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文章正文

三年之痒:我和她从没有激情过

时间:2012-10-04 10:3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Lording…
 
  三年之痒:我和她从没有激情过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但现在想起来仍有些许庆幸,故事比较长,带我慢慢叙来。
  
  去年同期的这几天,我正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为了一个烟酒生的资格默默的奋斗着,报的学校也是我的母校,在大浙江。
  
  彼时,我尚有女朋友,她不算漂亮,但活泼,灵动。我和她好了三年,没有护过。 后来很多朋友说,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分手的,我无语。 但我一直觉得,如果你没有为你珍爱的人穿上嫁衣的话,就尽量克制自己不要脱去她的内衣。 如今分手后,她应该也很庆幸我没有动过她,她可以骄傲地有尊严地面对她的新男友。
  
  我是个比较木的人,嘴巴不灵光,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也想不到做什么浪漫的事,像什么走在路上要把女朋友让在人行道内侧,向别人介绍女朋友的时候要搂着她的腰这种细节,更是一无所知。换句话说我不是那种你想看星星我就会去想办法摘,你想吃一颗荔枝,我就会剥十颗的那种有情郎,但我能做到的是,你想吃一颗,我就会剥一颗,无论是过去、现在亦或是那些有情郎护到腻了连你衣服都不愿剥的将来。
  
  平心而论,我待她不够好,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像是多年的老夫妻,亲情多过了爱情的感觉。既不轰烈,亦不浪漫。
  
  浪漫,我真不擅长。我会很小心的记得她的话,做到答应她的每一件事,不知这算不算是浪漫。
  
  她是很喜欢小动物,而且有一双发现小动物的犀利的眼睛,走在街上,路边的绿化带里有小猫小狗在我毫无感觉的时候,她总能一眼发现,逗起猫狗来就没玩没了,看到受伤的野猫野狗就伤心的要落泪。
  
  她的专业是生物医学,有一天,她对我说,我想回兴元(就是老家,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开一家宠物医院,给那些小动物洗澡、治病,好想好想。
  
  我笑了笑,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在她看来,或许只是随口一说,我的笑也不过是大喇喇的调侃或者讽刺吧。
  
  但我真的在想了。要办一家医院并不容易,但开一个给宠物洗澡的小店并非不可能,我查了查兴元的地价,店面、人工等信息,估计了一下差不多要六十到八十万的样子,可又想到凭着我们毕业了那点儿破工资,那得攒到何年何月。
  
  考研吧,我对自己说。 我考上一个工科的烟酒生就可以去工厂糊弄那些土老板,万一还有点儿什么建树,整个二三十万,再贷点儿款就够了。
  
  随后,我每天早上6点起来,送她去上班,那时她已经在市里一家医院在实习,送走之后我去跑步、吃饭,大约到了八点去图书馆开始看书,中午不吃饭,一直到下午六点半去公交车站接她下班,再一起吃晚饭。
  
  吃完晚饭我再接着去看书,她就回寝室去玩游戏。
  
  悲剧至此开始。
  
  她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个男的,大舟山人,很会说话,我都不得不服。 以下内容是她在数落我的时候搬出来的,泡妞技术如此高超,令吾等汗颜。
  
  比如:她在扣扣上问那男的在干吗,那男的统一回答为:想你。 她对我的批语是:你看你,都从来不说想我,虽然我知道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但我心里还是暖暖的。
  
  再比如:周末时中午我会和她一起去吃饭,待吃晚饭后,她一上线,那男的就会说:你离开我的视线已经三十四分五十二秒了之类的话。
  
  再比如:他会突然一惊一乍的说:吓死我了昨晚上, 她好奇,问怎么了,那男的说:我梦见你不理我了。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她就被哄得七荤八素,和我这种木脑壳一比,高下立判。
  
  烟酒生考试成绩出来是在二月末三月初,我的分数比往年的总分高了三四十,但英语单科比较危险。我的心里比较乱,比这还乱的是,这时候她已经和那男的难舍难分了。
  
  他们白天也打电话是晚上也聊YY,短信发个不停。
  
  “你别多想,我是你女朋友,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她对我说。
  
  “我和他就是普通的朋友,只是比一般的关系好一些而已”她强调道。
  
  我相信她说的话,还能如何,不信也要信。但终有一天,她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了。
  
  有一天晚上我给她打电话,大约十一点,她很小声说:宿舍有人睡觉啦,不方便打电话,你快睡吧。 我说好。
  
  过了几分钟,我想起她的公交卡我刚帮她充了钱,要给她说第二天早起一些,我把卡给她再一起吃饭,就又打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在通话中”
  
  到了第二天,我们就分手了。 那天是2011年3月31日,我们恰好在一起三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其后还发生了一些事,像因为我的留恋,非常的不舍而又做出来一些徒劳无功想起来就令人心碎事,这以上的所有都不是故事的主题,我也就不再多提了。
  
  有句话说:不要经常跟别人提起你的伤心事,你每提一次,就是把伤口再扒开一次,这样他就永远也好不了。
  
  所有的问题最终都是时间问题,所有的烦恼最终都是自寻烦恼,每个屌丝都有自己的伤心往事,何不给时间一点机会呢?
  
  以下开始我要讲的正文。
  
  哥先去食堂吃个饭,晚了没饭了,下午再播。
  
  第一志愿果然悲剧了,我得调剂到外校去。去哪儿呢?离浙江越远越好吧。
  
  恰好,邕城大学的一个同学打电话说他们学校还有名额,可以申请,于是我申请调剂到他们学校,经过面试,体检之类的程序,最终被录取了。
  
  一个鸟二本调剂调剂着还调到一个211学校,真是造化弄人。 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世界是平衡的。
  
  被录取的消息是在4月初送来的,毕业论文我也早写好了,也就开始了我这一生最长的一个暑假,从4月初到8月末,本应该是最幸福的日子,可分手后失落的心情总是挥之不去。
  
  开学是在9月初,到了8月中旬,我打算找几个同是兴元的在那里上学的同乡,等我去了好有个照应,于是我就到人人网上搜了一搜,找到了两三个,都加了他们好友,最后同样加了我的只有一个人,是个妹子,叫S。
  
  她是大四的,学的管理学,从照片看有六分的样子,但我相信一般拿得出手的照片通常都不能代表其真实水平,加之我又不泡她,只是找个接应而已,好不好看也没关系。
  
  我向她打听了些学校的基本情况,比如哪里的饭好吃,那个学院的漂亮妹子最多。她给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最后还说等我到学校了给她电话,带我去买被子之类的生活用品。 我说好。
  
  9月的邕城太阳正毒,当我带着一身疲惫和汗水办好入住手续之后,走到外面,拨通了她的电话。
  
  “Hi,我来了,手续都办好了”我说。
  
  “恩啊,你在哪儿,穿的什么衣服,我马上来找你。”她很热情地回道。
  
  “我也不知道,但这里有个中国银行,边上还有些卖水果的。我穿了一件白色的球服,背上印了8号”
  
  “哦哦,我知道你在哪儿了,等着我,我马上就来”
  
  我百无聊赖的站在那儿踱来踱去,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我感觉我的肩膀被手指点了一下,我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女生,和我一般身高,一袭银白的旗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姣好的面容,修长的身材,使我不禁有些呆了,真人比照片还要微微漂亮一些。我定了定神,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哈,你就是S吧,我是阿铁。”我的方向是金属材料,我给别人介绍的时候一般都说自己是个铁匠。
  
  "恩啊,累不累啊,走,我带你去买被子床单。”
  
  我想回答个累,可是她又直接说了个走,我有点矛盾,正在思考怎么回答,她就已经走出几米远了。
  
  “学校的被子好贵,质量又不好”她边走边给我介绍道。
  
  "质量不好?怎么说?”
  
  “不禁蹬啊!”
  
  “不禁蹬?”
  
