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文章正文

纯情美眉偏偏爱上一个小痞子

时间:2012-10-04 01:57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346
 
  纯情美眉偏偏爱上一个小痞子
  
  我和苏晨就连相识那都是个闹剧。
  
  初二下学期。
  
  我弟被人打,当姐姐的总不能做事不管吧?
  
  我第一时间跑到初四八班去找顶头上的大姐------陈妍。
  
  陈妍手里拿着把梳子边梳着刘海儿边问我“怎么了?”
  
  “姐,我弟被人打了,这事儿你得帮帮我……”我明了的和她说。
  
  陈妍把梳子放进校服口袋里,“打什么样儿了?”
  
  “不严重,就是这口气我吞不下。”
  
  “谁打的。”
  
  “初三的一个叫林俊的。”
  
  傍晚放学。班级门口蹲了个人。看见我出来他挡住我的路。
  
  “单嫣然?”他带着疑问的语气问我。
  
  我仰头看他,他长得很干净,很清秀,很利落。
  
  “是,你哪位。”我问他。
  
  “苏晨……”他对我笑了一下,见我依旧一脸疑惑的样子,便补充道:“帮你去打人的……”
  
  我这才看见手机上陈妍姐的短信---------我找我哥帮你,今天去见对象。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再次换上一副笑颜仰头看他。
  
  “你好,我叫单嫣然。”
  
  苏晨那时候类似嘲笑的弯了下嘴角,“你笑的真der……”
  
  校门口。
  
  又来了几个穿着黑衣服的男生,我拉着我弟弟站在他们旁边。
  
  “哪个男的打你的,指给我看……”我满腔热血的问他。
  
  良久,
  
  我弟兴奋的指着前方穿着校服的小矮个儿,“就是那个男的。”
  
  苏晨看了一眼,对着身旁的一群哥们儿笑,“MB,这种小侏儒还敢打人,真TMD牛b啊……哈哈哈……”
  
  苏晨还有那几个黑衣人走过去包围着侏儒哥。
  
  然后拽着校服衣领到了对面的居民楼栋。
  
  “你打的他啊?”苏晨指着我弟问他。
  
  林俊不说话,只是貌似不服气却也不敢不服气的样子斜着头看外面。
  
  苏晨推了一下他的脑门。“你是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狗L子真牛B啊,当自己是社会大哥了啊,还绷个脸……”
  
  林俊身子往后退了两步,依然不说话。
  
  然后那天晚上。他被打得不轻。连连求饶。
  
  我那时候特崇拜苏晨。觉得他帅极了,酷极了。
  
  可能就是那天,我就开始喜欢苏晨。爱情故事
  
  苏晨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是市立中学的老大。这也是我之后才知道的。
  
  那天晚上,苏晨请我和弟弟吃饭,按道理应该我们请他,苏晨说等下次再请。
  
  下次?那就是还能见到他是吗。
  
  我暗自窃喜。
  
  晚上。
  
  苏晨不放心我们回家就说要送我们。
  
  路上,他说,“往后要是有谁欺负你们了就找我,我什么爱好都没有,就好打架……”
  
  我笑着点头。
  
  ------------------------------------华丽的分割线------------------------------
  
  那日之后我好久都没再见到他。
  
  说实话我很想他。很想再次见到他。
  
  之后的第二个星期。
  
  有人加了我的QQ。附加消息:苏晨。
  
  我高兴的差点抱着电脑开始亲。
  
  点了接收并添加为好友。
  
  他发了个猥琐的笑脸过来。
  
  苏晨 - 还记得我不?
  
  我 - 记得。还欠你顿饭呢。
  
  我也发过去一个猥琐的笑。
  
  苏晨 - 真感动,你还记得。
  
  我 - 什么时候有时间?
  
  苏晨 - 随时。我闲人一个。
  
  我 - 那明天晚上?
  
  苏晨 - 行啊。明天晚上在学校门口等你。
  
  我 - OK。
  
  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半夜。有的没得的大谈阔论。
  
  最后因为实在熬不住便说了bye bye 就下了。
  
  第二天。
  
  天气很不给力。
  
  既不下雨也不晴天。就那么阴霾着一整天。
  
  傍晚出校门的时候。
  
  我看见门口穿着墨绿色T-shirts 蓝色牛仔裤的苏晨。
  
  他倚在门口苍翠的榕树下,扎眼极了。
  
  我穿着不合身的宽大校服跑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苏晨。”
  
  可能昨天聊得热乎了,总之见面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像是认识了八百年似的。
  
  他对我笑了一下,灭了指间的香烟。
  
  “你收拾的真够慢的,我当你在里面生孩子来着……”
  
  “去你的……”我瞪了他一眼。“怎么着,去哪儿吃。”
  
  “随便啊,这不得你说了算么。”
  
  然后巨好面子的我为了不丢面子,请他去吃‘台湾小城’。
  
  说实话,我可是拿了我的全部积蓄啊。说不心疼那是吹牛B的。
  
  那里人很多,看来我们这个小城的有钱人真是不少。
  
  只是打眼望去 只有我们两个属于未成年。
  
  “然姐是下血本了吧。”他大笑。
  
  我望着菜单还是不由的倒吸一口气。
  
  我的money啊money。
  
  他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
  
  我虽说是心疼,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一边吃饭一边心神不宁的算着饭钱是多少。
  
  然后到结账的时候。苏晨比我更快一步的拿出了钱包。
  
  “我付。”
  
  “不行不行,都说好我请你。”我赶紧在我的包包里开始搜寻我的钱包。
  
  “我凑,你不用找了,下次再请吧。”他红钞票递给服务员。
  
  下次?
  
  又是下次?
  
  苏晨把找回来的零钱随意的塞到口袋里。
  
  “都说好我请你结果又是你请我的……”有些过意不去的我说。
  
  “谁请谁不一样。”苏晨笑。“我快被开除了。”
  
  “开除??为什么??”我有些惊诧的望他。
  
  “还不就那点儿破事儿,留校观察期非得有人过来惹我,MB,那破学校我也呆够了,成天找我爸妈去学校,学生都管不好还想管家长……”
  
  “那你不上学了??”
  
  “上啊,怎么不上。”他喝了口啤酒,“去你们学校上。”
  
  我顿时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我当时那个小心情啊,五味交杂。
  
  “我们学校???”
  
  “我听小研说你们学校管得挺松的,正好适合我,哈哈……”
  
  好吧,我承认我是挺高兴的。不,是很高兴。好吧,是真的非常高兴。
  
  我高兴的差点笑出声。
  
  憋笑憋得快内伤。
  
  “那什么时候来?”
  
