的照片,她一件一件地要来了我给B的东西。
  
  包括我给B的那封信,还有我的照片,她专门贴在一个本子上。
  
  我CA你妹子的。
  
  这件事我真是对B很火大。
  
  后来真正让我放弃B的,是另一件事。
  
  他又来凄凄惨惨地跟我抱怨Y的所为,我问他关于前文提到的L。
  
  我问:你说过你要找到L,你还会找她吗?
  
  他说:不找了。
  
  他对自己的感情和行为根本毫无意识,他根本不会爱上谁。
  
  他这没有脑子的、浑浑噩噩的人。
  
  我没再理他,没上QQ,没用手机,挨到了寒假。这对我是一段难过的时间。
  
  一上QQ,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点开他空间。尼玛的一出来就是他和Y的照片。
  
  他脸色很黄,带着病样,搂着Y。
  
  Y用一瓶绿茶遮住自己的下巴。因为她特么的是个下凹的月亮脸,下巴比额头还突出得多。
  
  但是B笑得很开心,虽然带着虚弱生病的脸色,他还是笑的很开心。
  
  我看到这张照片像被钉住不能动一样,也没法移开眼神。
  
  我才知道,为什么人难过的时候叫“心痛”,不叫“脑痛”或者“肾痛”。原来情感真的对心肺功能有影响==
  
  我感觉胸口被一块大石头砸中了,砸中以后它还继续压在我胸口,我好像不能呼吸了,眼睛也看不清,眼前出现蓝色黑色的点。好像很冷,颤抖了起来。
  
  但是我没哭,跟他分手以后我没哭过。我觉得,真是伤心的时候人是哭不出来的。
  
  从此又开始了我另一段的厮混生活。
  
  在厮混的生活里,有些事也值得我记得。
  
  在看到那张照片后不久,我认识了一个和B同届的,别的学校毕业的人。
  
  他不怎么重要,就不给代称了。
  
  他约我出来唱K,我就答应了。因为当时开启的是厮混模式,所以有约基本都去。
  
  他叫了一群他的朋友。虽然都不怎么认识,但我当时也不怎么介意。
  
  他找的KTV是可以自带东西的。我说我想喝酒。他和朋友搬了一箱罐装青岛。
  
  那天我一直在喝酒。平时酒量也不怎么样吧。
  
  可是我一进去就坐下开始喝酒,谁也没理,喝了八罐,直到他们准备回去。
  
  我在K房里,冲去厕所吐了两次。直到他们走的时候,我已经丝毫没有形象了,难受地趴在沙发上。
  
  我和他们一起去了车站,我坐在地上。
  
  他们当时是什么眼神,议论了什么,我都完全不记得。只记得他们站得离我很远。
  
  那个男的跑过来跟我说,他们还有事。于是他们就走了。
  
  我打的回了家,当时实在太难受了。也没有让他找钱。
  
  刚好那天中午爸爸也在外面喝了酒。我回去的时候他正在房里睡觉。
  
  我们就谁都没理谁。我也睡了。
  
  半夜醒来,又吐了一次,这次吐的全是无色的水。
  
  这至少是当时心情的写照。
  
  之后我遇到了Z。他也和B同岁。
  
  我们其实没有在一起,只是暧昧着,做过一些情侣做过的事。
  
  我对他也很好。他不是嗑药,而是喝一种止咳露。一支小的要二十多,大的三十多;他说他喝的最厉害的时候一天四五支。喝了好几年,花了家里上万。
  
  以下这段就算是一种揭秘吧。
  
  他说,有一天,他正躺在床上,关了灯,突然有四个人冲进来,蒙着他的头,把他拖进了面包车。他被人绑着拉到一个地方,蒙着眼塞着嘴。
  
  到了那个地方,被关进一个黑屋子,一进去就是一顿臭揍。然后屋子门锁了起来。接下来的两天里,没有饭吃,但是过不多久就有人进来揍他一顿。
  
  你们猜,他去了哪里?
  
  被人绑架了?
  
