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文章正文

在日本留学时我和女友们的事

时间:2013-10-29 10:44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2519
 
  在日本留学时我和女友们的事
  关键字:女高中生,中原熏。紧随其后就是。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薰并不是我的**,而是我比较认真交往的一个……也是我的第一个日本女友加朋友。不是在网络认识,而是在现实中认识的。
  前年十月,只会五十音图的我来到日本,进了一个语言学校。
  在学校的入学式结束后,有点郁闷的我就跑到福冈的天神中央公园,坐在水池的边上,尽管当时天气很好,万里无云,但是我的心情却是超级郁闷,甚至隐隐约约有点后悔来到日本了。
  天渐渐地快要黑了,我拍拍屁股刚一起身,迎面一个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就拐了过来。
  她长得不是很漂亮,但却长得乖乖的,很可爱很温柔的样子,发型也是我最喜欢的黑长直,制服是私立高中的制服,设计的比较华丽。
  当时我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很自然地就和她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她……她赶紧低下头,快步向前走去,转眼间就不见了……啊,不得不说,这样的举动,让我当时更加郁闷难耐。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三天后,我已然破釜沉舟,打算拼了命也要把日语练好,于是跑到福冈一个叫做阿库罗斯的地方,这里是福冈中央地带的国际交流中心,有很多很多外国人会来这里进行各种的交流。
  根据前辈们说,口语不好的时候,最好不要先和日本人说话,先和一些懂日语的老外说说话,效果会更好。
  我就去了,信步走进四楼(好像是……)的交流教室。
  里面一个卷毛在用汉语在大声喧哗,从三国的蜀汉多么多么**,到韩国的工业多么发达,我无奈地笑了笑,转身走出去打算透口气,顺便等那个烦人的家伙滚蛋。
  这个时侯,一个女高中生再次从走廊的拐角拐了出来,我一看我去这不是前天遇到的那个女的吗,正好她再次经过我的身前,因为她一直在看手机,没有看前面,自然没发现我。我就再次打了个招呼:“你好。”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样,显然很茫然的样子,因为我那天穿的是便服,她一时间没想到,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快步走开了。
  说真的我当时不是一般的郁闷,搞什么嘛,打个招呼又不会死人,对不起对不起你个球呀!我长得又不难看又不吓人,难道她听出我是外国人了……外国人又怎么了?
  总之,第二次见面,依然很郁闷,那一天我都无精打采的。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往阿库罗斯跑,时间长了也交到了一些朋友。
  有一个美国人,据他说他是美军,但是喜欢日本文化,所以只要放假就来市里玩……至于来玩什么,我就不说啥了。
  还有一个德国的姑娘,日语说得让我很蛋疼,主要是那个发音实在是太2了。
  当然,交的更多的朋友还是国人,不过我不怎么喜欢这样,因为很容易聊着聊着吗,就直接用汉语了,搞了半天,原来还是聊了一下午。
  总之,一周后,我从交流教室出来,居然在门口再次遇到了那个妹子,穿着制服,提着包,很文静地走过。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我觉得应该是我的态度出了问题,于是我走上前,很自然地说道:“你好,请问还记得我吗?”
  这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那个妹子看了我一眼,居然对我说话了:“你是……那天的?”
  我心中一喜,她居然还记得我,我当时就很高兴,张了张嘴:“……”
  我这才发现我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我狠狠滴拍了拍脑袋:“我的,日语的吃的不好……不对,不怎么好,所以,那个……”
  “噗……”她笑了,笑起来的她感觉超漂亮的样子。然后她就伸出了她的手机,放到我身前:“红外线……”
  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国内就算买再好的手机,我也只用来打电话,短信都懒得发。
  毕竟有电脑,psp,nds,为什么还要用手机玩游戏呢,我很不理解。
  总之,我根本不知道那个mm是想和我交换邮箱地址。
  呐呢?”我傻傻地说道,“能再说一遍吗?我的……那个……”
  她又说了一个什么,我也没听懂,也没记住,总之,我们目前,无法交流的。
  正当我郁闷的要死的时候,突然她来了一句:“你能用英语吗?”