  “这一个星期之内市立中学应该就该把我开除了,到时候就去你们学校报道。”
  
  “那万一不开除呢??”
  
  “肯定得开除。”
  
  “我说是万一不开除你还来我们学校吗??”
  
  “你想让我去么?”苏晨笑着问我。
  
  我收敛了自己不断探向他的脖颈,“还行。挺想。”
  
  “那我去。”
  
  我想我的喜悦之情表现的太过明显。
  
  苏晨的右手托腮,“你为什么看起来很高兴……”
  
  “因为 有人来学校罩着我了,当然高兴。”我有些心虚的冷笑。
  
  “哦~~~原来是这样~~~~”他意味深长的拖长了说话语调。
  
  “本来就是这样,你干嘛那么说话啊……”
  
  “没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来学校就有人罩着我了,那样我和弟弟都很安全……”
  
  “哦~~~这样啊~~”他继续不怀好意的笑。
  
  “是真的。”
  
  “好吧。”
  
  我们走出‘台湾小城’的时候。
  
  杀千刀的,闷骚了一天的天气竟然下雨了。
  
  没伞没雨衣。
  
  苏晨的手伸出去,雨水打在他的胳膊上。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拦车……”
  
  “啊,可是会湿……”
  
  没等我说完,苏晨就跑远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
  
  一辆出租车停在‘台湾小城’的门口。
  
  车子里的苏晨跑出来,他浑身都湿透了,雨水顺着头发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他手里拿了薄薄的一沓报纸。然后傻傻的冲我笑。
  
  “遮着快跑进去……”
  
  “那你怎么办。”
  
  “你没看我都湿了么,破罐子破摔得了……”他先跑进了车。
  
  随后我也拿着报纸冲进了车子里。
  
  他在我前面的主座坐着。
  
  和司机一起骂这破天气。
  
  那时候我觉得甜蜜极了。
  
  “你家怎么走?”他转过头问我。
  
  “半夏小区门口停就行了。”我回答他。
  
  到家门口的时候,苏晨让我快点跑回去然后洗个澡,那样才不会感冒。
  
  是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他的好感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
  
  晚上回家登QQ等着他上线。
  
  大概十点半。
  
  苏晨上线了。改了个性签名 -------- 等不起你。也放不下你。
  
  看着这个个性签名发呆了很久。
  
  心有些酸意。
  
  苏晨,有对象?
  
  本想和苏晨聊天的。
  
  我关了QQ,整个人都瘫软在床上。
  
  我这个人智商还OK。可是情商真的是让我头爆。
  
  连续两天,我都没有和他联系。
  
  整个人没精打采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第三天。
  
  我在三楼走廊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苏晨。
  
  苏晨看见我,很自然的走过来。
  
  然后是倾城微笑。
  
  “这两天怎么没联系我。”他开口。
  
  “我看你个性签名好像心情不好,不敢去惹你。”我把头撇向一边。望向走廊的窗外。
  
  “哦,那个啊……”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挠挠后脑勺。
  
  “快上课了。我回去了。”我与他擦身而过。
  
  我却忽略了。我没有任何吃醋的权利和资格。
  
  苏晨大概就是那天来我们学校上学的。
  
  他是个走到哪里都会轰轰烈烈的人。
  
  他来了之后学校的小混混明显老实了很多。
  
  他来了之后学校的女生再也不愁找不到话题讨论。
  
  他来了之后我开始变得异常不安。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被抢走。
  
  他这样有女人缘的男生。早晚有一天会属于别人。
  
  周五的中午。
  
  我去商店买零食的时候再次碰见他和陈妍。
  
  陈妍朝我招手,“嫣然。”
  
  我朝她笑。也挥挥手。
  
  “过来一起吃饭啊。”
  
  因为是陈妍,所以不好回绝。往后还有很多事要靠她帮忙。所以只能乖乖的拿着泡面过去了。
  
  我们去二楼。
  
  苏晨帮我往泡面里倒水。
  
  然后抬头对我笑笑。
  
  身旁的一群女生看我,看他。
  
  我不喜欢他给我的暧昧。
  
  恨透了。
  
  “怎么见面都不和我打招呼?”他问我。
  
  “我眼睛近视,最近没戴隐形眼镜,看不清楚人……”我找了个挺荒谬的理由。
  
  “嫣然,往后有事儿有我哥还有我罩着你,你有事就找我们。”
  
  陈妍一直很照顾我,她喜欢我的性格。她说我是个不做作的人。
  
  苏晨在我的对面。
  
  我抬头的时候不小心就碰上他的目光。
  
  他短暂的那么一笑。像是看穿我心思似的那么一笑。
  
  “我和我对象分了。”他和我说或者和我们说。
  
  “分的好啊,那JB女的不值得你为她付出……”陈妍庆祝的点了根烟。
  
  “你TM一个小姑娘嘴巴干净点儿。”苏晨蹙起眉,我能看得出他依旧在乎。
  
  我开始好奇,我好奇那个女生长什么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该不会现在还喜欢他吧?哥,你傻了吧。”陈妍吸了口烟,大声说。
  
  苏晨不耐烦,“你懂什么。”
  
  你懂什么?
  
  呵呵。
  
  这句话还真是通用型敷衍词语。
  
  我不说一句话。一个劲儿的搅我的泡面。
  
  然后太憋屈,就从口袋里拿出香烟。
  
  我想点燃的时候苏晨夺过去了。然后貌似很失望的看我。
  
  “你会抽烟?”他问我。
  
  “抽烟喝酒打架,我都会。”我横气的回答他。
  
  我不爽,我现在感觉非常不爽。
  
  不要来惹我。谁都不要来惹我。
  
  “戒了吧,女孩子不要做这些事儿。男生都不喜欢这样的女生。”他貌似好心的这样说
  
  “呵。我为什么要让男生喜欢,不喜欢拉到。总有喜欢的。”我拿着桌子上的那盒烟离开了。
  
  那天,天知道我多阴霾。
  
  整个人像个玩颓废的非主流似的倚着墙壁不说话。
  
  下课就跑去女厕所最后一间开始吸烟。
  
  一根一根 吸得咳嗽。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浑身的 烟气。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是自己的单相思。有必要把自己搞成这样么。
  
  最后一节自习课。
  
  苏晨来班级门口叫我。
  
  他冲着最墙角眯着眼睛沉思的我叫了一声。
  
  “单嫣然。”
  