  错了。
  
  他到了那种全封闭的,专门管教不良少年的学校。父母终于狠下心来,与学校签了字,这就是他入学的方式。
  
  学校里的有些地方与电视节目上说的一样。比如说,如果把饭倒掉(浪费食物),就要去吃泔水。
  
  但是有些地方不一样。他说被从黑屋里带出来的那天,他就犯了错误,被罚抱着棉被在操场跑十圈,当时他算是跑完了。但一跑完就倒在跑道上痉挛,口吐白沫。
  
  他们会在晚上,偷偷跑到厕所,捡教官抽剩下的烟头来抽。
  
  他说他们学校也有女生。
  
  我问:有谈恋爱的么?
  
  他说:哪敢谈恋爱。一是怕被发现,二是,来这里的女的基本上都有性病。
  
  他说那里自杀的人很多。但是家长都签过字,自杀死了也不负责任。
  
  他班上有个男的,受不了,割腕了。
  
  教官笑着说:你要死就痛快点,割的口子这么小,我们都不好意思送你去医院。
  
  然后就抓着那个男生的手,把手腕上的口子撕得更大些。
  
  那个男生还是被送去了医院。没死。
  
  Z说自己原来是个白瘦的男生,但两年以后,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又黑又壮。
  
  我两年前就认识他,但是没见过面。
  
  只是从那出来,他又开始喝止咳露。
  
  跟Z暧昧的时候我是对他很好,每次都会带很多东西给他。也不是自己家有钱什么的,似乎和性格有关,我对谁都是这样。
  
  和我暧昧的,在一起的,我都对他们很好。我没有多拿家里的钱,而是把平时买给自己的一些东西给了他们。
  
  说句实话,这些与我暧昧的、在一起的人中,除了B以外,我谁也不在乎。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这种不在乎的感觉,和我在ML的时候的感觉差不多。好像他们不管怎样,也不关我的事,他们的所有都和我无关,他们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Z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相反的,我觉得他对我还有种嫌弃的感觉。
  
  有一次我倒掉了他的止咳露,他对我翻脸了。
  
  他只是一直接受着我给他的东西。和我见面聊天。
  
  我又不肯和他ML。他就对我毫无盼头。
  
  最后他说:下辈子我一定会娶你,但是这辈子我已经有了爱的人(前女友)。
  
  我觉得这当然是借口。
  
  只不过,诶,人都太过在乎物质上的东西。他以为我买了很多东西给他,就是爱上了他。这何尝不愚蠢。
  
  在这些我经历的人里,有很多都是如此,以为我是真心实意。我并不是有意欺骗他们,真是性格使然。人是多么容易,就被蒙蔽。
  
  谁要他来娶?他在我心里根本毫无地位。可他甚至觉得愧对于我。
  
  然后,我与一个叫X的人在一起。他与我同年纪,不过辍学了。
  
  这个X的人品非常之差,这我十分清楚。但我还是和他闹得热火朝天。
  
  我会一点画画和Photoshop,我画了情侣的QQ头像。我们弄情侣的QQ签名。我买了两个没有印花的帽子,画成了情侣的,把照片发到网上。
  
  这时B忍不住了。
  
  他叫我不要和X在一起,X的人品非常之差。B列举了各种X的所作所为。
  
  比如去朋友家玩,顺走一个PSP。
  
  还坑了学校附近一家刨冰店老板一千多块钱。
  
  B说:连大伯的钱都能坑,他还是人么!?
  
  我说这些我都知道。
  
  他说: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过日子。你自己想想为了什么。
  
  他过了很久说:
  
  我知道是因为我。
  
  对不起。要是我当初不接受Y,没和你分手就好了。
  
  后来他又补了一句: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我跟X的关系很快玩完了。我没和他做过。
  
  其余的一些人,我都忽略不计。B仍然和Y痛苦地在一起。
  
  Y成了B“最爱的女人”。即使中间分手过,即使Y勾引B的兄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我在B有过的那么多女人中,什么也不是。
  
  我的日子渐渐平淡下来了。
  
  初三的下学期我去了爸妈曾经工作的大城市,把户口转到了那里,卖了原来的房子,在那定居。
  
  快中考的时候,我看一个与我同级、我认识的混混的博客时,无意中进了他的一个有密码的相册(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进去的)
  