  “是啊,我晚上热了会蹬被子,都被我蹬出洞了”
  
  我哑然。
  
  “那你不是换了好几床被子了?”我试着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翻过来盖呀!你好笨啊。”
  
  。。。。。。。。。。
  
  经过她的介绍,我大概了解到,每到开学的时候卖被子之类生活用品的有两股:一个是学校卖的,就是官办的。另一股是私人的,有商贩来卖,也有学生自己进货来卖。学校卖的贵,而且质量不是太好,容易脱线,这年头官办的东西么,大家都懂得。私人商贩卖的比较便宜,但有可能是黑心棉什么的,她说要买便宜的质量不差的就去买学生卖的。爱情故事
  
  我好奇,问为什么。
  
  她说,学生卖东西做生意就那么一两天,质量肯定有保证,不然他的同学什么的买了出了问题来找他,他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因为质量好买的人多,头一天肯定比较贵,但是那些进货进多的人卖不完的话就要烂在手里,退货的话价钱就更低,今天是报道的最后一天,去找那些货比较多的学生买,他们急着出手,肯定会有大折扣。
  
  听她说的有理有据,我表示信服。人漂亮又有头脑的妹子还真不多。
  
  我跟在身后,走了没几分钟就到了一条比较阴凉的街道,说是街道,不过是校园中一条寻常的路,只不过因为开学摆摊的人多,暂时变成了一条街。
  
  “今天人少多了,昨天才是人山人海。”她转过头对我说。
  
  忽而,她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那个摊位是用四张钢丝床拼在一起搭起来的,床上放着各种被子、床单、枕头、凉席,地上还有水桶,脸盆等一些浴具。
  
  “老板,这儿怎么卖呀”她拿起一个蓝色的枕头,问道。
  
  “你是单买个枕头还是再买点别的啥玩意,买的多有优惠。”摊主是个小伙子,十有八九是个学生,操着一口东北腔。
  
  “买一整套什么价呢?”
  
  “一套260,包括被子,床单等等十多件儿,再送个凉席。”
  
  她听完,小声对我说:“人家送个凉席哦~”
  
  哪儿有送的,这就上钩了,我心想,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过我还是笑着说:“不错么,比学校的便宜几十块呢”
  
  “还能不能再便宜点啊,你这被子上好多线头,枕头里的芯都要露出来了,还有那凉席,上面好多小刺,多扎人啊.”她指着那些瑕疵抱怨道。
  
  我本以为她直接就上钩就买了,没想到还会接着讲价。
  
  摊主想了想,说:“那再少你十块钱儿吧。”
  
  “二百五啊,多难听啊,再少一点。”她不依不饶。
  
  摊主皱了皱眉,显然没考虑到二百五这一出,皱了皱眉,“那248,要想发,不离8,好吧。”
  
  “再少点儿,220,我们就马上拿一套。”她放下手中的被子,抬起头对摊主微微一笑。
  
  摊主看出来这是个硬茬儿,再加上一笑,就有点儿拿不准了。只见他走到摊后,和那个收银的妹子嘀咕了几句,说道,“好,好,220就220。”
  
  “凉席还送么?”
  
  “送,送,哎呀,卖了这两天,就你这一单儿卖的最便宜。”摊主有点儿小郁闷,“听你们口音,不像是本地的啊,像我们北方人。”
  
  “啊,是啊,我们是陕西的。”
  
  “陕西的啊,我们宿舍就有一个陕西的,陕西人实诚,我和他关系最铁。”他恭维道。“这是给谁买的啊?”
  
  “他呀。”她指了指我。
  
  “你男朋友么?怎么是新生?”
  
  “不是我男朋友,我男朋友不在这里,他是研一新来的,我们是老乡。”
  
  我心里突然微微一动,噢,原来她有男朋友啊,反而一想,这么好的妹子,又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
  
  “啊,原来是学长啊,你是哪个学院的啊。”他掏出一根烟给我递来。
  
  “我是材料学院的,我不抽烟,谢谢。”我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我是机械学院的,哎,货进多了,你看这还有一大堆呢。这都要到下午了,可愁死人了。”
  
  我没做过生意,也不知道如何作答,只好哈哈一笑。
  
  “学长你周围宿舍的都来报道了么?”他话锋一转,继而问道。
  
  我回忆了一下,我同宿舍的那位还没来,隔壁的貌似也还没到。“还有几个没来。”
  
  “那他们应该也要买被子。”他喃喃的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说给我听。
  
  我立即会意了,接茬儿道:“啊,是啊,应该是要买的,等他们要买的时候,我可以把它们推荐过来。”
  
  摊主有点儿喜上眉梢,说道:“那敢情好啊,你要是推荐人来买几套,以后你有啥事情要帮忙就尽管说。”
  
  “再送个水桶和脸盆吧。”正在这时她插话道。
  
  摊主有点愣了。
  
  “我们帮你介绍几个人过来买东西么,总要给点儿优惠呀。再说你肯定不会亏的。”
  
  摊主叹了口气,答应了这让我都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的优惠。
  
  “俺们东北银就是这样,只要你们把俺们当回事儿,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他拍了拍我的肩。“随意挑吧。”
  
  我抱着一大堆买来的生活用品,在回宿舍的路上思考着怎么去给他介绍几个客户。
  
  “想什么呢?”她见我若有所思。
  
  “想着给他介绍客人啊。”
  
  “介绍个屁,哄哄他而已。”
  
  我一惊,“这样是不是不厚道,答应了人家的嘛,君子重然诺啊。再说买了这么多把他们买赔了怎么办。”
  
  “他怎么会亏本,这凉席脸盆全算进去也不会亏,什么送的,都是咱们自己买的。”她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哎,其实她比我清楚,倒是我小瞧她了。
  
  但我还是觉得心中过意不去。恰好下午我同寝室的那位报到完说要买被子,我就把他带过去了。 初来乍到,一切都还不大习惯,吃过晚饭后,我就买了杯绿茶,一个人在校园里四处溜溜。 学校面积很大,径长半米的大树随处可见,每两幢楼间大多是绿叶荫荫,花香浓浓,伴着些鸟叫虫鸣,倒让我觉得手中的茶是酒,恍然间有些醉了。 我穿过三块绿地,抬头环顾,见东边有座比较高大的建筑,便打算过去探探究竟,转过一个小路口,呼而听到有人在我身后道:“咦,你怎么在这。” 我回头一看,竟是S。
  
  “哈,我四处转转,你呢?” “我去图书馆看书呀,没几个月就要考试了。”她用手指了指,指的正是我要去探一探的那栋楼。 “是考研吗?” “不是,考公务员。” “哦,那你快去吧,我能进图书馆吗?”我问道。 “得有图书证,要刷卡。” “哦我们的还没办下来,那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恩,好,拜拜。” 接着我又去体育场走了走,再到正门口的草地上坐了会儿,见天色已晚,便回到了寝室。
  
  网络尚未开通,我打开电脑,玩了会儿老早以前下载的《刘备传》,太尼玛难了,玩不下去,又看了会儿《LIE TO ME》,觉得无聊,就滚到床上用手机边挂QQ,边逛D吧。
  
  忽然右上角的小企鹅闪了起来,我点开一看:在干吗? 是S发来的。 作为一个受过伤的男人,我脑子里立即蹦出俩字,就是那个舟山娃挖我墙角时以及各种有情郎常用的回复:想你,可是我毕竟不是情场游子,再加上第一天见面就说这种话岂非有些二逼。 “没干吗,电脑还不能上网,用手机看贴子呢。”我决定还是以实相告“这么早就回来了啊,还没怎么看呢吧”接着又反问了她一句。 “还早啊,都十点了,本姑娘该沐浴更衣就寝了。” “噢,那你忙。”我一看聊天框中的时间,还真是十点多了。
  
  我切回了D吧,边看边傻乐着,过了半个来小时,QQ又闪了起来。 “你相信星座吗?”我点开一看,还是S发来的。 “不信。”星座这种玩意,我历来就是看一看,乐一乐,有些提醒比如小心言辞,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任何时候都有用,但对于那些性格分析啊,情侣配对什么的从不深信。 “为什么啊?我身边的人都很信哦。” 我不想跟她说那些无味的大道理,想了想,决定从用另一种思路回答她:“因为世界上只有十二种人的话,那怕乘以四种血型变成四十八种类型的人,那这世界也岂非太单调了?” 过了几分钟,她回道:“恩,有道理。”
  
  “那你知道薛定谔的猫么?那是一只什么样的猫啊,很漂亮么?”她又问道。
  
  我菊花一紧,娘的量子力学是我最讨厌的课了,期末只考了40分,加上平时成绩才勉强混过去,这她要是跟我讨论量子物理,我这就囧了。但转念一想,不对呀,她是学管理的,应该不学物理,而且她把薛定谔的猫当成了一只猫,看来不是内行。
  
  作为一个物理和化学交叉学科的材料学学生,我的自豪感又重归灵魂。
  
  “当然知道了,那不是什么猫,是一个物理实验。”
  
  “那你能给我说说吗,我在公务员考试书上看到了这个,它没解释,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公务员考试还要考薛定谔的猫?我记得没有关于物理的啊,这可奇葩了。我心里很诧异。
  
  “哦,那是一个物理实验,是一个叫薛定谔的人提出来的。一般来说咱们生活的世界的物理状态是一定的,不会随着观察者的变化而变化,就比如一块铁在那里重1斤,你去称它是1斤,我去称它也是1斤,再比如一个人在某一时刻的身高,谁去量,只要方法正确,结果总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世界是可知的,是确定的。”
  
  “嗯,然后呢?”
  