  我敏感的睁开眼睛。然后看他。
  
  我慵懒的迈着步子出去。
  
  “我来问问你最近怎么了?”他拉着我的胳膊在楼梯的转角停下。
  
  “我不爽。”我很简单明了的仰头回答他。
  
  我盯着他的眸。那里有我深深迷恋的东西。
  
  “因为什么?”他问我。
  
  “因为我不爽,所以我不爽。”我回答。
  
  “因为知道我有对象。”他不是疑问的语气问我。而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语气。
  
  我一下子慌乱起来。
  
  低下头不看他的眼睛。
  
  “不是。”我说。
  
  “撒谎。你想当我对象。所以你听到我有对象的时候很伤心。我知道了。”他带着笑和我说。
  
  “呵。随你想。”
  
  “你真胆小。你喜欢我都不敢承认还想当我对象?”他轻笑。
  
  然后低下头。吻在我的脸颊。像是标记一般的吻。
  
  我没有闪躲。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
  
  那天的夕阳很美。
  
  打在他的发上,瞳上,肩上……
  
  我想
  
  那天应该是个好日子。
  
  那晚。他送我和弟弟回家。
  
  弟弟很喜欢苏晨。他叫苏晨是哥。
  
  他和苏晨像两个小孩儿。
  
  走了一路讨论了一路的游戏。你杀他他杀我我杀你。
  
  把我晾在一边吹冷风。无聊极了。
  
  到我家楼下。
  
  苏晨说晚上QQ联系。我笑着点头。
  
  上QQ,我们又是聊到半夜。
  
  和苏晨聊天总是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那段日子我们一直在模糊的暧昧不清当中。
  
  没有在一起。却如同恋爱一般,
  
  --------------------------------------华丽的分割线----------------------------
  
  周二。
  
  初应景来我们班找我。身边带着两个小跟班。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初应景是我们临校------XX初中的初三的学生。
  
  我和她交过手,因为她之前抢了朋友的对象,所以就和陈妍姐找人揍了她一顿。
  
  没想到这都一个多月 过去了才想起来找我。
  
  初应景还是那个SB样。
  
  画着浓到不行的烟熏妆,穿着超短裙和小背心。
  
  胸能露一半儿出来。看见就让我恶心。
  
  那节课我们上班会。整个级部的老师基本都去校长室开会了。
  
  初应景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然后貌似很牛B的坐在我的桌子上面。
  
  “你TM觉得你的屁股香是不是啊?”我不爽的瞪她。
  
  “我坐你桌子还嫌你脏。”初应景那欠揍的声音在我耳边此起彼伏。
  
  班级的门被初应景的小跟班关上。
  
  “你**是不是?打我也不挑挑地点时间,这儿是我的地盘儿,你想找死是不是?”我站起来,指着她的脑门问她。
  
  “咱们谁死都不知道。”她对我发S的一笑。
  
  “哎呦我去,我草,我TM怎么那么害怕你啊,你真是个社会大姐,吓死我啦~~”我夸张的冷笑起来。
  
  “你不用现在嚣张我告诉你,要不是陈妍帮着你,你算个P……”她尖锐的声音刺进我的耳膜。
  
  “那怎么的,我上头有人罩着我那我也牛b,不像某人,被人打死也没人来帮你 ,真可怜……”我嘲笑她。
  
  然后看见她渐渐发青的脸不由的高兴。
  
  “给脸不要脸……”初应景在我没防备的情况下跳下桌子,抓住我的头发往桌角上撞,我也不甘示弱的踢在她的小肚子上……
  
  然后战争开始。
  
  周围的同学一个2B似的叫啊叫,一个帮忙的也没有。
  
  MB,叫你妹儿叫。
  
  我们两个人厮打了一会儿,那两个人也过来帮忙。
  
  草,三个人够不要face的了,三对一是吗。好,那我伺候你们。
  
  我开始不按套路出牌的乱打一通。
  
  最后终究还是力气不够,被三个人围起来攻击。
  
  “草ni妹儿的。你今儿必须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让你重新投胎,你妹儿的……”我咬着牙大声的骂他们。
  
  不知道打了多久。
  
  总之,班主任来了。
  
  老班让男生拉开我们的时候下课铃也响了。
  
  我感觉我要毁容一般,脸上和肚子的疼痛让我几乎晕厥。
  
  “草ni妹儿的,等死吧初应景。”我上前扇了她一巴掌,然后 又被两个男同学拉开。
  
  初应景不是学校的学生,老班只能放人。
  
  初应景虽不服气,但还是转身带着那两只狗走了。
  
  走之后,我被老班训话。
  
  “你一个女生怎么三天两头的打架,觉得这样影响好吗?耽误同学的学习不说,还让自己显得一点素质都没有……”她和我说了一节课的思想教育。
  
  我刚走到三楼楼梯口,就看见了喘着粗气的苏晨。
  
  他像是跑了很久的样子。
  
  “MLGB,那三个SB呢?”他到我面前,一脸严肃。
  
  “走了。”我回答。
  
  “哪个学校?叫什么名儿?”他问我。那样子看上去有点可怕。
  
  “算了,等我伤好了我自己去揍她。”
  
  “MB,问你话呢,哪个学校的,几班的?叫什么名儿?别墨迹,快点儿说就行了……”
  
  我告诉他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
  
  我就看见初应景和那两只狗站在我们班级门口。
  
  然后旁边站着的,是苏晨还有陈妍。
  
  “对不起。”初应景很不服气的和我说。
  
  “什么?我没听见呢……”我开心的笑。看着她脸上的伤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我说对不起……”
  
  很好,依旧不服气是吗。
  
  “我没听见,大点声……”我故意刁难
  
  初应景不说话。
  
  陈妍推了一下她的肩,初应景被推的向前两步。
  
  “大点声……”陈妍狠狠的说。
  
  “对不起……”她低头认错了。
  
  我心情大好,哈哈的笑了两声。
  
  初应景走的时候咬了下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谢谢研姐。”我说。
  
  “谢我干啥,你谢我哥才对,我只是个负责带路的……”
  
  我望向苏晨,“谢谢。”
  
  “往后别跟2b似的,你觉得自己很牛b么?你觉得自己 一个女的能打得过三个人么?”他斥责我。
  
  我想还口,却又不知说什么。
  
  “你那样就是自己 给自己找打。打不过还逞强,没长嘴巴么?不会喊人么?没长腿么?不会跑过来找我帮忙么?”他一字一句,说的越发激动。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我低着头。表示认错。
  