  那个相册里面全都是我的照片。
  
  那个混混以前见了我,常常骂我骚货一类的话,纠缠我很久。
  
  但是我走后没有再和他联系,他只在QQ上找过我几次。
  
  我的生活继续。
  
  因为本来成绩也不差,两地用的是一样的教材,所以我的中考成绩还可以。进了一座成绩还好的高中,重本率在40%左右,本科率90%多。
  
  我到了这里,再没有和谁在一起过。
  
  我改了发型,剪了所有头发(包括刘海)不超过6CM的男仔头,是真的有这么短,有些帮我剪头发的理发师都说,没有见过头发这么短的女生。
  
  我又把自己晒得特黑。本来肤色就有些黑,现在真是特别黑。
  
  因为上了高中很少游泳,身体胖了不少。
  
  所以现在,俨然一副抠脚大叔的样子。
  
  我现在与家人相处不错,虽然跟妈妈性格不合,但还算可以相处。与爸爸的关系非常好。我们再也没有提过那晚发生的事。
  
  我也是最近来播,又想起了B,他在最近一年半以来似乎变了很多。他大概还是喜欢着Y,但是没有再在一起。他不像原来那样闲待在家,花父母的钱,去了上海宁波那边。希望他能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建立自己的家。
  
  我还爱他。我从没这样爱过一个人,也不相信以后会更爱一个人。虽然现在想起他的时候越来越少。
  
  我过得并不痛苦,只是很漠然。我并不期望能再和他在一起。我肯定无法放下被人背叛的回忆,他若和我在一起,也会怀着歉疚感。这样的话,只有痛苦。
  
  我还是希望遇到新的人,见识别的世界。伤感情话
  
  在所有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详细地知道我的故事。他是一个真的基友。
  
  其他的人,对我的经历丝毫不知,我绝对不提。在他们眼里,我是个未经世事的人。
  
  我在高中,看到许多的人,迫不及待地走上、想要走上我曾经在的路上。
  
  我给过她们劝告。她们认为我不解风情。
  
  笑着说,如果我(楼主)经历过什么,就不会这样想了。
  
  我便什么也不说。
  
  可在这,作为当事人,我还有话要说。
  
  我完全不赞同用自己的青春做这许多的体验,尤其是过早的性生活。大家可以从各种途径了解到,过早性生活的危害。
  
  其次,你永远也不知道会在感情中遇到什么伤害,虽然不论遇到什么伤害,都不足以让人惊讶。
  
  这种伤害对人的影响是终身的。它带来的影响在短期内不会表现出来,因为那段时间你像在梦里一样;但是它会慢慢地渗透到你生活的每个方面,有一天你如梦初醒,意识到了一切。短信大全
  
  就我目前对自己的了解,我猜是我对B的在乎造成了我对别的男人的态度,对别的男人的态度造成了我对所有人的态度,这又成了我对所有事情的态度。
  
  我就是这样,看起来对什么事都很热心,其实那并不能打动我。看起来对人很好,但我其实并不在乎他们。一切好像都不关我的事。
  
  人们的外表非常不同,但他们其实都一样。各种事情看起来好像不一样,但其实做什么都一样。
  
  我想,正如我在一楼说的,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我的心全部用来装着自己,能支撑我走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的确,播了这些天,心理负担似乎减轻了许多。
  
  就学校现在的成绩,我还想考个一本,真是想放下心里的包袱。
  
  今年夏天遇到了一个山东男孩,和我同岁。
  
  他很细心,有责任感。这样的人不多。他表现得对我很有好感。
  
  以楼主的经验,应该不会感觉错误。再加上楼主抠脚大叔的形象,他就显得更难得。
  
  所以曾有一个瞬间,我把希望投在他的身上。
  
  后来聊天的时候,听说他没谈过恋爱。
  
  他说他想要,恋爱史干净一点的女孩。
  
  算了,我不想让他失望。
  
  来播这些故事,真的让我感觉轻松很多。
  
  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一直觉得人的本质都一样,没什么好去了解。但现在想想,也许我应该尽力去找出,一样的人们心中的不同。也许这值得我再去细想。
  
  末了,还有一句话忘了说。
  
  有位长者对我说过:自重,自然就赢得尊重。
  
  我延伸一下,送给想爱的姑娘小伙们:
  
  自爱,自然就值得被爱。
  
  直播的故事部分到此结束。
  
  
------分隔线----------------------------
相关爱情故事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