  “然后薛定谔就提了一个实验,他说用一个黑箱子把一只猫装进去,再放一块有放射性的有毒的东西,那个放射性的东西随时都会衰变辐射死那只猫,也有可能永远不衰变,那只猫一直活着。在你不打开箱子的情况下。问你猫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是死的还是活的啊?”
  
  “。。。。。,我怎么知道。 他的意思就是要证明世界并不一定是可知的呀。比如我去打开箱子,那猫挂了,你去打开,猫还活着。一个物理情形居然会因为观察者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果,这个世界不就变得不可知了么。”
  
  “哦,哦,我记起来了,好像是在辨证法那里反驳不可知论的时候提到的。”
  
  哈,果然,咱的哲学可是辨证唯物的,一切不可知论都是要被打倒的。我心想。
  
  “那你知道宋书法四大家么?那个蔡到底是指谁啊?”
  
  这尼玛跨度也太大了,突然从物理就到了书法。那个蔡到底是蔡京还是蔡襄,我也摸不准, “你去百度一下呗。”我建议到。
  
  “我都上床了,现在用的手机。”
  
  “手机也可以百度啊。”
  
  “我的手机是单任务的,不能切换,聊QQ的时候就不能上网。我想换手机,好想要一个小米。”
  
  “人家都是Iphone,你还想小米。”
  
  “Iphone多贵呀,我自己又不挣钱,花家里的钱多不好意思,小米才2000块,我男朋友一个月工资就够啦。”
  
  可以卖肾啊,我想说,可我忍住了,因为他肯定不是女屌丝。
  
  于是我去百度了一下给她做了个回答,接着她又问了些其他的问题,都是公务员考试常识部分可能会考的内容。我知道的就给她答一答,不知道的就先去搜过了再回复她。从天文到地理,从文学到法律。不知不觉就过了十二点。
  
  “嘿,谢谢你啦,好久没人和我聊这么久了。”末了,她说。
  
  “哦,不客气,温故知新么,好多我也不大清楚,现在缕一缕,我也长了不少知识。”我答道,“没人和你聊天?你男朋友呢?”一点点好奇心使得我忍不住又想问问。
  
  “他呀,不是在玩游戏就是在睡觉呗。”
  
  “玩游戏也可以聊QQ的嘛。”
  
  “他怕我烦他,玩游戏的时候就不上QQ,我以前不知道,我以为他不在线,有次我上他们的YY里才发现他在打游戏。”
  
  “哦。那他现在在哪儿上班啊?”
  
  “兴元啊,他考公务员考回去了,这几天在培训,过了十一就上班。我们是高中同学,可惜我复习了一年,他就比我高一级了。”
  
  原来也是我们一个地方的人,我们兴元有八大怪,其中有一怪就是“女子不外嫁”,我们那儿被称为西北小江南,条件还不差,好多女生都更愿意找本地的。
  
  “那你考公务员也是想考回去和他在一起么?”
  
  “恩啊,被你发现了,哈哈。”
  
  有一种敬佩的心情突我心里油然而生。有一个妹子肯为你奋斗,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我突然好羡慕那个男生,又有点儿觉得他生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好的妹子他也不多陪着聊聊天,异地恋是很需要沟通的。
  
  “嘿,那你加油,要是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就尽管问我。”对她的敬意使得我想帮帮她,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能助她考个好成绩也不枉她帮我讲了半天价。
  
  “嗯,好困哦,我要睡觉了,晚安。”
  
  “晚安。”
  
  她是不是睡了,我不知道,可对于我来说,大多是没有睡眠的晚安。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滋味,虽说我尝了很多年,但仍觉得很不好受。
  
  每每听见王力宏的落叶归根中那一句:‘背包塞满了家用,路就这样开始走’时就想起了每学期开学前,爸妈不停地打开我的行囊往里面添东西的情景。
  
  想着想着就觉得沙迷了眼一般,开始有点儿看不清东西。
  
  刚开学的日子,课还没开始上,我就每天随意到各个教学楼转转,找个空位置坐下,看一看我从家里带来书。到了傍晚,就趁着夕阳,到体育场跑一跑,再到湖边坐一坐。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发呆。
  
  以往,我惧怕这种日子。记得《越狱》里有一句台词:世上最悲哀的事就是一个人独进晚餐。 假若你没有爱人,那你可以有朋友,有兄弟,可以边说边聊。 而现在,我就过着这种悲哀的日子。短信大全
  
  可时间长了,我竟然又开始享受起这种生活。孤独,一个想有点儿作为的人总是要经历的吧。
  
  王国维先生谈成功的三重境界,第一重不就是孤独么: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而到了晚上,我多是躺在床上,和她边聊QQ边看帖子。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经过去了一星期,我和她之间对彼此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听她给我说,她长在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在她2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她爸是个中学数学老师,而她的妈妈竟是她爸爸的学生。
  
  从小她爸爸就管的比较严,因为是个老师,故而在学习方面一直能给予她不少辅导,本身也很聪明,所以她一直是班级的佼佼者。后来第一次高考是貌似有些失常,就又复习了一年,终于在第二年考上了。
  
  她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去参加了个什么夏令营,认识了她最喜欢的男朋友,我问她那是她的初恋么,她说不是,只不过是最爱的一个。后来貌似是因为她和别的男生走的太近,他俩就分手了,那男生去了韩国。 她说她好爱那个男的,她也根本没跟别的男生有什么,不听她解释也不相信她就那么分手了,她还经常偷偷去他的空间偷照片。有一次她偷了几张照片被发现了,那男的打电话来骂了她一顿,气得她浑身打颤。
  
  “你现在有新的男朋友了,你还说你最爱的是那个,是不是有点儿不妥啊?”我问她。
  
  “也没什么啊,我是很爱他啊。现在这个是我要跟他结婚的,感觉没那么强烈。”她不以为然。
  
  “。。。。。”
  
  “点点点是什么意思嘛!”
  
  “意思就是幸好我没碰上你这种女朋友,不然,肯定要吐血而亡。”
  
  “哈哈。。。。我比较直爽嘛。”
  
  “校门外转过两条街有一家韩国烤肉很不错哟,咱们中秋节去吃吧。”中秋节前四五天的一个晚上她在QQ上对我说。
  
  “味道怎么样啊。”我有点儿兴趣。
  
  “那要取决于你的水平。”
  
  “这。。什么意思。”
  
  “那一家是自助的啊,烤得好不好吃就看你了啊。”
  
  “我有一点紧张。”
  
  “你不是跟我说你会做饭么,还说暑假请别人到你家,你自己做一大顿给人家吃,不会是吹牛吧。”
  
  我突然想起我是跟她这么说过,烤个肉,还是小意思。“没问题,敬请期待”我答道。转念一想,不行呀,中秋节恰逢我生日,是个星期天,有同学要从昆明来找我玩,估计要很晚才能回到学校,我就说“那天有同学找我,估计回来的比较晚,咱们改天去吃吧。”
  
  “那天是你生日么,又是中秋,撞在一起不容易啊。回来晚不要紧,我等你。”
  
  哎哟,她还知道那天是我生日,还要等我,这待遇,啧啧,我果然是魅力不可抗拒。
  
  果然,到了中秋节那天玩的比较久,待我把同学送上火车,已经到了晚上7点。
  
  我飞奔着到公交车站搭上一辆回学校的车,边喘气,边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我马上回来。
  
  她回复道:“我都要饿死了,中午都没吃饭。”
  
  “不至于吧,吃个自助餐还真要先饿一顿?”
  