  英语?我去……
  很好多人的观念中,都觉得日本人英语都不好,都嘲笑日本人的英语是多么多么蛋疼,其实这里面是一个误区。
  日本人对待欧美的外来词,是把他们直接用片假名拼出来,本质上来讲,已经是日语了。
  换句话说,很多时候我们觉得他们的英语说的不标准,其实那不是英语,而是日语。
  我遇到不少日本人英语说得非常好,刚去日本的时候,很多手续的办理,外钞的两替,我都是用的英语。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妹子,居然要让我英语……
  我们稍稍聊了一会,我也搞明白了她是想和我交换邮箱地址。当然,对手机完全白痴的我,就连设定还没设定,自然也不知道怎么交换,最后直接把手机给妹子,让他搞定了。
  这样,我们,交换了邮箱地址,中原熏,就是她的名字。
  当天晚上,我们用短信聊了很多很多,我这才发现,用短信聊天的话,日语居然变得如此简单,我们几乎无所不谈。
  当然,那段时间里,电子词典快被我用烂了,记录用的便条也把我的屋子都贴满了。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的日语进步水平,实在是恐怖。
  在经过五六天的试探性交往之后,我们基本都彼此熟悉了。
  熏,她是一个超级的御宅腐女,这个事实让我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哀,毕竟我也喜欢动漫和游戏,但是她整天说我很适合女装,好受好受,和她百合吧……等等等等,这让我男人的自尊显然无法接受。
  没错,我的确身材纤细的有点过分了,锁骨也如她所说的很漂亮,但是我性取向超正常,我热爱妇女。
  所以她的很多很多言论,让我有点受不了。
  比如正帮新来的朋友去区役所办理手续,她突然来了个短信,干啥呢?
  我说:“在陪朋友办手续。”
  “男的女的?”
  “男的。”
  “哦……怎么样?帅不帅,攻还是受?属性如何?和你般配吗?和你的速配指数是多少多少?你们不会已经王道了吧?什么时候?在哪里?做了几次?”
  类似这样的短信,每每让我有摔手机的冲动。
  当然有时候我也会贿赂贿赂她,比如给她某某动漫的种子,这为她省下了大量的零花钱(据她所说,认识我之前,有一半的零花钱要用在买DVD和CD上)。
  总之我们在一起,很快乐。
  转眼间,我们已经认识有一个月了。十一月份,我生日前一周的一个下午,我和朋友跑到化妆品店去买点化妆用品,正在挑选商品的时候,妹子又来短信了:“在干啥?”
  “陪朋友逛街。”
  “男的女的?”
  我想了一下,觉得如果再说男的估计我就要被逼疯了,于是我就说:“女的。”
  那面半天没有回信,过了足足一个小时,我都和朋友分开了,她才来了一个短信:“来住吉神社,现在就来。”
  说实话我有点莫名奇妙“什么意思呀?喂?”
  对方半天没有回话,我想了想,这个地方离住吉神社也没那么远,我就徒步走了过去。
  话说这个住吉神社是福冈一处很有名的神社,不过里面的巫女没那么给力,所以我也不是经常去就是了。
  走到神社门口,向里看老远就看到主殿那里一个人影,穿着制服,提着包,从身材上看,是熏。
  我就快步走了进去,很快走过陈列着名牌的沙土主道。
  “熏。”我的日语已经可以应付很多日常对话了。
  “天天,你来了。”熏看了我一眼,然后底下头,默默从口袋里面掏出两百块钱,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上前一步,向主神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我有点搞不明白,不过她的手很柔很软的,我挺喜欢的。
  “没,和我一起参拜一下吧?”
  我就和他一起上去,参拜了一下。
  “天天,你在中国有玩过cos吗?”参拜完下来的时候,熏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cos?没有,这个还真没有。”我说道。
  “那么,去我家玩玩吧,我哪里有几套衣服,应该挺适合你的。”
  我一听,貌似很有趣的样子,毕竟在国内我也没玩过cos,一时间充满了好奇,于是我就去了。
  熏的家在美野岛,是那种很一般的一户建,熏的房间就在二楼,一个角落的洋式房间。
  六帖的标准面积,房屋的角落放着一张造型超级可爱的床,里面有三四个柜子再加一个书桌,布置的超级温馨,一看就是那种很清新少女房间,完完全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腐女。
  我正要说啥呢,突然就见她拉开衣柜……里面密密麻麻的各种各样的衣服,全都是那种很另类的衣服,基本只有cos的时候才会用,我无法想象会有谁穿着这样的衣服上街。
  我正胡思乱想呢,就发现熏从里面拿出好几件衣服,一面拿一面还说:“这些衣服你应该很适合的。”
  我看了看这些衣服,当然很可爱很好看……不过有一个问题我需要事先问一下:“那个……熏。”
  “呐~呢~”
  “为什么……都是女装?”