  “行了行了,嫣然知道就行了,干嘛这么凶的说她啊。”陈妍护着我。伸手把我拉到她旁边。
  
  “你不是去办公室请假么,怎么还不走?”苏晨对陈妍说。
  
  “哦,我差点忘了……嫣然,哥,我走了啊,电话联系。”陈妍边跑边朝我们拜拜。
  
  陈妍走了。
  
  然后我们有些尴尬,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伤好些了么?”苏晨的食指抬起了我的下颚。
  
  他的眼盯着我的伤口,皱起了眉。
  
  “没事儿啊,这是皮外伤,过几天结痂就好了……”
  
  “草,估计得留疤……”他又有些生气的松了手。“往后要是再干这种没谱的事儿,我就……”他停了嘴。
  
  “你就怎样……”我笑着望他。
  
  “我就24小时跟着你……”他说。
  
  他的话让我怔了一下。
  
  心脏开始没韵律的跳动着。
  
  我吞了口唾沫。脸颊微热。
  
  “呵呵……”我干笑两声。
  
  “行了,我回班了,晚上陈妍对象生日,我来你们班接你。”
  
  “好。”
  
  “今晚不许带你弟弟……”他对我温柔的笑,意味深长的笑。
  
  回到班上,同桌曾美惠推了推我的胳膊,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你们处对象么?”
  
  “没啊。那是哥们儿。”我说。
  
  “你不解释吧,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曾美惠用一副‘我什么都明了’的表情看着我。
  
  “我俩没可能。”我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桌子上乱糟糟的书本。
  
  “为什么。”她问我。
  
  “他有个难忘的对象……”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哪个学校啊?好看么?”曾美惠绝对是个八卦女王。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没有,真是的,你不要我要,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介绍……”她还是说出了最想说的那句话。
  
  体育课。
  
  我们班的体育老师请假去喝喜酒。
  
  不得已,主任把我们安排和初四合堂上课。
  
  排队去了操场。
  
  顶着炎炎的太阳。
  
  我第一眼就看见了篮球场上正在打篮球的苏晨。
  
  苏晨也远远的一眼就看见了我。
  
  难不成是默契?我胡乱猜想。
  
  苏晨退场不打篮球。跑到我们班的队伍来凑热闹。
  
  “你快回去,一会儿体育老师该说你了。”我说。
  
  “说我干什么?我又没犯法……”他在我旁边并肩走着。
  
  女同学时不时的回头看我们。
  
  充满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看的我发毛。
  
  “走啊?咱们逃学出去玩儿,等放学再带你去生日聚会。”他凑我耳边小声和我说。
  
  我确实浑身的贪玩儿细胞。所以对这种请求我毫无抵抗能力。
  
  我俩猫着身子到学校的后门。
  
  后门两边的墙没有铁栅栏,所以逃出去的话更容易些。
  
  苏晨蹲下来,抬头向我指了指他的肩膀,“踩着上去。”
  
  “那不成,那你怎么出去?”我问他。
  
  “你还用担心我?”他自信的笑笑,指了指旁边的大榕树。
  
  不知为何。苏晨总让我有强烈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我俩安全的逃离那个人间‘地狱’。
  
  我拍打拍打身上的土,然后对他顽皮的一笑。
  
  “真爽……”我说。
  
  “唱歌还是游戏厅还是游乐园。”苏晨问我。
  
  “唱歌唱歌去唱歌……”我嗨皮的蹦着。我最爱的就是唱歌,哈哈。
  
  然后苏晨就打车带我去了市里的KTV。
  
  那家KTV以前和陈妍来过。
  
  所以并不陌生。
  
  405包间。苏晨开点开到了学校晚上放学。
  
  可以无限尽情的唱。
  
  我是个麦霸,拿着话筒就咕哩呱啦的唱一通。
  
  此期间。苏晨一直保持沉默。
  
  终于,在长达一个小时之后。
  
  苏晨坐到我旁边。拿着话筒在手心拍来拍去 像是有话要说。
  
  我转头看他,唱的热血沸腾的我满足的对他笑笑。
  
  “你怎么不唱??”我问他。
  
  “唱歌没意思……”他盯着我。眼神发呆。
  
  “你不会是唱歌走调儿吧,哈哈”我笑他。
  
  “还有三个小时才能放学。你要打算唱三个小时么……”
  
  “你觉得不可能么?我精神很旺盛,特别是唱歌的时候。”
  
  看表情,他有点儿无奈。
  
  我背过身又唱了好几首。
  
  然后感觉有双手从我的身后环住我的腰。
  
  温热的呼吸喷滚在我的耳畔。
  
  我顿时,像僵尸一样不敢动弹了。
  
  音响里的音乐是《夜的第七章》的伴奏。
  
  我拿着话筒不知所措。
  
  “处对象吧。”他在我耳边轻吟。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啥,背对他的面部表情很纠结。
  
  “不同意?”他又一次开口。
  
  “没说不同意……”
  
  “那就是同意。”
  
  脸在发烫。口齿也不清。
  
  我还真是EQ重度白痴患儿。
  
  那一刻起。
  
  我们恋爱了。
  
  傍晚。他又打车带着我去陈妍对象定的饭店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他们一顾玩乐的说说笑笑。苏晨突然感觉到冷落我似的侧过身。
  
  “怎么不吃了?”
  
  “我吃的够多了,今儿本来就不怎么饿……”
  
  “着急回家么?”
  
  “不着急,回家也没啥事儿干。”
  
  “真听话。那你今儿晚上不回家得了。反正回家也没啥事儿干,一会儿他们肯定还得去唱歌通宵,跟着一起去吧?”
  