  “那可是,不然吃少了便宜了他们。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的。”
  
  ~~~~~~~~~~~~~~~~~~~~~~~~~~~~~~~~~~~~~~~
  
  十来分钟车程,转眼就到。
  
  还没下车,我就看到了她。蓝色的短袖,黑色的长裤,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四处看。
  
  “嘿嘿,你看,我特意穿了宽松的裤子就是要去吃个饱。”她见我下了车就迎上来对我说,边说还便用右手拉了拉裤带,弹了两下,证明给我看。
  
  “这。。。我看到了,不用演示了。”我感觉在车站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一个妹子弹自己的裤子是不是有点不雅。
  
  “哈哈。。怕啥么,我都没有不好意思。”她笑着说,“给,送你的生日礼物。”
  
  我这才注意到她左手上还有一个纸袋,袋子上印着小熊什么的,提手的地方有一些丝带,包装很精美的样子。
  
  “真是太感谢了。”我着实没有想到还会收到生日礼物。
  
  “可以打开看看吗?”我接过袋子小心的问了句。
  
  “现在还不行。”她说道,“你还没烤肉呢,烤的好吃了这才是你的,不好吃的话我就拿走了。”
  
  “好吧,咱们走。”
  
  ~~~~~~~~~~~~~~~~~~~~~~~~~~~~~~~~~~~~~~~~~~~~~~~~~~~~~~~~~~~
  
  烤肉店离学校不远,夜幕拉起的时候,也正是这种地方人头攒动的时候。
  
  两粤之地的人大多有泡夜排档的喜好,这家烤肉店也是露天的那种拍档式。一条街清一色的全是烧烤店,七八点的时候,人正多。杯盏击鸣,猜拳哄笑的欢快的声音,充满了街道。
  
  我们走进店里,还居然没有位置,等了十来分钟后,终于等到一个。
  
  带我们坐定,服务员过来开火,在烧烤锅里铺上烧烤纸,呈上小刷子,筷子,又拿来了孜然、盐、味精之类的调味品,示意我们可以开动了。
  
  “去拿你喜欢吃的东西吧,我先在纸上涂点儿油。”
  
  “嗯。”
  
  少时,我看到她端了一大盘羊肉回来,没错,是一盘,她连人家的盘子都端来了,边上的人都在用奇异的眼神看着她。
  
  这样好像不大文明吧,我想劝她放回去,拿一点点先吃着,不够了再拿,可又怕驳了她的面子,想了想,对她说:“好的,这些全归你了。”
  
  “啊?为啥?我可吃不了这么多,而且我还想吃别的呢。”
  
  “我不爱吃羊肉,闻不惯那味儿。” 其实我爱的要死。
  
  “那我拿多了啊。”说着就端起来放回去,改用了一个小盘装了些,又拿了些鸡翅,培根以及其他一些蔬菜。
  
  锅里的油已经呲啦啦的有了响声,我把各种肉挑选了些放了进去,挨着刷了油,又拿起小盐壶匀匀的洒了些盐,接着打算再加些别的调料。
  
  “咱喝点酒吧~”,她突然说。
  
  啊?我有点儿诧异,我感觉她应该是个乖乖女,喝酒什么的她应该不喜欢,所以我也就没要酒。
  
  “你过生日嘛,又是中秋节,喝点酒庆祝一下呀~”她解释道。
  
  “好,喝啤酒吧,我去拿。”我听了她的话表示同意。
  
  “不用,喊一声人家就送过来了。”
  
  接着她就要了六瓶啤酒,让服务员一气儿全打开了。
  
  我虽然喜欢喝点儿啤酒,但酒量并不好,最多来个两瓶就差不多了,一见她要了六瓶,还全开了,我有点儿怕。
  
  她先倒了两杯,边倒边说:“你看你,倒酒这种事还要让我这个女的来做,这么不体贴怎么能找得到女朋友。”
  
  我面上一红,哎呀,这果然是我的软肋,以前我也没在意过这些,虽说我前女友跟我分手的时候也数落过这些,但总还是没放在心上,加上我当时手中拿着烧烤的刷子,正忙着,也顾不得给她倒酒。但总而言之,还是太笨。
  
  “你男朋友应该很体贴吧。”我有点沮丧,随口说了句。
  
  “狗屁,都是我照顾他。”
  
  我没想到她会说这么一句,还爆了粗口,我看了她一眼,眼中有一些幽怨。
  
  “他是个病痨,心脏不好,又大男人主义,整天跟我说些大道理,一直都是我照顾他。”她接着解释到。
  
  “那他还不是找到了你。” 我发现了她逻辑中的漏洞。
  
  她突然开始沉默,过了半响,说道:“他很会哄人啊,我们没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吵架,但只要见了面就好的不得了。”
  
  “来,祝你生日快乐。”她举起手中的酒杯对我说。
  
  “谢谢。”我一饮而尽。
  
  接着,她开始跟我说她和她男朋友的事。 她和那个去了韩国的男生分手以后,过了几个月就和一个兵哥哥好上了,那个兵哥哥有点儿木,对她也不是太好,这时她的高中同学,也就是现任男朋友,姑且叫他X,开始挖墙脚,挖了俩月,在10年5月份挖到手了。X是个文艺青年,写得一手好文章,辞藻华丽,文不加点,后来S曾给我发过几篇X的文章给我看,简直写的比我好几倍,会说很多令妹子心动的话, 家境又好,有车,有几套房子,还考上了公务员,是理想的结婚对象,只是这一年来好像待她没有像开始追她是那么好了。
  
  “哈哈,时间长了,难免有一点倦意,你们多沟通沟通就好了。”我安慰道。
  
  “可是她妈妈不喜欢我”,她一脸委屈。
  
  “额。。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个妈,果然如此。”我打趣道。
  
  “哈哈,还真贴切,可是不是我追的他哟~”她脸上浮出了笑容,烧烤店微微有点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梦里一般的美。
  
  杯来盏往,我们边吃边聊,不觉间已经有了八分饱七分醉了。啤酒还剩下两瓶没动。
  
  “怎么办?和喝不完浪费了。”我说。
  
  “绝对喝的完,咱们一人一瓶。”
  
  “我喝不了了,有点儿醉了。”
  
  “那我们做个什么游戏,输了的喝。”
  
  我想了想,说道“好,咱们石头剪刀布,输的人回答赢的人一个问题,要说实话,不愿说的话就喝一杯酒,如何。”
  
  “好!”
  
  其实她不知道,猜剪刀石头布是有规律可循的,把握的好有个六七成的胜率没问题,所以我才提议玩这个。
  
  规律只是规律,结果还是出师不利,第一把我就输了。
  
  “嘿嘿,让我想想。”她歪起脑袋开始思考要问我什么。
  
  我趁机夹了一块刚放进锅里还没烤好的肉放进她的碗里,她发现那肉颜色还是生肉的颜色,就用筷子拨弄了一下说:“熟了么?”
  
  “没有。”我回答道。说着就又把那片肉放回了烧烤锅里。
  
  “啊,我想到要问你什么了。”她突然兴奋的说。
  
  “你已经问过了啊,你问‘熟了吗’,我说‘没有’。”
  
  “你。。你。。你故意的,你个赖皮。”
  
  我哈哈大笑。
  
  接着的几把我们互有输赢,而问的问题比如初恋在何时,体重是多少之类的,倒也没什么不好回答的,故而问题提了不少,那两瓶酒倒是一点儿也没下。
  
  “不行啊,看来我要问一点大尺度的了。”她把酒瓶晃了晃,在又赢了一把后,说道。
  
  “谁怕谁,尽管问。”
  
  “你上次打飞机是什么时候?”她狡黠地笑着,望着我。
  
  尼玛的这个够狠,她肯定是看过《夕阳天使》,莫文蔚就问那眼镜男这个问题。难道我要告诉她就是在昨天晚上吗?那可就囧了。
  
  “。。。。。。。干”我默默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咯咯笑个不停。
  
  “不要得意,我会问回来的。”我笑着说。
  
  风水轮流,接着的一把我又赢了。
  
  “有几个男生亲过你?”我得意的问道,心想也轮到她默默的喝一杯了。
  
  她开始不说话,怔怔的望着酒杯。
  
  “嘿,不肯回答就快喝啊。”我催促道。
  
  “别吵,我在数呢。”
  
  “。。。。。。。”
  
  “七个。”过了半分钟,她说。
  
  当时我正在把一片烤好的热乎乎的培根往嘴里送,一听到“七个”,手里一抖,把舌头烫了。
  
  我赶紧含了一口茶水,吐掉之后问道:“你不才有过三个男朋友吗?”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你得赢了我再说。”说着举起了右手要和我再比划。
  
  悲剧的是我接着两下都输了,而且喝了两杯酒。
  
  她第一个问题问我:“你上次打飞机是不是昨晚上?”
  
  “我擦,你怎么纠结这个猥琐问题不放了?!”我有点儿郁闷。
  
  她一脸坏笑:“那就肯定是咯~”
  
  我没法回答,只好不置可否,又喝了一杯。
  
  转过来又输了,她提的第二个问题是:“那是不是在前天?”
  
  “你还有完没完。。。。。。”
  
  “哈哈哈哈。。。。”
  
  怎么可能前天也撸,我想果断的给她说“不是。”但转而一想,我要是否定了前天,不就默认昨天是了么?大爷的,接着喝。我又端起一杯,灌了下去。
  
  “哎呀,你这身板受得了吗,前天也打了?”
  