  “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啦><”熏笑着说道,然后拿着一件女仆装靠了上来:“来,先试试这个,一会我帮你化妆,一定很适合的。”
  “不可能!”我一面说着一面往门口走,熏却一把拉住我:“别走。”
  仓促间因为用力过猛,我也没防备,她就把我拉到了床上。我躺在她床上,顿时感到一阵香气迎面扑来。
  是真的,在女孩子的房间,躺在女孩子的床上,初中懂事以来我这还是第一次。
  我有点愣愣地起来,却发现熏也愣愣地看着我……
  突然,这个瞬间,一种无法压抑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我缓缓地向熏凑去,期间我们两个的眼神一直都紧紧地对视。
  然后我轻轻地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将她拉进了我的怀里。
  “天天……”熏还没等说完,我就已经吻了上去。足足二十秒钟的一个长吻,熏已经是有点凌乱地躺在我怀里了,我顺手将手放在了她的胸部,隔着制服,能摸到两个小小的东西。
  熏一个激灵:“天天,不要……”
  “我……我想要你。”我淡淡地说道,然后又吻了上去,“行吗?”
  “……恩。”像蚊子哼哼一样,熏闭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我就轻轻为她解开制服的扣子,解到第三颗的时候,她突然按住我的手:“天天……我想……让你cos后和我来……”
  啊?啥?
  我懵了,cos之后和她xx?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cos之后……
  足足十秒钟,我被情欲冲昏的大脑才反应过来——尼玛这不就是让寡人女装后再和她搞吗?
  开什么玩笑!想寡人堂堂八尺男儿,威威凛凛,行风立松,巍峨耸听,可攻可守……岂可因一芒果而折腰呼?
  综上所述,足足考虑了两秒钟,我才艰难地点了点头:“大丈夫,萌大奶(超巧合,那个时候我真的还不知道EL)”
  然后她微笑着帮我化了妆,我从来不知道女装原来是如此麻烦的一件事情,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脸上抹,往脸上装,眼睛和下嘴唇足足疼了一个星期。
  吸落水,乳液,导入液,化妆水,bb霜,S型粉底,蓝色粉底,假瞳,唇胶,口红,假发……等等等等,还有一堆堆东西我现在都不记得了。
  总之全部搞完之后,我照了照镜子……
  突然感觉,某些特别重要的东西,好像永远地失去了。
  我正惆然的时候,突然被她从后面轻轻抱住:“果然,超级适合呢……”
  **再次涌了上来,但是我却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超级奇妙,说不上来什么感觉,真的。
  看着镜子里面的我,然后一个柔柔的香香的可爱女子高中生在后面轻轻地搂着我,想到接下来要和她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一种超级刺激……
  没错,超级超级的刺激,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的羞耻感,再加上生理上的性冲动,混杂在一起。
  羞耻感,罪恶感,性快感,愉悦,紧张,刺激……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发生了一件让我现在都羞愧欲死的事情……
  “雅蠛蝶……”我把住她轻轻抚摸我弟弟的手,无意识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我自己都为我自己说的这句话而脸红,一个没坐稳,直接就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女仆装的裙子变得凌乱起来,各种刺激下,那个东西简直胀大到像是要爆炸一样。
  “天天好可爱呢~”熏一把把椅子踹到一边,然后就跪在地板上,对着我张开双手,“来~”
  当时我心理活动如何,现在已经想不到了,只是我一下子抱住熏,将他推倒在床上,轻轻掀起她的裙子,然后帮她坐了坐花蕾部位的按摩……然后我也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就这样,我们两个第一次发生了关系,我穿着女装,两个人都很凌乱……
  偏偏好死不死床正对着梳洗镜,看着镜子里面我们两个的样子,一种想要逃离的欲望突然涌上心头,我快速摘掉两个假瞳,然后拿起她桌子上的口罩,换上自己的衣服,离开了她家。
  她默默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没有那个心情去管她,激情之后的男人,是超级冷静的存在,所以说开会之前大家都去打一炮,完事后再开会,效率绝对是最好的。
  接下来足足两天,我没有给她发短信,我甚至一度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甚至无意识地看一些基片……
  三天之后,我经过各种验证,证明自己性取向很正常,这才慢慢走出心理阴影。
  我这才想到熏,我伤害了她,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伤害了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接受一个男人在和自己做完之后默默地离开。
  我给熏发了一个短信:“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下午四点,我在博多站筑紫口等你,我会……一直等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熏发来了短信:“我下午有事,下次吧。”
  语气很平淡,简直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听到他这样的语气,我感觉心里微微一颤,但我还是发了短信:“我说了,我会一直等下去,直到你出现。”
  熏没有回短信。
  我径自跑到筑紫口,在那里等到了晚上七点,我不知道熏什么时候会过来,只是带着忏悔的心情一直在那里等着。
  我知道我的心受到了伤害,但是熏收到的伤害,比我只多不少。
  与此相比,只是穿个女装而已,只是站在车站这里等她出现,又算什么呢?