  “我妈一会儿指定得电话call我回家……”
  
  “你告诉你妈,你女婿保护我我怕啥。”说完他爽朗的一笑。然后亲了一下我的嘴唇。
  
  带着淡淡酒香的亲吻。
  
  “我嚓。你俩是处对象还是喝醉了……”旁边周振伟不可思议的喊。
  
  “我草,大惊小怪的什么。我才不是那种抱着个女的就亲的随便的男人。这是我对象。”他哈哈一笑。然后回头抱着我的肩膀。
  
  “我回去告诉邱敏佳一声,你终于找到新对象了。”周振伟也笑。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
  
  我 不会喜欢这个名字的主人。
  
  果不其然。
  
  苏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表情很难看。
  
  他的手无意间的抖动一下。
  
  他喝了口酒。不说话。
  
  周振伟看他不说话就笑道“老毛病还没改,草,还忘不了前对象就找新对象,对单嫣然多不公平……”
  
  “你MB,我动真格的,不是玩儿……”
  
  那天晚上。
  
  我知道我有个情敌叫邱敏佳。
  
  --------------------------------------------------------------
  
  我和苏晨的关系很快就传开了。
  
  因为苏晨在我们那个市的知名度很大,所以想找我麻烦的人也不敢动我。
  
  苏晨对我也很好。中午放学就来我们班门口等我。然后带着我一起出去见朋友,吃饭,KTV
  
  那日子过的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我这人比较容易嚣张。
  
  和苏晨在一起之后我的嚣张的毛病愈来愈恶劣。
  
  每次惹了人,总是苏晨出面给我解决。
  
  我的口气也开始变大,动不动就‘有本事找人揍我啊。’
  
  每次苏晨都解决的很有 面子。
  
  每次都是对方过来低头向我认错。别提多爽了。
  
  周六的KTV。
  
  好多苏晨的朋友一起出来玩。
  
  昏暗的灯光。
  
  在场的人都玩得很嗨。
  
  喝醉的喝醉,唱歌的唱歌,划拳的划拳。
  
  我和苏晨坐在最角落。
  
  他抱着我,温热的唇覆着我的唇。
  
  他有些醉了,有时候还会恶意的咬住我的舌头,然后笑笑。
  
  苏晨有个很让人头疼的毛病。一旦吻起来便没完没了。
  
  KTV的门射进来明亮的光。
  
  苏晨睁眼,看着走进来的人之后他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
  
  那女生穿着蓝底白点的连衣裙。看上去干净极了。
  
  她朝着正在点歌的男生打了个招呼。
  
  看来这群人她很熟。
  
  “邱敏佳,没看见那谁在么。”有个男生用眼神瞟了一下我身边的苏晨。
  
  原来她就是邱敏佳。
  
  苏晨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难道真的像周振伟说的那样------------他根本就忘不了邱敏佳。
  
  邱敏佳对着苏晨优雅的笑。那笑里带着苦涩。
  
  那抹苦涩让我觉得邱敏佳和苏晨是一对虽然分开却仍然相爱的情侣。
  
  而我,正不幸的充当着他们之间的配角。
  
  苏晨转头看我。然后很假的笑了一下。
  
  “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什么都不想吃。”我不高兴。我不爽。我向沙发的另一边坐过去。
  
  苏晨不高兴。我能看的出来。可是我也能看出来他心情不好不是因为我。
  
  而是因为对面的邱敏佳。
  
  那天晚上。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对话。
  
  我只是注意到了苏晨那一遍一遍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那种我从来不曾见过的流连眼神。
  
  那晚我心情不好。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他坐到我旁边,然后把我抱紧怀里。
  
  我闻见他身上淡淡的体香。突然很想哭。
  
  我想抬头问他。却恰巧撞见他望向她的眼神。
  
  也看见。她望向他的眼神。
  
  我难道是该死的第三者吗?
  
  我冷笑一下,然后狠狠的把他推开。
  
  我拿着包要走。却被他双臂拦着。情话短信
  
  “去哪儿。”
  
  “回家。这儿不属于我。”我回答的很苦涩。
  
  让外人看来我或许就是那么可怜。一个被人当成替代品的可怜女人。
  
  “我送你。”他也起身。
  
  我把他重新按回座位上。“不必了。谢谢你。”
  
  “你怎么了。”
  
  “我要回家,我自己一个人走,我弟弟在外面。”
  
  他看我执意要一人走便不再阻拦我。
  
  我出门的时候,邱敏佳望着我。
  
  看的我不爽。
  
  我便低下头,低低的说了句:“我很讨厌你。”便走出去了。
  
  我没看她的表情。
  
  我就是那样的人。和我抢东西的人必定会遭到我的报复。
  
  从那天起。
  
  我觉得我躲避他的表现有点明显。
  
  碰见他我便转身往别处跑。
  
  他望我我便撇过头不去看他。
  
  他在门口叫我出去我便装睡趴在位子上不动弹。
  
  周三的自习课。
  
  班上三分之一的人都去排练运动会的开幕方队。
  
  剩下的三分之二的人在班上自习。
  
  没老师看的生活很美好。
  
  体育委员在讲台上很像回事儿似的看着我们。
  
  我和同桌猫在一大摞书的后面玩儿纸上黑白棋。
  
  杀的正爽的时候,体育委员突然很大声的叫我。吓了我一跳。
  
  “单嫣然,门口有人找。”
  
  我撇向门口,看见倚在门框上冲我笑的苏晨。
  
  我一下子恼火起来。还有脸来找我。
  
  我继续猫在书下面和同桌杀黑白棋。
  
  “你怎么了。”那声音来自头顶上方。
  
  “疯了吧,这是我们班儿,你进来得被扣分。”我抬起头威胁他。
  
  “我要是怕扣分那我还算是个好学生了……”他笑我。然后拉着我的胳膊。“出来和你说点儿私事儿……”他商量的口气和我说。
  
  “我出去干什么,有什么事儿在这说得了。”我甩开他的胳膊。
  
  班上的人在看我们。像是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似的 。
  
  “好,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别怪我。”他清了清嗓子,说“那天去唱歌是不是吃邱敏佳的醋了……”
  
  他的话让我面红耳赤。
  
  “你别自恋了。咱们也没什么关系,我吃什么醋。”我站起来,不满的反驳他。
  
  “我草,你是我对象,什么叫没什么关系。”他偷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然后痞痞的笑。
  
  “我草,厚脸皮!”我心里有股暖流,却不露喜色的责备他。
  
  他笑。
  
  我们和好了。紧紧因为他那没啥技术含量的轻吻。
  
  ---------------------------------------------------
  
  我们的生活很潇洒。
  
  偶尔苏晨会带着我一起去外校。他打仗,我观战。
  
  偶尔我们倚在马路的路灯下吸烟。你一口我一口。
  
  他不喜欢我抽烟,但是看我眼馋的样子还是会帮我点一支解瘾。
  
  周振伟和我说邱敏佳是个文静温柔的女孩。
  
  想想这个我就自卑。
  
  祖宗八代没有温柔文静的根儿,就算是后天培养也挺困难。
  
  不过我也尽量在苏晨面前少抽烟。
  
  我也在尽力的戒酒。
  
  我想变成苏晨喜欢的样子。我想和邱敏佳一样让他着迷。
  
  再次遇见邱敏佳是在一个大晴天。
  
  苏晨带着一群男生还有我去市立中学打一个初四的狂徒邹凯。
  
  我不知道那里也是邱敏佳的学校。
  
  苏晨和我倚着门口的大树等着目标的出现。
  
  邹凯出校门就被苏晨的小跟班XX揪着脖子弄过来。
  
  “听说你挺狂的哈?”苏晨把手里的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
  
  邹凯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很恐惧的看着我们。
  
  “得瑟什么你?成天跟我们学校贴吧上**装不够了是吧?想让我教教你怎么做人是吧?”苏晨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苏晨的身上总有那种气势。就是让人看了便不敢还口的气势。
  