  我显然忽略了这一点,在他看来:我只要是喝酒了就默认为她猜对了。这尼玛的这么问下去我还不得把这酒全喝光了,不行,我也得问点狠的。
  
  索性的是,接下来这一下我赢了。
  
  “你初夜是什么时候。”
  
  她脸一红,嗔道:“你怎么能问女生这种问题。”
  
  我坏笑着摊摊手,指了指桌上的啤酒。
  
  她瞪了我一眼,端起来喝了。
  
  喝完酒,她吃了几口菜,挥了挥拳头,意思接着来。
  
  “石头剪刀布!”
  
  嘿嘿嘿,真是不好意思,我又赢了。于是我问她:“你的初夜是不是和你现在的男朋友?”
  
  她看了看我,又灌下去一杯。
  
  我是相信统计学规律的,当一个重复试验多次进行的时候,事件发生的值总是会趋近于一个定值的,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在我掌握猜拳规律时的那六七成胜率,接下来三下我都赢了。
  
  前两下我分别问了是不是跟兵哥哥?是不是跟陌生人?
  
  果然,她都没有回答,连着喝了两杯。
  
  特别是在我问她是不是和陌生人的时候,她扑哧一下笑了,:“你把我当什么了?还陌生人!”
  
  哈哈哈。。。我俩相视大笑。
  
  但我最后一个问道:“是不是跟韩国男的时候,她先是默不作声,端起了那杯酒,忽而又放了下去,点点头,说:“是”
  
  我勒个擦,我真不是有意要打探这些风流往事的,只想她多喝几杯,没想到她还真回答了。“我好想他。”她接着说。“说出来的感觉好奇怪哦,我男朋友都不知道这些,还以为我的第一次是和他呢,你可别跟他说。”
  
  他男朋友是谁我都不认识呢怎么跟他说,再说跟他说这些干嘛。。。。
  
  两瓶啤酒用杯子倒起来也没几杯,最后的半瓶我倒了多一半,剩了一点点添进她刚才没喝的那多半杯里。
  
  “咱不猜了”,我举起酒杯,“谢谢你为我庆祝生日,祝你中秋快乐,公务员能考个好成绩,也祝你和你男朋友幸福快乐。”
  
  “谢谢~~”她也拿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烤肉味道怎么样?”我问她。
  
  “还不错,看来你还真是个大厨。”
  
  “哈哈,大家都这么说。”
  
  “哎哟,看把你得意的。”
  
  “那我可以看看生日礼物了么?”
  
  “恩。姐赏给你了。”
  
  “少来,你还比我小两岁呢。”
  
  我打开纸袋,见袋口有个小盒子,下面是一本书。袋子提着的话,盒子就在书的顶部砌着。
  
  我先拿出盒子一看,上面写着“潘祥记”,一行小字,写着火腿味。哈,原来是一块月饼,中秋节还能吃到月饼,“谢谢”,我说道。“你买的啊?这种月饼貌似很贵的。”
  
  “不是是一个大叔送的。”
  
  “大叔?”
  
  “恩啊,一个想包养我的大叔,不过她没机会。”
  
  “。。。。。。。”
  
  “哎呀,这个不是重点,我的礼物是那本书,这只是个附带的小东西。”
  
  “哦。”
  
  接着我拿出书一看,是一本梭罗的《瓦尔登湖》。
  
  这是一本很静的书,算是各本经典中的另类。读这本书你只有在心很静很静的时候方能读出其中的味道,自打被翻译出来,读者一直不多,也从未登过什么销售排行榜的前几,无意与其他的畅销书争奇斗艳,但是凡是真心看进去的人,必会深深的爱上那幽静的湖畔,海子卧轨的时候就随身带着这本书,是一本孤独的书。就犹如网络游戏中的《星战EVE》,玩家群也不大,但其内涵却丰富无比,比起魔兽之类的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如动漫中的《银魂》,与海贼火影柯南之类的比销量人气,那自然不济,但《银魂》给我的思考,感动和力量,又是其他动漫所不能给予的。
  
  “很有品位的书啊,我很喜欢,以前看过,不过那时候读不太懂。非常感谢。”我很开心的说道。
  
  “真的啊?嘿嘿看来我买对了。”她像是做对了事情被老师表扬的小孩,一脸的笑容。 “我问我男朋友买什么书,他说买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那我以前就看过了,幸亏你没买。”老余的书我不打算读第二遍,看多了蛋疼。
  
  我把书和月饼收好,付了帐,起身踏上归程。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走出店门,抬头看到天上银盘似的月亮,这四句诗跳进了我的脑海。前几年的中秋都是我和前女友一起度过的,有说有笑,情深意切,转眼之间天各一方,形同陌路,再也不相往来,也不知她今夜在思念着谁,不由得悲从中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夜风徐徐吹来,把本来有个八分的酒意,吹成了十分,我跟在她身后,摇摇晃晃地走着,离寝室楼关门的时间还早,加上回去距离也不远,我们边说边聊,走两步站两步,并不急着回去。
  
  滴滴滴滴,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恩,吃完了,马上回来,好的。”她接了个电话。
  
  “有人在等你呀?那咱们走快点。”我说。
  
  “是啊,一个学长要给我送月饼。”
  
  “学长?你都大四了哪来的学长?研究生么?”
  
  “不是,他毕业工作了已经,来邕城出差,刚好给我顺路给我送月饼。”
  
  “哦,那快走。”
  
  “那个学长对我可好了,老给我送吃的。”她醉眼朦胧地说道。“他想追我,可惜我对他没感觉。”
  
  “你还挺受欢迎啊?”
  
  “那可是,我这么美!腰这么细,你看。”她仰起脸对我得意的说道,边说着边要用那醉的摇摇晃晃的手把衣服撩起来给我看。
  
  “别。。别。。。我信了。” 这在大街上撩个屁啊,也太不雅了。
  
  “学长以前陪我泡图书馆,就老盯着我看。 他还用了个小本子把我的说话都记下来了,哈哈哈。。。。”
  
  这样的男人伤不起啊,看来真是用心了,可毕竟是落花有情而流水无无意。我心想。
  
  “既然你不喜欢人家,貌似不应该收人家的礼物吧,免得人家会错意,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希望呢。”我说道。
  
  “他都送来了,不收下岂不是让他白跑了。”她白了我一眼。
  
  对于送礼物这件事,我是略微有点想法的。比如普通朋友或者是好哥们儿姐们儿之间礼物往来,表表心意,那自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但如若礼物里还有别的含义,接受礼物的人也明白这一点的话,收不收可就又另当别论了。
  
  比如有个妹子喜欢我(这只是美好的憧憬,且让我YY一下),要送我一些东西,假设我明白这一点,并且根本不喜欢她的话,我想我是会拒绝的。因为我不想她会错意,到头来才发现是空欢喜。如果我此次果断拒绝了,她也就明白了我的态度,难过一定会的,但长痛不如短痛,飘飘渺渺的给人希望而最后又无情地撕碎是很残忍的事情,过一段时间,或许她也会明白我的真诚,变成我的好姐们儿也未可知。
  
  我从没打算要和谁暧昧,找什么备胎,但也坚决不做别人的备胎。 为了尊严。
  
  路途不远,稍微走快点,几分钟就到了。
  
  “我到了,恩,谢谢你的礼物,再见。”我的寝室楼在较为靠近大门的地方。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还让我送你到楼下,你应该先把我送到再回来,一点都不绅士。”她撅起嘴,抱怨道。
  
  “你不是要去见学长么,我过去多尴尬啊。”我找了个借口。(表白的话 www.qinghua.cc)
  
  “对哦,哦,那拜拜。”
  
  回到寝室,我打开电脑,此时网线已经装好了,玩了会游戏,洗洗睡了。
  
  打那第二天起,她就老邀我一起吃饭。初时碍于情面一概不拒,但过了几天觉得情况不妥,她是有男朋友的人,我和她走的太近会影响到他们的关系的,于是能推脱的就推脱了。
  
  但晚上再QQ上倒是聊的不亦乐乎,乱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说,和她认识了不过二十来天的光景,聊天记录就有了50页。
  
  到了国庆前一周的一个中午,她发短信来:“有一家面特别好吃哦,我们下午一起去吧。”
  
  来到邕城我还没怎么吃过面,加上之前也有一两天没在一起吃过饭了,便答应了她。
  
  面馆在校园中比较偏僻的一个地方,山西人开的,主营刀削面。我们要了一大一小,昨在了店外搭起的凉棚下。
  
  “我要和我男朋友分手啦。”她笑嘻嘻地说。
  
  “。。。。。。。” 分手?扯淡吧,分手还能这么开心,我心想。
  
  “真的啊!”她见我一脸不信,“我每天都要跟他闹分手。”
  
  每天闹?那能受得了吗,我心想,要是有人跟我闹分手,闹一回我就真分了,他们这是在玩什么。
  
  “他能受得了你这么闹?”我问道。
  
  “嘿,那是,他脾气可好,以前都是他欺负我,后来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就变成我欺负他了,心里不爽就拿他出气。”
  
  原来真的是在闹着玩,我还差点当真了。
  
  “以前我跟他闹,他都不以为然,可这几天他有点当真了,哈哈。”她接着说。
  
  “哦?为什么啊?”
  