  十一月份的福冈,已经渐渐有些凉意,只穿着一件小风衣的我,仍然感到有些寒冷。
  “看来,明天会感冒了……”我自嘲地笑道。
  这个时侯,前方走过来一个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橙色的私立高中的制服,到膝盖的裙子,黑色的棉筒袜,黑色的小皮鞋,洁白的小腿,黑色的长长的头发。
  她是柔柔的,软软的……这个可爱的小女生走到了我的身前。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对不起,天天……”
  “我才是对不起,我光想着自己……”我说道,“女装之后,我甚至对我自己都感到可怕,没有那个余裕去考虑你的事情,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我,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我们……可以交往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仔细地想了很多很多,正当我想着的时候,熏再次说道:“不用考虑那么多……我只问你,你喜欢我吗?”
  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还是说道:“喜欢,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那么……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了……好吗?”熏平静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中原熏,也只有你一个天天,不是吗?。”
  虽然不懂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我上前轻轻抱住她。
  她将脑袋埋在我怀里:“那么,你这是已经答应了?”
  我轻轻将她的脑袋移开,摇了摇头:“不。”
  “天天?!”熏愣了。
  “求交往这种事情,要从男人的嘴里说出来,这样才对。”我一个词一个词地说道,“所以,熏,请你和我交往吧。”
  “好。”熏甜甜地笑道,“天天你还真是纠结于性别呢?”
  然后我们两个牵着手缓缓地漫步在夜晚的博多站附近……
  后记:
  接下来的故事,2011年四月份,妹子考上了茶之水大学,就和我分开了,我们间或会有见面,但是也渐渐地淡了下去。按照妹子的话:“除非你能来东京,或者在日本扎下根让我去投奔你,否则,我们目前无法交往。”
  总之,这个妹子,已经分手,但是将来可能会再次在一起……希望吧。
  好,熏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已经快一点了,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上来更新一两个女人的故事。
  下一个要说什么呢?
  人妻?大学生?风俗娘?会社员?男人婆?误会?和服美女?腐女?
  好了,终于忙完了那些混蛋乱七八糟的事情,回到了我温馨的小屋……现在开始直播。
  之前虽然说了很多让大家挑,但是想想,还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比较好吧,那么接下来讲的就是这个喽……
  关键字:熟人妻,桥本佐和子
  自懂事以来,我就不断地在尝试各种各样的新兴事物。
  我对于自己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和没有经历过的失败,都是抱着一种超感兴趣的态度去对待。
  所以尝试过很多很多根本就不应该在我人生轨道上的东西,比如搬砖(搬了两个小时就受不了了,偷偷跑了……),卖艺(小提琴,一个下午拿了不到三十块,去买肯德基了)。
  同样,在性的方面,我对于自己未涉及的领域也一向是抱着积极地态度,最起码要尝试一下。
  有些时候我觉得我接受不了的东西,搞完之后却是意外的带感。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有很多重口味的东西我接触完之后,就会感觉很恶心,甚至呕吐。
  这证明我还是一个心里比较正常,三观比较和谐的社会大好青年。
  总之,2011年五月,在熏离开之后,我稍稍消沉了一个月。
  中间只是在一次两岸聚会上和一位台湾女生促进了一下祖国的统一,其余时间就都是一个人默默地学习,基本就是学校图书馆家三点一线。
  托熏的福,我的日语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几乎能够应付一切的日常对话了。
  但是我依然是一个人,即使语言学校里有几个妹子想和我发展一下,我都没有理会。
  可能,我无法做到和一个女生分手之后,就立刻喜欢上别人吧……也可能是,我觉得自己给不了她们什么承诺。
  某天晚上,我从中洲回家,经过那珂川的一座桥上的时候,我突然若有所思地转头向夜空中望去,正好就看到了空中的巨大看板——happymail的宣传板……
  就此,拉开了我寻找**的生涯。( 肉麻情话 www.qinghua.cc )
  happymail(以后简称H站),里面有两个大型的揭示板,一个是**的揭示板,一个是交往的揭示板。
  **的揭示板就不用解释了,就是大家看看时间来不来得及,来得及就一起进旅馆,交钱,上个痛快,分手,毕竟大家都这么忙。
  至于交往揭示板呢,就是大家先通过短信了解一段时间,然后,以炮会友,上个痛快,分享愉悦。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需要你付出大量金钱,一个需要你付出时间和少量金钱,你自己看着办。
  然后在里面,我就找到了我在日本的第一个**,一个人妻。
  桥本佐和子,四十五六岁,离婚,目前和上高中的女儿分居。
  说起来,她是一个不错的人,我们总能够聊到一起,她也总是帮我指点我语法中的各种各样的不足,这让我感觉很好,对她也很感激。
  而且,说真的,当时我对于熟女这个属性,也是超级控的,尤其看AV的时候,见到熟女这个关键字我总是不自觉地会下载下来看看……
  嘛,虽然最后的从来都是几分钟看完就删除掉……
  总之,我开始对佐和子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我应该和她发生点什么一样?