  “我没在贴吧上说过话,那个ID被盗了……”邹凯说。
  
  “哦。出事儿了就不敢承认了?怎么在贴吧上不是挺牛X的么,还说要打我弟兄……”
  
  苏晨说话的时候,来了另外一帮男生。
  
  看样子也是气势凶凶的样子。
  
  我有些慌,但是苏晨自信的表情却让我安心。
  
  “怎么了?苏晨。”带头的男生问苏晨。
  
  “我想教教他怎么做人。不管你们的事儿。”
  
  “他犯什么事儿了?”
  
  “来我们学校发帖子找我弟兄的麻烦,你说这事儿我管还是不管?”苏晨问他。
  
  “他新来的,啥事儿都不懂,能放就放了吧。”那男生替他求情。语气却没有丝毫恐惧的意思。
  
  这是我见过这么多男生当中,气场和苏晨相仿的唯一一人。
  
  “那你说怎么办?我不可能就让我兄弟白被人喷……”苏晨说。
  
  “他道个歉就成了。”
  
  “那不行。杀了人再道歉你觉得成么?”
  
  他们的语气越来越冲了。我这旁观者看的都浑身发毛。
  
  战争真正爆发是在邱敏佳来了之后。
  
  邱敏佳直接奔向那男生。
  
  “又要闹事么,前几天你才被记过。”邱敏佳看样子很关心他。
  
  她的眼里似乎没了别人。甚至没有看一眼他对面的苏晨。
  
  我看见苏晨脸上细微的变化。
  
  他在不爽。他在妒忌。
  
  “没惹事儿,苏晨来了大家聚聚,你先回家吧,今天就不送你了。”他捏了一下邱敏佳白净的脸颊。满脸笑意。
  
  邱敏佳好像刚注意到苏晨的存在,朝他笑笑。
  
  “徐振飞,这个事儿不是你该管的,你多管闲事别说无缘无故被打……”苏晨一字一句充满着愤恨。
  
  在我看来。他愤恨的不是他多管闲事。而是她对他那情深意浓的慰问。
  
  “我也不能让你在我们学校门口闹事是不是?”徐振飞也不示弱。
  
  “MB。我这才走几天一个个翅膀就硬了是吧?不收拾皮痒痒是吧?”苏晨一拳就走过去,没有预兆,速度快的惊人。
  
  邱敏佳在惊叫。然后跑到徐振飞面前挡住他。
  
  她明知道,自己小小的身体根本就挡不住那一米八几的个头。
  
  我想她一定是爱徐振飞的。
  
  而苏晨。一定是爱邱敏佳。
  
  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旁观者。
  
  我旁观了他们轰轰烈烈的爱情。
  
  轰轰烈烈的三角关系。
  
  “苏晨,他现在不能犯事,一犯事会被开除……”邱敏佳说。
  
  “怎么我当时犯事的时候你不这么说?还有真有意思啊,你俩什么时候混在一起了?”他苦涩的嘲笑。连说话都开始变得无力。
  
  我看得出苏晨的痛。
  
  我感受的到苏晨的痛。因为我现在也很痛
  
  面对苏晨的质问,邱敏佳不说话了。
  
  “回去吧。这事儿算了。”说话的人是我。
  
  我拉着苏晨的手。
  
  我想把他拉走。我不想让他们有任何瓜葛。
  
  苏晨看着我,皱着眉头。我想他现在一定很难受。所以我不想无理取闹的和他闹脾气。
  
  “好好管管你手下的狗,别让他出来乱咬人……”苏晨最后对徐振飞的警告。
  
  我们走了。
  
  一路上,苏晨又变成了沉默的人。不说话。一脸苦涩。
  
  我想曾经的苏晨一定很爱她。
  
  一定比现在还要爱她。
  
  这种爱,不是我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既然改变不了那就适应。
  
  适应 他还没有完全泯灭的心。
  
  适应 他偶尔为她出神的眼睛。
  
  适应他无意间露出的苦涩表情。
  
  我想总有一天我也能像邱敏佳一样。
  
  在他的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我突然想一直陪着他。我不想让他胡思乱想。
  
  因此那一晚。我和妈妈说去好朋友家睡觉。
  
  然后一整夜都呆在苏晨家。
  
  苏晨说他父母因为工作忙很少照顾过他。
  
  从他十三岁开始便是自己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
  
  偶尔会有家政服务的阿姨过来清扫房间洗洗衣服。
  
  说起来他和那位家政服务的阿姨感情更深些。
  
  晚上。我们挨个的冲了凉水澡。
  
  苏晨给我穿上他宽宽的衬衫。不合身的可以当裙子。
  
  那晚的月亮很漂亮。很亮很亮。
  
  我们趴在阳台上看天空。
  
  屋子里的所有灯都灭了。只剩下月亮的光映着我们的脸。
  
  我没有开口质问邱敏佳的事。我要尽量避免这个名字的出现。
  
  “你搬过来住吧。”苏晨开口。
  
  我草,我要是搬过来住我妈非K死我。”我夸张的摇头。
  
  “你傻点儿啊,你不能和你妈说你办住校啊?”他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被发现我就死定了。”我说。
  
  “我草,怎么能就被发现了,你妈还能天天晚上去你宿舍看着你啊?”他凑过来,然后用温热的唇贴着我的耳朵,“好不好好不好。”
  
  他像撒娇一般的吻在我的耳垂上。
  
  痒痒的。
  
  “我试试吧。”我最终还是屈服。
  
  他开心的抱住我的腰。清秀的脸埋进我的脖颈里。
  
  灼热的呼吸渗透进我的皮肤。
  
  “别别别。痒。”我笑着推开他的脑袋。
  
  “会做饭么。”他问我。
  
  “不会。”我干脆的回答。
  
  “煮泡面总会吧?”
  