  “因为我跟他说了我和你的事啊,我给他说我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有很多话可以聊,他就有些当真了。”
  
  “这。。。不大好吧,你们要是真分手了,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我要不这么说,他怎么会来看我,笨死了你。”
  
  “。。。。。。” 原来她打的这算盘。
  
  “他已经订好机票啦,27号来看我,玩两天等到国庆的时候就带我去重庆玩。”她一脸幸福。
  
  “呵呵,那好呀,趁着年轻多出去玩玩挺好的。”
  
  “等他来了,我让他请你吃饭。”
  
  我菊花一紧,你越说你跟我关系好,他不是越嫉恨我吗,还请我吃饭,万一有点儿不对,还不得打起来。我神色迟疑。
  
  “哎呀,放心,他没那么小气。”她看出了我的顾忌。
  
  “到时候再说吧。”
  
  此时,面已经端了上来,尝了一尝,味道还真不赖。
  
  “要是有人做了很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他吗?”她突然说道。
  
  我隐约猜到了她想说什么,这个还真不好回答,照我自己来看,要是有人触及到我的底线,那你三五年内是甭想让我理你,可具体的还是要看情况,我感觉她要说的应该并是什么小事,所以我就开始和稀泥。
  
  “其实你问我的时候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吧。” 我自己都觉得我这废话说的很牛逼。
  
  她停下筷子,看着我,眼圈突然有点儿红,叹了口气说:“哎,是啊,我选择了原谅。”
  
  这里头肯定有故事,可是我不想知道,于是我也就没多问,闷头吃面条。
  
  “哎!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怎么不问我。” 女人往往是这样,你问她,她不说,不鸟她,她还非要说给你听。
  
  “啊?啊?我刚才嘴里全是面,没顾得上问,你说你说。”
  
  “他以前出轨过。” 哥就知道是这种狗血事情,都不稀罕问。
  
  “哎呀,不就是跟哪个妹子发发暧昧短信,牵个小手什么的,悔过了就好了。”我插科打诨。
  
  “狗屁,他都跟人家那个了。”
  
  “啊?哪个?” 我知道那个是哪个,就是要逗她说。
  
  “就是和人滚床单。” 说着眼睛又红了,“我想到他趴在别的女生身上就恶心。。。。脏死了。。。。。” 眼泪貌似已经开始在眼角打转,再说就要掉下来了。
  
  我觉着自己有点不厚道。就安慰她说:“这很多男人么,都是激素控制的动物,有时候脑袋一热就干了蠢事,他要是真心悔过,你不妨给他一次机会。”
  
  然后她跟我细细的说了下事情的经过。
  
  陕西的国考是在4月份,她男友在三月多的时候报了一个一万多的冲刺培训班,在西安封闭式培训,他班上有一个妹子和他很投缘,没几天就打得火热,然后就在那培训班的宿舍里翻云覆雨了。 她那晚打电话过去觉着她男友说话吞吞吐吐就感觉不对,还说了各种话敷衍她,第二天她一逼问,X才从实全部招来。然后她就大哭几天,还去买醉。
  
  “买醉?”我有点儿诧异了,她还会去买醉。
  
  “是啊,我每晚把我们宿舍的一个女生叫上,就去东门外的酒吧喝酒,喝到吐,吐完了又哭。”
  
  “那你最后怎么又原谅他了呢?”
  
  “他来给我道歉了啊,而且那臭不要脸的女的还装怀孕骗他,要他和我分手。”
  
  原来是激发了她的斗志,我感觉如果单是他出轨了,她俩也就完了,这关键的是他出轨的这个对象并不只是想爽几天,还要和她抢男人,倒显得这个男生有多珍贵,反而让她舍不得放手了。
  
  “哦,那他是怎么跟你道歉的啊?” 这是我的软肋啊,我觉得这个男的很牛逼,这么严重的危机都能让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起我把小事化大,大事化炸,不知道高了多少,我想吸取一点经验。
  
  她面上一红,突然不说话了。
  
  这把我捉急的,哥想知道的事她还真不说了。
  
  “啊?你倒是跟我说说啊,也让我学两招。”
  
  “你学不来的,你又不会哄人。”
  
  “谁说的,哥也是看过泡妞教程的,不信我哄给你看。”我有点逆反。
  
  “得了吧,你不是那样的人,你的爱意只会灌注在平时的动作中,说什么甜言蜜语不是你强项。”
  
  我有些感动,她倒是反而更了解我。
  
  “他到底是怎么哄你的嘛。” 我还是很想知道。
  
  “哎呀,他坐飞机来找我,我不理他,然后他就找了个宾馆住下,每天来学校守我,有一天守到了就把我拉到他那儿去,要给我忏悔啊,下跪啊,赌咒发誓说了好多,又许诺要守护我一辈子,要养我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原谅他了。”
  
  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和爱人之间是平等互敬的,我如果犯错的话定会用真诚的态度忏悔,不会用下跪这种低端的方式。
  
  赌咒发誓。。这就更没谱了。“誓”这个字拆开看就是“折言”,喜欢发誓的人说的话都会给你打个五折六折,说多了也就忘了。
  
  诺言,啧啧,一诺千金的人可真是少得可怜,对诺言报什么样的态度倒有一句古语说的明白: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见她说了这些,全然没有参考价值,有些失望,就随口调侃了句,“那你们没滚个床单庆祝你们复合?”
  
  她不说话。
  
  “我擦!你们还真滚了?”
  
  “不然住宾馆开房间的钱不就浪费了。”
  
  “。。。。。。。。。”我很无语,“这情况,你们能提得起兴致么?”
  
  “所以我们一边做,一边流泪啊。”
  
  我表示难以接受,差了两岁,果然有代沟。
  
  这一次谈话让我对她的印象变得颇为奇怪,接下来的几天她找我吃饭,我都以要做实验,写报告之类的事推脱了。
  
  到了9月27号的下午,她突然发短信来:“你在干吗?有空么?”
  
  我一想,这会儿她不是应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么,还找我干吗,就回复道:“写报告呢。”
  
  “哦,来吃烤鱼吗?在东门外。”
  
  “你一个人么?”
  
  “我和X呀。”
  
  “这我去多不好意思,我有点儿害。” 本来是要打个害羞的,最后发送的时候那个羞字被我按掉了,就少了一个字。
  
  “害怕?害羞?”
  
  “害羞。”
  
  “放心吧,他不搞基,你快来嘛。”
  
  浙江省会不是福建么?!不是么?不是么!
  