  发生什么比较好呢?
  总之,还是先见面吧,这样想着,我就给她发了短信:“我是小天,如果最近闲的话,就见见面吧……我,对你很好奇。”
  短信发出之后,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内容却让我都吓了一跳:“恩……只是,最近,想要H。”
  “H……”我一看到这句话,立刻就感到全身都发热。
  和一个熟女,一个和我母亲一样年龄的女人做爱……
  顿时一种无法压抑的冲动就浮了上来,不管怎么说,这样难得的人生体验,必须要做,必须要做!
  想到这里,我立刻回信:“恩,H的话,可以哟。”
  以这样暧昧的短信为基础,晚上八点,我们在吉塚车站的西口见面了。
  见面之前其实我做了各种各样的猜想,毕竟我看到过很多日本的美魔女,身边就有几个三四十岁的超漂亮的气质美女,一个个画着工作妆,穿着制服,超有感觉的样子。
  所以我对于日本女人的年龄一直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倒不如说,我反而觉得年纪大了,玩起来应该更爽。
  可是,当我赶到吉塚车站,穿过人行隧道走出去的瞬间,我愣住了,因为面前的料理店那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诸君现在可以想想自己在现实中看到过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什么样,或者想象一下自己的老妈什么样……
  没错,其实客观地来说。
  她并不丑,也并不吓人,只是很普通很普通而已,但是,普通的女人+接近五十岁的年龄,就等于,可怕。
  说真的,我当时停了一下,甚至有转身就从隧道跑掉的冲动。
  但是这个时侯她看了过来,那双眼睛很亮很柔,被她看到的我一个没防备,就走了上去:“你好,我是天天,是佐和子吗?”
  “恩,你好……”佐和子显然愣住了,半天才说了一句:“真的,好高呢,有90?”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她的声音很甜美,只听声音的话,完全无法想象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没有没有。”我摇头说道,“最近都很忙?”
  “恩,明天一早还要起大早,所以一会就要回家的。”
  “啊?”我愣了一下,这么急还出来干什么呀姐姐……阿姨。“这么忙的话,ゆっくりしていいよ(这是原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翻译合适,慢慢的做比较好?但是情感不是这个意思。)”
  “不,我真的……挺想要的。”佐和子说道,然后问我,“我们现在去旅馆?还是先去其他地方逛逛?”
  我想了一下,如果和她再去其他地方逛逛,我估计会疯掉,早死早托生吧。
  对这个年纪的阿姨,与其说是对她有一种生理上的渴求,倒不如说是纯粹是我的那个想要体验新事物的心在作祟吧。
  我想要上她,和生理和**完完全全没关系,完全是我想要做各种初体验的心在支撑罢了。
  于是,我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们去哪里?”
  佐和子微笑着摇摇头:“秘密哟,稍等。”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笑起来还是有那么几分姿色的,而且声音也很好听。
  再想想她的年纪和那种禁断的感觉,我的心情变得稍微好了点。
  她说着就打了个车,我们做进去后她说了个地名,我也不懂,总之车就开了出去,居然跑到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到站下车才发现这是一个院子。
  里面一个两层的招待所一样的建筑物,牌子上看就明白是爱情旅馆。
  门口有两个警察在查些什么,这让我很紧张,因为托某个神奇的国度的鸿福,我总是能把性和罪恶联系在一起,尽管我坦荡荡,但是还是感觉很怪异。
  走进房间,正对着梳妆台,右侧是卧室的入口,里面放着一张大床和沙发,正面则是洗浴室,一个大大的池子,上面印着两个座位,一看就是让情侣一起泡澡用的。
  佐和子上去打开水龙头,放起了水。然后我们两个就跑到卧室的沙发上,慢慢地聊了会天。
  “天天是为什么来日本的?”
  “各种各样的原因吧。”我忽悠道,很奇妙,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仿佛佐和子那普通的长相都变的无关紧要起来,一种想要和她交欢的期望越来越高。
  “水好了。”说着,我们两个人脱了衣服就走了进去。
  褪去衣服后的佐和子让我吓了一跳……嘛,也是意料之中的嘛。
  胖胖的身材,大大的肚子,唯一庆幸的是皮肤雪白如玉,胸部也挺大的,这让我不停地暗示自己将眼神放在她的胸部上,但是和我感到恶心的心情相反,那个东西挺的老高老高。
  就这样我们一起洗澡,几乎都是她帮我洗,一面洗还一面对我进行抚摸:“身材真的很好……恩……这里感觉舒服吗?”
  整个过程中,一种恶心和快感同时宾临我的身体,不过不得不说,她的技术超好。
  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让我有快感,我甚至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她身上,两个人安安静静地泡了会澡。
  然后我们相拥着进入卧室,她就把我压到了床上:“S?M?”