  “我连我家厨房我都很少进……”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完了,往后我的生活该多痛苦啊……”
  
  我锤了一下他的肚子。
  
  他笑着吻了我的唇。然后 依旧没完没了的舌吻。
  
  他的呼吸炙热。
  
  他的心跳在加速。
  
  他的手禁锢着我的腰身让我无法动弹。
  
  我在阳台的栏杆和他的身体之间。
  
  他愈加炽热的吻让我几乎别过气去。
  
  “和我在一起后悔么?”他问我。
  
  “不后悔。”我坚定的告诉他。
  
  他松开我,手指轻轻碰了一下我的鼻尖。
  
  “我哪儿好。”他问我。
  
  原来男生也会问这种没啥营养的问题。
  
  “哪儿都好、长得帅还讲义气……”我踮脚吻了一下他的唇。
  
  他看上去对我的答案很满意。开心的笑着。
  
  临近十点。
  
  苏晨坐在电脑旁玩网游。我则在他身后的沙发上坐一会儿躺一会的看《阿衰》。
  
  偶尔我出声的笑,苏晨也会回头来看我,然后对我笑。
  
  临近十一点。
  
  我困了,苏晨却依旧精神抖擞。
  
  他转身看我眼里都是困倦的泪水。然后从电脑桌爬过来,在沙发前蹲着看我。
  
  “草,这么快就困了。”他吻了一下我的唇。
  
  “困了睡觉。我和你一起睡。”他伸手,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把我横抱起来。
  
  厚厚的一本《阿衰》落在地上。
  
  “我自己下来走……”我在他怀里挣扎。
  
  “乖一点,别动。”他的语气带着威胁和玩味。
  
  卧室里有好闻的梨花香。(表白的话 www.qinghua.cc)
  
  让人迷醉的香气。
  
  暗暗的月光倾洒在柔软的床上。
  
  苏晨把我在床上放下来。
  
  柔软的唇落在我的脸颊上。
  
  “怕不怕我强了你。”他的语气痞痞的,有些玩味。
  
  “我相信你不会。”我躺着抱住他的脖子。
  
  “那你介不介意我碰你。”他问我。
  
  “还不到时候。”我说。
  
  苏晨对我笑笑,然后钻进我的被窝里。
  
  “那我等你心甘情愿的时候。。”他抱着我。
  
  手不老实的伸进我的衬衫里。
  
  “我草。你干嘛,说好等我心甘情愿的啊。”我拍掉他不老实的手。
  
  “我说不和你做那个。又没说不许亲热。”他很委屈的和我争辩。
  
  “你……”我被他说得无语。
  
  他笑笑。咬住我的耳朵,轻语“晚安。老婆”
  
  -----------------------------------------------
  
  那夜。
  
  我们什么都没干的安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苏晨便一而再再而三的催我去和我妈说住校的事。
  
  回家之后我做了半个多小时的心理工作。
  
  老妈终于还是答应了。
  
  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苏晨。
  
  听他的语气。他比我要高兴一千万倍。
  
  我带着一大箱的行李去苏晨家。
  
  我要求自己一个人一个房间。
  
  苏晨要求我们住在一个房间。
  
  “你要还是坚持的话,我就回家住去。”我说。
  
  他感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然后屈服了。
  
  我的房间在苏晨房间的旁边。
  
  苏晨的家是复式。上下两层加起来的面积顶我家两个还大。
  
  顿时我开始发愁往后打扫卫生的问题- -
  
  我和苏晨开始了同居生活。
  
  早上,我们六点半起床,由于两人都不会做饭,就只能去KFC解决早饭问题。
  
  中午,苏晨在门口接我,然后一起出去和朋友吃饭。
  
  傍晚,一起去超市买零食。
  
  晚上,两人就颓废的边看电影边吃零食。
  
  最后苏晨直接拿过来一些不良的爱情文艺片。
  
  结果每次看完他就受不了的挪到我身边来挑逗我。
  
  不过还好我受得住考验,没让他倾欲得逞。
  
  总之,同居的日子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好一百倍。
  
  日子过得很悠闲。
  
  弟弟由于受到苏晨的保护,而且对苏晨的印象也很好,所以一直保着我们同居的秘密。
  
  有时候弟弟也会来我们家玩,和苏晨厮杀个半天的游戏之后回家。
  
  “姐,不然我也搬过来住吧,老妈在家太能唠叨了。”弟弟抱怨。
  
  “不行。”
  
  “不行”
  
  这句‘不行’是我和苏晨一起发出来的声音。
  
  弟弟吓得瞪着眼睛看我们,“别紧张,我开玩笑的……”
  
  苏晨说有事办便叫我一个人先回家。
  
  晚上一个人看着无聊的肥皂剧等到十点。
  
  接近十一点。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脸上带着伤。回来便躺在沙发上不动弹。
  
  “我草,和谁打仗了。”我跑过去,心疼的查看他脸上的伤。
  
  苏晨打架很少受伤的。
  
  我想这次和他打架的。要么是一群人对他一个人,要么就是个身手不凡的高手。
  
  “没谁。我没事,就是有点儿累了。”他回答。
  
  “我草,谁,MB,明天找人弄他。”
  
  “他也伤的不轻,别去惹事儿了。”苏晨说。
  
  他竟然让我放过那人。
  
  苏晨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这次,却主动让我放过他??
  
  “草,因为邱敏佳?”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问他,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的。
  
  他闭着眼睛,抿了下唇,半天冒出来个“不是。”
  
  我怒了。
  
  他的语气告诉我,绝对是她!!
  
  我不能忍下这口气。绝对不能。
  
  熬到周一。
  
  中午的时候我找陈妍带了几个人去市立中学堵她。
  
  她穿着淡蓝色校服,身边的男生看上去有些眼熟。
  
  是徐振飞。
  
  他的脸上也挂着没有痊愈的伤。看来,我的第六感没有骗我。
  
  几个人上去堵着他们。
  
  “我说过了,你真让人讨厌。”我盯着她的眼睛和她说。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讨厌我。”邱敏佳瞪着无辜的眼问我。
  
  “因为觉得你挺J的。”我直接明了的说。
  
  “你想找事儿?”徐振飞问我。
  
  “对,我想找事儿。”虽然比他矮一截,但是还是很嚣张的仰头瞪着他,“是不是你打苏晨的。”我问他。
  
  “如果是我单方面得打苏晨,我也就不会受伤了。我们的仗打得很公平。他受伤了,我也受伤了。”他说。
  
  “苏晨受伤我就不乐意,就是你的错。你想帮邱敏佳出头我也不乐意。”我也知道我有点无理取闹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不打女的。”他对我有些无奈。低下头看着我,然后轻蔑的笑。
  