  你好好上你的英语课,别来给我捣乱。
  
  我思考了半天,觉得还是不妥,人家小别重逢,我去凑热闹多尴尬。
  
  “不行啊,我晚上要交报告,工厂里的土老板等着呢。”当时我正负责给一家磁性材料厂家测性能,测好了需要写一个报告,那报告并不急着交,我只是找一个借口。
  
  “哦,这样啊,那你忙着。”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她电话又打来了。
  
  “喂,怎么了。”
  
  “你是阿铁吧?”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勒个擦,这人家男人找上门了,这怎么办,我只好见机行事。
  
  “是呀,你是S的男朋友吧,你好啊。”
  
  “恩,是啊,明天请你吃个饭吧。”
  
  “啊?上哪儿吃呢。” 这人,也不问问我有没有空,直接就说请吃饭了,我连个推脱的机会都没有,好粗俗。
  
  “S说有家火锅店不错,她好久没吃火锅了,我们一起去吃一顿,聊一聊。”
  
  “对嘛。” 听起来语气不像是来找麻烦的,我略略放心了。
  
  时间约在第二天下午5点,我在校门外城市便捷酒店楼下等他们,吃饭的地方在两条街外的一家小肥羊。
  
  到了第二天下午我先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皮鞋,但想到尼玛这是去吃饭不是面试,又全脱了,换了球服、短裤、运动鞋。
  
  我准时到了那里,却没见到他们人影,我打了个电话,她说他们马上下来,我站在那儿无聊,掏出手机,打算找本小说看看,随便点了几个链接,链到了武侠小说频道,看什么捏,《笑傲江湖》吧。
  
  要说武侠小说里我是比较喜欢《笑傲江湖》的,虽说看过很多遍,但每次重读总会有新的感受。特别的D吧逛久了以后,细细一想,金庸笔下的小说主人公里,令狐冲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算是个屌丝。
  
  我从福威镖局被血洗一直看到刘正风金盆洗手,他们才从楼上下来,我一看表,擦,5点半了。
  
  S边走边理着头发,脸颊红红,讪讪地对我说:“对不起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说道, “你好。”后面这一声是我给他男朋友说的。
  
  我看了看X,“帅”倒是不见得,他皮肤也有点儿黑,五官结构也就一般,不算难看亦不算英俊,但“高”是有的。我身高和S差不多,都是170,而X比我高出半个头,至于“富”,前面已经说过了,家境还算殷实。
  
  他也笑了笑,问了我好,然后就用手勾住S的腰,示意可以出发了。
  
  S扭了一扭想挣脱他的手,说道,“哎呀,你以前都不搂,好不习惯。”
  
  其实我明白,他是搂给我看的。
  
  我们同是一个地方的人,就用家乡话聊了起来。他喜欢玩DOTA,我也玩过一半年,就和他聊起游戏来。
  
  玩DOTA时我有一颗打酱油的心,平时多喜欢选一选炸弹人,动物园之类的英雄满场酱油,与世无争,而他多是选一些能秀操作和意识的英雄,貌似还玩的很不错的样子。当然,敢选这样的英雄,智商必然是有优越感的,但言语间我发现他是一个颇为自负的人,仿佛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一般,而别人都需要遵照他的指示。
  
  我对这样的聊天并不太感兴趣,说起来都是纸上谈兵,他倒是说的眉飞色舞,什么一控五,什么船长一刀死五个,什么影魔三炮带走三个人,都是他引以为荣的战绩。
  
  我随口敷衍搪塞着,当然我装的是很热心的,他应该看不出来。
  
  穿过两条街就到了火锅店,在二楼,店面很大,但服务员妹子中居然连一个比得上S的都没有,我微微叹息有点失望。 吃饭的时候菜品食物固然很重要,但要是有几个漂亮的服务员妹子来回过,能瞅几眼岂不是更好。
  
  我们一行三人找了个靠窗的坐儿坐下,服务员拿来了菜单。
  
  我指了指X,意思是这位老板先点,同时也就意味这位老板一会儿付账。
  
  于是他就接过菜单点了起来,这时S伸手在他的衣兜里摸呀摸,摸出一个Iphone,玩起游戏来。
  
  我突然觉得无所适从,感觉颇为尴尬。
  
  于是我打算做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见桌上有个茶壶,就拿了起来给他们倒水。
  
  我把壶口比向S的茶杯,想先给她倒,但有突然觉得不妥,让人误会了怎么办,还好他们都在埋头看东西,我就拿着茶壶划了一个弧,先给X倒满。
  
  X觉得眼前有什么在晃,抬头一看,是我在倒茶,再一看S面前是空茶杯,又在玩游戏,就笑着对我说了个谢谢,接着转过头去开始教训S:“嘿,你一个女生怎么不倒茶啊,还让男的干这事。”
  
  额,这有什么区别吗? 我心想。“没事没事,我来一样的。”我说道。
  
  S撇撇嘴,伸手来拿茶壶,接过去后,先给我倒上,又才给自己倒满。
  
  接着X就开始讲述起酒桌礼仪。
  
  “哎,你要考上公务员的话,你这表现领导就不满意了。”X对着S先定性的来了一句。“你们女的在饭桌上,眼睛要尖,没酒的要马上记得给添,没饭的要去给加,知道吗?”
  
  S对我眨眨眼,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我也默默笑了。
  
  “要想在公务员圈子里头混好一点,酒桌上的表现好一些那往往比你在工作上干得好都有用。”他转过头开始跟我交流。
  
  “嗯,嗯,是啊。” 我装作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
  
  “人家有话说得好啊,能喝一两喝二两,这样的干部党培养,能喝二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才放心;领导来敬酒,不喝也得喝一口。”接着他又举出一大堆顺口溜来证明喝酒与向上爬之间内在的联系,我和S边听边相视而笑。
  
  对于喝酒,我也是有一点想法的(后面类似这种想法什么的段落属于我自己发牢骚,与主题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不喜欢的可以直接略过)。
  
  在我心目中,最能表达喝酒情怀的句子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同知己喝酒,那并不是仅仅为了喝酒。 你可能有很多朋友,有多年的交情,但注意,只是交情而已,往往你们认识十几年、二三十年,哪怕天天见面,月月相聚,但也有可能你们从未交心。
  
  交情不等于交心,只有交心的朋友,才可能变为知己。 有个知己,你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价值观念,你举手投足,毋需多言一句,而对方心领神会,默契天成,其中的美妙是言语所无法尽述的。
  
  自然,同这样的知己喝酒,那是越喝越高兴,越论越开心。 但往往同你喝酒的并非是你的知己好友,很多还是为了应付局面,这样的酒局不是享受,倒反而是一种折磨。
  
  而我现在,就经受这这样一种折磨。
  
  这时,服务员来问我们点好没有。X把菜单给我问我要不要加点什么,我说不用了,还不太饿,随他点的就好,接着他又把菜单给S,让S勾画了几个,交给了服务员。
  
  “我去洗个手。”X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对我们说道。
  
  服务员给他指了洗手间的位置,他顺着所指的方向走去。
  
  见他走远了,S对我说:“真受不了。”
  
  我哈哈大笑。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自从五六月份考上了以后,他爸老带他出去混饭局,这才几个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哑然,那是一个染缸,进去滚一滚,自然滚出一身五颜六色。
  
  那几天小肥羊玩什么超级六分钟,就是点单后给你桌上放一个秒表,六分钟内把菜上齐,超一分钟最后结账的时候就优惠十块钱。
  
  人往往很奇怪,比如正常的心态去吃饭,总是希望菜能上快点,但现在有这个活动,同样是吃饭,心理期望居然变得相反。
  
  S不停的看着秒表念叨着,慢点儿来,慢点儿来,像个小尼姑念经,让我觉得好笑。
  
  终于还是失望了,那一天是个周中,吃饭的人并不多,菜品在5分钟左右就全部端了上来,这是X也回来了。
  
  “哎,早知道就周末咱们来吃了,说不定他们晚个十几分钟,我们就能免费吃一餐,哈哈。”S异想道。
  
  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就笑着说,“呵呵,是哦,看来不是时候呢。”
  
  X明白了这个超级六分钟的情况后说,“哎呀,吃个火锅嘛,随便吃,百十块钱,我又不是掏不起。”
  
  额,我一脸黑线。 我们打趣的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店家来做这个活动,就肯定很注意时间的把握,一般不会做出晚十几分钟的事,S也只是对人家这个活动开个小小玩笑,他这话一说倒像是我们担心他掏不起那钱。
  
  S瞪了他一眼,拿了些菜下进了锅里。
  
  接着,他们俩开始讨论第二天去重庆的行程安排,我插不上话,就拿出手机又看了半回《笑傲江湖》,正看到刘正风洗手没洗成,被灭了全家而唏嘘不已的时候,S拿筷子敲了敲碗,道:“喂,能吃了,别看了,你看的啥啊,这么入迷。”
  
  “啊? 我的导师给我发了个邮件,我看了一下。”
  
  我不甚饿,就胡乱吃了几口。我注意到X从来不给S夹菜,倒是S忙不停的给他弄吃的。“他是怎么让S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我在想。
  
  席间也没什么好说,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菜点的也不多,约莫一个来小时就已经吃不下去了。
  
  我见他们都吃不动了,就示意服务员过来埋单。 想想刚才那样儿,加上我算是东道主,该尽点儿地主之谊,就拿出钱包准备付了。 S伸手拦下我说,“哎呀,他都工作了,让他付。” 与此同时X接过账单一看,说,“才吃了一百多嘛,我来我来。”俨然一副大款一般,我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吃毕走到校门口,他俩指了指酒店,说:“我们先上去了。”
  
  “嗯,好,再见。”
  
  我记得打那第二晚上天起,邕城就开始下雨了。整个国庆七天,雨水也是时大时小,连绵不绝,我又变成了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发呆。
  
  从国庆第一天,我每天早上睡到八点起来,前几日的酷热已经被雨水冲刷的不见影踪,我洗漱后就趁着凉爽,去教室自习,到了下午,就搭一把椅子在楼道走廊,边看雨景边读书。
  
  我住在二楼,楼下有一株我也叫不上名字的阔叶树,树叶呈三角形,叶子的一侧排着一排像锯子一样的小齿,长得有两层半楼高,挨着我门前的栏杆,叶子被几日来的雨水洗的干干净净,映出一种让人喜爱的绿色。伤感情话
  
  有一天下午,我拿上《瓦尔登湖》,坐在走廊,两腿搭在栏杆上,随手翻了一页,却恰好翻到了“寂寞”那一章节。呵呵,我心里轻笑着,抬起头恰好看到了那株绿树。
  
  “你也很寂寞吧?你看你孤零零一颗长在这里,都没有人陪你。”我在心里对这颗树说。
  
  雨水落下来,打在枝梢叶末,它不停的点头,放佛听懂了我说的话。
  
  这样的日子过了六七天,快到收假的一天中午,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S发来的。
  
  “我今天傍晚的飞机回来,你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吗?”
  