  我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去做根本做不下去,于是说道:“M。”
  然后轻轻分开她双腿,哇,超级黑木耳呀,以前见过的黑木耳都弱爆了。
  看到这一幕,jj居然变得更加兴奋了,但是也有些不安,于是我确认了一下,“T带了?”
  “恩……”她说着就从包里拿了出来,“香蕉味的哟~”
  然后她帮我弄上,将我推倒在床上……就这样,我们来了两次。
  我快要被玩死了……
  完事之后,打车回到吉塚站,我和她告别,跑到花园的角落就吐了起来。
  这样的初体验,第一次和大龄女生H的体验……
  其实在我第一次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越来越恶心了,但是还是被拉着来了一次,现在jj都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感。
  比起这个,心理的痛感才是最强烈的,刚才为了不显得失礼,我是强忍着恶心和她分手的。
  呕吐完之后我蹲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一度有想杀人的冲动,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我才平静下来,然后回家。
  后记:
  没有后记了,回家之后我就把她的邮箱地址设为拒收,然后全删了,没有第二次的来往。
  尽管我恶心的足足四五天没有**,但是我依然不后悔,人生,就是要体验各种各样没有体验过的东西嘛。
  总之,尽管恶心的吐了,但是很有趣不是吗?
  好了,到这里结束,我先出吃点东西,顺便有点事情。回来再更新一个吧,大约在国内时间十点钟左右。
  接下来是一个OL,一个让我现在都感觉很奇特的OL……因为,我们的相遇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们这个世界其实很精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人和人之间充满了误会,世界因为误会而精彩,所以我们就精彩了。
  接下来要说的,她的属性其实和一些人重了,且不属于那个属性的典型,可是我还是想说她,因为每次想起她的事情我总是有诸多感慨。
  有时候想想,这是一条路,那也是一条路,人生不是galga,我们只能走一条路,无法回头。
  我们不知道,走了这条路的前方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选择走这条路的瞬间,我们又错过了什么。
  但是如果一路鲜花,那么就算错过了金子做的路,我也只能说无悔了。
  关键字:误会的OL。
  2011年5月下旬,渐渐从那个欧巴桑的阴影中走出来,我又和五六个女人开始联系在了一起,其中一个叫爱子的才聊了没两天就说要和我见面。
  说真的,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上次的教训在那里摆着呢,这个世界上,容易上的B多是不堪入目的。
  我足足犹豫了十几分钟,才短信答复道,好吧,见面吧。
  晚上九点半,channelcity西面那珂川河边的familymart便利店。
  我早早地就去了,连晚饭都没有吃,因为我打算现在现场一个角落看看,看看对方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如果真的像上次一样,估计我真的就只能闪人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精心打扮好,准备充足地跑到便利店,进去先买了一罐咖啡。
  然后就跑到后面的一个木台子上,靠着栏杆,望着那珂川的河水轻轻荡漾,还有那一个个优哉游哉地在河边游泳的鸭子,一时间有种很诗意的感觉。
  中间我们一直用短信联系,双方先互相说了一下着装,她说她穿的是风衣,迷你裙,长靴和黑色挎包。。
  到后来手机短信又响了,是爱子的短信:“我这就到了。”
  我想了一下,还是走了下去,毕竟这样会更方便一些,而且就算是对方真的很丑的话,我只是说和她出来逛逛,就算是没玩也无所谓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就走到了便利店的门口,靠在戴上眼镜仔细观察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
  过了足足有两分钟,她来了,快步走到我身前,一个劲地鞠躬:“抱歉让你久等了。”
  我眼前一亮,纤细的身材,漂亮的皮靴,短裙,配上很能衬托她美腿饿丝袜,露出一小段绝对领域,上身是白色的衣服配上黑色的小风衣。
  发型看上去非常优雅,脸庞也很年轻漂亮。
  这让我狂喜不已,我忙摆摆手表示大度(或者说,这里必须表示大度)。
  对方是个美女,这让经历过一次惊悚事件的我感到万分高兴。
  然后我就问:“那么咱们去哪里?”
  她犹豫了一下,直接一指河对岸的蓝河1921爱情宾馆,轻轻说道:“那咱们去那里吧。”
  我直接就懵了,啊?一上来就直接开房?这个也太高能了吧,这种高能的感觉是什么?而且对方这么漂亮,直接就可以上?
  这样太搞了吧……我喜欢!