  “你和苏晨打架了?”邱敏佳好像一副茫然。
  
  “你别装犊子,MB,你肯定知道这个事儿。”我说。
  
  “她不知道,还有,麻烦你有点儿家教,别动不动就动粗口。”他说。
  
  “哎呦我去了,我草,你真是个文明的人,文明的小地痞是吧?”我笑他。
  
  “我不想在校门口闹事,你要是想找人打我,你就找个时间地点,我奉陪。”他说。
  
  “好啊,就明天晚上吧。我们学校后门那里,放学在那儿等着我。”
  
  ---------------------------------------------------------------------------
  
  那天。我没有搭理苏晨。一个心属他人的男人,我不知我为何要那么坚持。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还是爆发了。
  
  “你不许玩了。”我把沙发上的靠背丢向在玩电脑的苏晨。
  
  “怎么了?”他回过头问我。
  
  “你对我真心的么,还是只想玩玩儿我?”我问他。
  
  “怎么这么问。”他疑惑。
  
  “你和徐振飞打架的吧??”我失望的问他。
  
  他不说话了。转过身去。
  
  “因为邱敏佳。”我说给他听。“因为徐振飞抢了应该属于你的邱敏佳,然后你就觉得不服气,你就打他。对吧。”
  
  他还是不说话。背着身,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说话,说话!”我像个泼妇一样嘶吼。我不喜欢那样的自己。讨厌极了。
  
  “别闹了。”他的手放在鼠标上,好像打算不理睬我暴躁的情绪。
  
  “分吧。苏晨。我受够了。”我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开始哭。
  
  其实我只是单纯的想法,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男人心里有别的女人而已。
  
  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吗。
  
  他听见我哭,便从电脑桌那里走过来。
  
  顺手抽了几张茶几上的纸帮我擦泪。
  
  “别哭了,我的错。”他的语气淡淡的。
  
  “分吧。”我望向他。泪眼朦胧。
  
  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他坚定的说。
  
  “我明天就从这里搬出去,你让你的邱敏佳住进来吧。我给你们腾地方,让你们快乐的生活。”我越说越伤心,越说越抽泣。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不该和你在一起还分心,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会那样。”他抱着我。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我的肩膀安慰我。
  
  “我觉得我是多余的,我总是觉得我是第三者……”我趴在他的肩膀上,那里有我钟爱的苏晨的味道。
  
  “我的错,再也不会了……”
  
  我想那注定是个不眠夜。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听到客厅里偶尔发出的细碎声响,我想他也没睡。
  
  第二天起床,我们两人的眼睛都成了黑眼圈。
  
  我不和他说话,他盯着我终究也没说出话来。
  
  早上他在家门口等着我,我出来连看他都没看他,
  
  他就安静的跟在我的身后。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别生气了……”他从我的身后抱住我。
  
  有力的胳膊把我圈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我只是在想事情,没有生气。”我说。
  
  “我不想让你想,你肯定得胡思乱想。”
  
  “我在想我们要不要继续……”
  
  “要。”
  
  “可是我也挺累的。”我说。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说。
  
  我真的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所以在他一再的甜言蜜语里再次沉沦。
  
  ----------------------------------------------
  
  那天傍晚。突然想起来和徐振飞的约定。
  
  一放学便告诉苏晨和姐妹们出去玩儿,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去校后门。
  
  很远就看见穿着一身黑色耐克运动服的徐振飞。
  
  看来,他是个守约的人。
  
  “怎么没带人?”他笑着问我。
  
  “我也在想你为什么没带人。”
  
  “我觉得和女的没必要动真格。”
  
  “你这是看不起我!”我皱着眉头。
  
  “我可没看不起你,能带着人去我们学校闹事的女生全省就你一个,我很佩服……”他说。带着些许轻蔑。“苏晨肯定不知道你过来了。”他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问他。
  
  “他不可能让女生为他出头。”
  
  我们说了半天,双方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一方面,是他从不打女生,另一方便,动手起来我也打不过他。
  
  所以两个人就坐在路边的休息椅上开始有的没得瞎侃。
  
  我知道了很多。
  
  原来苏晨在市立中学的时候和他还是好哥们儿。
  
  原来徐振飞是邱敏佳认的哥。
  
  原来早在市立中学的时候徐振飞和苏晨就无数次因为邱敏佳而战。
  
  原来邱敏佳是那样一个有魅力的女人。
  
  说不自卑那是假的。
  
  从小到大,虽然说追我的人也有,但大都是些歪瓜裂枣,又矮又黑又胖又墩儿的都喜欢我。
  
  通俗点说就是 我爱的人名草有主,爱我的人惨不忍睹- -
  
  两个那么优秀的男生为她而战,那该是多么自豪的事啊。
  
  我们说到路灯都亮了。
  
  昏黄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苏晨的电话。
  
  “在哪儿,我去接你。”他说。
  
  “刚逛完街,一会儿就回去。”我说。
  
  “我草,天都黑了,一个女生走不安全,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我草 我打车回去。能有什么危险。”
  
  “赶紧说你在哪儿。”
  
  “我快到家了,不和你说了,拜拜……”我挂了电话。真能啰嗦- -
  
  徐振飞对我笑笑,“他挺关心你的。”他说。
  
  “拉到吧,在他心里我比邱敏佳差远了。”我说。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朝他挥挥手:“我得先走了,一会儿又要催我了。你这朋友我交了,哈哈。下次有空再凑一起玩儿。”
  
  我心情大好。
  
  回家的时候看见苏晨阴霾着的脸打了个冷战。
  
  他望了我一眼,又回头继续看无聊的台湾偶像剧。
  
  “我回来了。”
  
  换了拖鞋,就屁颠屁颠的蹦到沙发上,在他的脸上印了个吻。
  
  “你不知道女生这么晚自己走不安全么。”他斥责我。
  
  其实,我蛮喜欢这种斥责。
  
  他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换频道。
  
  皱着眉头,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
  
  我抢去他的遥控,一激动就塞到衣服里,“不许看,和我玩儿。”我说。
  
  他被我弱智的表情逗乐了。带着笑趴到我的身上,细长的手指顺着校服上衣的下摆探进去,“干嘛把遥控塞你衣服里。你故意的找摸是不是。”
  
  “我草,你真淫D。”
------分隔线----------------------------
相关爱情故事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