  “不用啦,谢谢。”
  
  “那我给你捎点吃的吧。”
  
  “那等你回来还不都坏了。”
  
  “我做坐的飞机啊,两个来小时就回来了。”
  
  “那给我来一碗麻辣烫吧。”
  
  “滚。”
  
  到了下午,她又发短信来。
  
  “你来机场接我吧。”
  
  这是什么情况,我心想。难道她也学会了不问别人有没有空,上来就直接来一个祈使句这种招数?这如何推脱。
  
  “我找不到路啊。” 我只能出此下策。
  
  “哦,那算了,有机场大巴,直接到市区的广场,我坐公交回来好了,到了给你电话。”
  
  这没想到下策也挺有效。
  
  大约到了晚上10点的样子,她打电话给我,说她在楼下,让我下去。
  
  “嘿,好久不见啊,玩的还开心吧。” 我问道。
  
  “给,我给你带了瓷器口的陈麻花。”她没有回答我,而是给了我一包东西。我隐隐感觉情况有点不大对,但男人的第八感告诉我还是不问的好。
  
  “恩,谢谢。”我想跟着说我先上去了,但觉得这也太不仗义,就道:“来,东西我来拿,我送你回去吧。刚好去你们楼下买点饮料。” 我们这一片宿舍的洗衣房,超市,打印店全在她们寝室楼下。
  
  “不买点纸巾么?”
  
  我一想,哦哟,貌似纸巾还真没了。“买呀,买一点。你怎么知道我还要买纸巾?”
  
  “宅男废纸,宅女费电么,这你都不懂。”
  
  “你好猥琐。”
  
  她哈哈大笑。“我可是思想上的女流氓,生活上的好姑娘哟。”
  
  “滚。”
  
  下了几天的雨,夜里还颇有点儿凉。
  
  我拿着她的一大包东西,慢悠悠地并肩走着。
  
  “你会不会介意你将来的女朋友不是处吗?”她突然问。
  
  这还真有点难回答。能有一个完整包装的固然好,但时代在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在变化,完整包装的到了我这个岁数的那可真是稀少。我突然想起了在贴吧里看到的一句话,就说了出来作为答复。
  
  “二手房是能买的,但死过人的还是算了。”
  
  她想了想,突然笑了,说好“好内涵哦。”
  
  “那你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呢?”她接着问道。
  
  这个我倒是好好想过,就告诉她:“只有两点期望,一、会做饭,二、不做梦。”
  
  接着我又给她解释道:“会做饭的女生呢,大多细心、聪明,做饭的时候比如炒菜:加火候,大了容易焦,太小又给不上力,放调味品,多了味道很重甚至无法入口,少了又太淡,食之无味,久而久之她们会明白要不急不躁,不偏不倚,凡是要把握一个度的道理。  而做人和做菜又有相通之处,虽然她们和别的女生也一样会发发脾气、闹小性子,但毕竟会很快能调整,遇到什么困难挫折也不会偏激行事。这对于我这种不擅哄人的人,能省我不少麻烦,还能饱得口福。”
  
  “不做梦呢,不是说没有梦想,而是不做什么白日梦,暴发户梦,王子公主梦。”
  
  “可是每个女生心里都有一个王子公主这类的梦啊!”她反驳道。
  
  “所以我并不介意想找一个受过伤,梦已经醒了的女生。”我回答道
  
  路途很近,说话间就到了她的楼下,我把她的东西给她,道过别之后便各行其事。
  
  第二天中午,她约我一起吃饭,我说好。
  
  吃饭时,她笑嘻嘻对我说:“我的公主梦已经醒了,可是我不会做饭。”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嘿嘿嘿的笑着不说话。
  
  到了傍晚,她把我叫出来,一脸沉郁,说,“陪我去买醉吧。”
  
  “你穿成这样怎么去买醉?”我不知道她又在玩什么,就打算调侃她几句。
  
  “怎么了嘛!”她看了看自己,白色薄衫,蓝色长裤,没什么不对啊。
  
  “你穿这么严实,喝醉了我怎么好下手占便宜。”
  
  “那我们就不回来了。”
  
  “。。。。。。”我感觉这不像是在开玩笑,也就没有继续调戏的心情了。“
  
  ”你怎么了。”我问道。
  
  “我和他分手了。”
  
  “又是每日一闹?”
  
  “不,是真的。”
  
  看她神情凝重,不像是在哄我,倒唤起了我四月份刚分手时那股悲伤劲儿,我记得那时在学校,刚分手的那个晚上,我神色恍惚,食不甘味。寝室的几个弟兄们见了察觉到不对,一句话也没多说,去抱了两箱啤酒上来,没人多问一句,只是挨着拿瓶子和我碰了一下,时至今日,每当我想起还是令我感动不已。
  
  在这个时候的人是需要有人陪一陪,说说话,我明白这个情况。
  
  “我带你去玩《三国杀》吧,喝酒什么的还是算了,就算伤心难过也别放纵自己。”我知道离学校不远处有一家桌游吧,而且她跟说过她会玩,就建议道。
  
  “可是我不太熟啊。”
  
  “那去网吧好吧,我陪你先在网上玩玩?”
  
  “嗯。”
  
  假期的尾巴上,网吧人很多。
  
  去的时候只有一台空机器,我就让她先玩着。等了蛮久,距她隔了两个位置的地方终于有了空位,我就也坐下了。
  
  “要我陪你玩么?”这时候她的一局牌局正在厮杀中,我走到她身后问她。
  
  “我已经差不多能自己玩了,你想玩别的的话你就自己玩吧,不用管我。”
  
  嘿,她倒是还挺善解人意,三国杀我玩太多,那几天正不怎么想玩,她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去玩两把DOTA。
  
  如往常一样,还是炸弹人、白胡子、动物园的酱油选手。玩了几局之后大概到了十点,我听见S在说话。
  
  我摘下耳机,听她用的是家乡话,一看,原来是在打电话。我也就没多听,戴上了耳机接着战斗,那一局我正选的是炸弹人,刚在天灾一塔旁边的小树林里埋了五颗雷,S走到我身后,点点我肩膀,说:“咱们回吧。”
  
  我说“好。”
  
  于是我在游戏里打了一行字:“寝室着火了。”
  
  地精工程师离开了游戏
  
  从我们去的那家网吧到寝室的路还蛮远,走的话要个三十来分钟。昏黄的路灯幽幽的照着,两旁路边的大树枝叶横生,竟长在了一起,灯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在地上映出一个个斑驳的印记,风一吹,树叶摇晃,地上的印记也动来动去,乱作一团,就如同我此时的心情。
  
  我心里不平,也就不想说话。
  
  “对不起。”她的一句道歉打破了沉默。
  
  既然人家都认错了,也又何必太小气,我想想,其实经过这么一会沉默,我也已经冷静下来了。
  
  “我知道你还是很舍不得他嘛,对吧?”我问道。
  
  她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珍惜他,我想他也很在乎你,不然不会知道你和我单独在外面就生这么大的气,对吧?”
  
  “嗯。”
  
  “两个人在一起多不容易啊,我想找一个还找不到呢,他是犯过错,既然你选择了原谅,那你就心胸开阔点哇~!老是找他麻烦,他也一定会很烦,人一逆反,就算心里还喜欢你,但行动上对你也不会那么好了。”
  
  她又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分隔线----------------------------
相关爱情故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