  但是我足足愣了有半分钟,还是觉得有点不妥,于是我说道:“这个……恩,一上来就……”
  “恩?”她静静地看了我一眼,被她美丽的眼睛这么一扫,我当时就什么话都没有了,立马就准备答应了。
  但是我要说话,突然想到自己那可怜的肚子还在保守饥饿的折磨,于是我就改口说道:“那先一起去吃点什么?或者去喝点什么的,这附近的店都还不错的吧。”
  她点了点头,然后就很温柔地上来,挽着我手臂,我们从身后的台阶上到公园,亲密地沿着河在公园中向中洲方向走去。
  一面走我们一面聊,可以说聊得非常投机,一句话下来我们就都说自己喜欢旅游,然后各地的风景名胜什么就都出来了。
  我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喜欢旅游,而且她高中也学过小提琴,特别喜欢小提琴。恋爱技巧
  她去过七八次中国,甚至还去过我家的城市一次。这让我感慨人生的缘分原来可以如此奇妙。
  就这样,我们从各个地方的特色风景,一直到喜欢的音乐喜欢的小提琴家,简直是聊的不亦说乎,我感觉终于遇到知己了。
  我们就这样一直向前走,一直走到桥附近,桥的对面是一个广场,里面经常有一堆人在玩极限流运动。
  而,就在我们准备过桥了的时候,我的手机震了起来,我一看收到了一条短信。
  打开一看,哦,原来是爱子的短信:“我已经到了,没看到穿黑色风衣的高个子呀,你在哪?”
  “……”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没错,超级的不对劲。
  那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看看手中的短信,再看看眼前的美女……再看看手中的短信,又看看手机……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美女看了看我的样子,很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对了……这个美女……她是谁!?!
  我咳了一声:“这个……咳咳,恩,似乎出了一点问题……哎到……恩,稍稍地出了点问题……是这样的。”
  我突然感到很热,头皮有点发麻,于是我就把风衣脱了下来。
  脱下风衣顺手夹好:“这个,似乎是出了点问题,我其实今晚上约了一个女孩,她叫爱子的……这个……”
  我一时间说不清楚,就把手机递到了她的前面,“但是,刚才……那么我们……所以,哎到……哎到……这个……哎到……你明白了吗?”
  那个美女愣了足足十秒钟,才做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误会?”
  我突然感到有点心疼,甚至有种强烈的失落感,这瞬间的颓落感,甚至比上次上了欧巴桑之后的恶心还要更加负面,更加强烈。
  第一,这个美女,她居然不是我今晚的菜,第二,她不知道一会就要被哪个男的上了,第三,爱子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即使她很漂亮,只要没有这个美女漂亮,我就会很失落。
  综合以上几点,我就用很失落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这个时侯我的手机第二次响了,震了四下停了,我知道我又收到了短信,应该是爱子的。
  我默默地打开手机,准备看看爱子说的什么,估计应该等急了吧,毕竟足足两三分钟没有理会她。
  但是就在我打开手机翻盖的那一瞬间,对面的美女说话了:“那么……我就不行吗?”
  “私、だめ?”短短的五个音,传到我心中却让我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她……就不可以吗?”
  一时间,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瞬间就充斥了我的全身。
  我抬起头看了看她,看着她那美丽的面庞和略微有点复杂的双眼,嘴角的弧线越来越大。
  我合上手机扔进风衣口袋,上前一步轻轻搂住她:“你抢了我的台词。”
  本来……我们出来玩的,不就是缘分吗?
  那么还有比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搞错了,然后走在一起才发现很投缘,更大的缘分吗?我觉得,目前为止,不多。
  “那么……”她一面把手机关机,一面问道,“我们现在去……对了,你还要吃饭呢,肚子已经饿瘪瘪的了><”
  “重新自我介绍,天下(当然是化名)”我说道。
  “かわがみあかり。”她笑眯眯地说道,“汉字写成川神灯哟,不是川上哟。”
  “哦,原来是那珂川的女神出来啦><”我大笑起来,想了想,掏出手机关机,然后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向中洲走去。
  中洲,都知道这里是九州地区最大的红灯区,但是里面的料理店也是很好吃的,我们去的那家店,名字叫做……我忘了。
  总之进入了一家非常和风的料理店,据灯说,这里的马肉是超级好吃的。爱情宣言
  脱鞋走进店里,我们入席,然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灯说她已经吃过了,让我自己随意点就可以了。
  我想了想,就要了一份もつ鍋和一份马肉刺身拼盘,然后就是要了一碗米饭和两杯清酒,这个店有些熊毛病,第一杯上的清酒只有凉的,只有第二杯开始才能要温的。
  总之,大概就是要了这些东西。
  清酒先上来了,我和妹子先一面慢慢喝酒慢慢聊,尤其是对于京都,我因为只去过一次,而且很仓促,只看了皇宫(外围里面不让进。)和金阁寺。
  所以很想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下次去的时候好能够好好玩玩。
  不多久,马肉就上来了,一共五种生马肉,每种有那么两三片,放在碟子里面盛了上来,样式十分精致。
  那个服务员一面将盘子放在桌子上,一面还为我们介绍,有马五花肉,马舌头……还有什么我也没听懂……
  灯乖巧地帮我调好酱,递到我身前示意我可以吃了……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吃马肉,而且是生肉,所以我自然有点忐忑,我想了半天,夹了一块五花肉,毕竟我觉得五花肉带有油脂应该会很好吃。
  于是我就夹起来,沾上酱,然后加了一点点洋葱,一起放到了嘴里……
  第一口的感觉就是——尼玛咬不动呀魂淡!
  这尼玛什么玩意?不过不得不说味道很香醇,完全不像是生肉,但是质感却死死的。
  就好像小时候吃羊肉串遇到那种嚼不烂的肉的时候那种感觉,我觉得自己4000多块钱白花了……
  而且,妹子在我身前,我也不能吐呀,只要姿态优雅滴……硬生生吞了下去。
  “怎么样?这家店不错吧?”灯笑眯眯地说道,“尤其是这里的马刺身,我平时特别喜欢来这里吃。”
  说着,妹子姿态优雅滴夹起一块舌头肉,然后放到嘴里缓缓地吃了起来。
  我苦笑了一下:“恩,好吃……恩,很香,这个香味实在是太狡猾了……”
  说着我就夹了其他部位的一片马肉,蘸酱放到嘴里……咦?这是什么?入口即化,配合上那种瞬间的肉香味,这真的是生肉吗?完全吃不出来……
  我把五种肉都尝了,果然是超好吃超好吃,现在想想,确实划算。
  我们聊了很多东西,尤其是我的家,她说那是一个非常干净美丽的城市,她很喜欢。
  想想真是奇妙,我居然坐在福冈的一个居酒屋里,和一个日本美女一起聊着我们家的状况,有时候真的要感慨这无常的命运呀。
  她似乎很高兴,在饭桌上就不停地摸我的手,最后干脆是做到我身边来紧紧地靠着我,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大庭广众的。
  但是看周围的人都一副漠视无睹的样子,我也渐渐宽下心来和妹子调情。
  在一面聊天一面调情中,我把那火锅和马肉都吃光,然后喝光了第三杯清酒。
  灯喝的比我还多但是看上去却很长长的样子,看到我吃完了,她整个人靠在我身上,双臂拉着我的左胳膊:“走吧……去旅馆做吧。”
  这句话我知道现在还记得,因为这句话再问文法上某种意义来讲其实很经典,所以就被我牢牢记住了:“いこう、ホテルへ、、、、やりましょう。”
  喝了酒之后我也有点胆大妄为了,就恨恨地亲了她一口:“恩,当然要走啦。”说着就起身结账。
  跑进爱情旅馆,在一楼的自动贩卖机选定好房间,就在广播的提示中进入了房间。
  感觉很不错的一个房间,虽然有点小,但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和一个浴室,其实就足够了……不是嘛。
  “抱着我……”脱了鞋,一进屋子灯就凑了上来,我也下意识地抱起了她,两个人在屋里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上帝作证,那瞬间我一点情欲都没有,一种很温馨很温馨的感觉在我的心头蔓延……
  下一瞬间,**全面霸占了我,我就和她轻轻地吻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开始缓缓地脱衣服……
  一起走进了浴室。
  出来后,两个人在一种我到现在都无法形容的情境中,上了床。
  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好,不单单是因为对方是美女,更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这种缘分,简直让我现在都能够会心地一笑。
  整个过程中我都是很温柔很温柔滴,双方谁都没有提到用T,因为我觉得这个时侯提出这句话,有点煞风景。
  就这样,缓缓地,慢慢地,轻柔地,我们追寻着彼此。
  算了,我可不敢了,已经更新了三篇,而且我又没有存稿……这个要是被删了我哭都没地方哭去,这样就好了,其实本番才是最没意思的,不是咩……
  后记:
  这个**,我们维持了一个月多的关系,期间见过七八面,除了见面时她因为大姨妈来了,很孤单所以我去陪她,其他每次都会覆雨翻云。
  我们之间,有缘分,有性,也有情。但是总是缺少一件最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爱。
  我们最终没有能够走在一起,慢慢的,某一天开始我们稀里糊涂地就没有再联系。
  不过我现在想到她,还是能感到万分的温馨,这个世界上有六十多亿人,而我们下一瞬间会遇到谁,睡都不知道,我们遇到了谁的同时,又必定错过了谁呢?
  那段时间我经常会在脑海中脑补爱子,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我和她在一起,又会引发出什么样的故事?
  但是我只能想想,毕竟我已经走了下去。
------分隔线----------------------------
相关爱情故事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