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那个我深爱的人再也不属于我

时间:2013-03-17 01:48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265
 
  那个我深爱的人再也不属于我
  我们的事好像只能通过时间顺序来写。
  认识他的时候,刚刚和上一任男朋友分手,一个甚至都不能称作男朋友的相处了一个月不到的人。理由是他和前女友深夜见面。当时的自己,一直是个很介怀不能将之前感情处理清楚的人。其实到现在,依然如此。
  然后他出现。从我的朋友那里问到我的号码,开始给我发短信。
  纨绔子弟。这是还没有见到他之前,朋友们灌输给我的印象。
  礼貌地拒绝。却在生活中不断出现他的影子。
  那时高二,我们的教室在同一层的两个尽头。下课,他总是追着一个男生跑,跑过来跑过去,显眼的白色镜框,绿色的围巾,吸引了除了我,还有很多我的同学的注意。
  “那小子,为了引起你的注意,用的这招也幼稚得蛮可爱。”
  那段时间,学生会的事情有些忙碌,因此晚上吃饭都比较晚。
  一个人走向小吃部的时候,发现是他们班在值周。
  挑了个位置坐下低头吃饭,抬头却发现他和朋友也坐在不远的地方。
  后来因为前一任的背叛,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吃饭发了烧,挂针甚至回家。在这么多空余时间里,他的短信一条条,写尽温暖。
  生病在家的某个早晨,醒来时看到他的短信同时进来:“今天会降温,要好好保暖哦。”
  许是那天早晨洒进房间的阳光温暖得特别,许是那天自己的心情得到舒缓,那条短信就成了我接受他的幸运符。或者,是我的催命符。
  紧接着是第一次约会。三个人的约会,我和他,还有他的一个“弟弟”。吃饭,看电影,规矩地没有任何动作。即使是看完电影,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也是我双手抱着自己穿得单薄的身体独自走在后面,他和“弟弟”搭着肩边聊边走在前面。那时我觉得他是个规矩的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渐渐明白,一切只是因为他是个还不懂得照顾别人的懂事的人。
  刚在一起不久,我曾经问他:“你爱我吗?”
  他的回复是:“还没有。”
  隔了很久,也许是意识到那样回答的不妥,他追加一条解释:“现在还在一起不久,要说爱,我真的还没有爱上你。但是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总是很安心很温暖。”
  虽然心痛,我却在那时候觉得他是个值得爱的人,诚实而简单。即使以后经历了那么多,很多人问我究竟他有什么好值得我这么亏待自己去坚持对他的感情,我都告诉自己告诉他们,因为他是个诚实而简单的人。
  在一起之前就听说他曾有过一个前女友,相处时间很短,却伤他很深。
  因为之前经历的忌惮,所以在认识初,就先悄悄看了看他的前女友。长相普通,打扮普通,成绩普通,那种一看就觉得毫无威胁的人。只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多么幼稚,以貌取人是多么傻的事。和他在一起的两年多时间里,因他这个前女友,我经历了无数个噩梦。
  第一次因为她爆发危机是在10年1月24日。
  那时候,他们同班。我跟他在操场散步时,他对我说,前几天他不小心坐到了她旁边的位置。她从教室外面回来时,看到他,立刻脸红,转身跑出了教室。整个晚自习都没再回来。第二天凌晨,我看到他的空间状态里写了些暧昧不清的句子。只那时,心就沉了。后来那几天,他对我不断躲避,甚至发短信说自己一直在逃避一些什么。女生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他心里还有她。
  24号那天我花了两个晚自习,在一张纸巾上写了短短的几个字“亲爱的X先生,再见。她是个好女孩,珍惜她。”在那个时候,我还愿意称她为好女孩,因为礼貌,也因为不了解她,同样也因为输给一个好女孩,至少丢的面子不大。
  他来找我准备送我回寝室时,我把攥在手里的纸条递给他,告诉他今天不用送我回寝室。看着他兴高采烈地拿着纸条跟我说拜拜以后离去的身影,我暗暗地说”再见再见“。可是说了再见,果然还是会再见。
  他回去后不断给我短信电话,一直解释根本就是我想多了,他早就放下。
  我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和他的解释,我选择相信后者。因为他诚实,也因为在整整一个月前,我刚刚把999只纸鹤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也告诉他其中134只纸鹤里面写了字。我想,至少在我离开前,他能把那些字都看到。
  他很爱玩游戏。追我那段时间,刚好他家里的电脑坏了在修,所以短信和电话来得很殷勤。在一起后,我发现我的短信常常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打电话,却一直没有接听。为这闹过无数次,却始终没有狠下心真的分手。
  平常在学校里,他有自己的圈子,我也有自己的圈子。只是每个周六晚上约会。
  有一次挨到了周六最后一节课下课,我的心早已经飘出去。假装耐心坐在教室里等他。可是直到教室里最后一个人离开,还不见他。
  跑到走廊给他打电话,很多通以后终于接通,背景是嘈杂的。
  ”你在哪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哽咽。
  “网吧。”那边不耐烦地回答。
  深呼吸了很久,才咽回哭腔,“那我怎么办?”
  “你跟你朋友在一起玩就好啦。”
  可是我的朋友都知道每周六我是跟你在一起啊。可是我的朋友现在也都走了啊。可是。。。。“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已经掩不住委屈的眼泪。
  “那你要怎么样?”一句话呛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沉默。良久,挂掉电话。躲进厕所抹掉屈辱的眼泪。从满心期待和欢喜,到现在突然的失望和自作多情,不过几句话。
  他从不跟我吵架。每次我发疯似的给他不断发短信,不断打电话,他都能很淡定地不管不理。很久以后跟他的朋友闲聊,那个朋友叹气说:“有时候我们也看不过去。他的手机就那样一直响一直震,他却能很专注地玩游戏。太过分了。”听完以后只有心酸,却嘴角扯扯微笑,说“那时候也是我不懂事。”我总是愿意让他的朋友觉得我不至于是个多不懂事的人。
  后来渐渐习惯了他打游戏。周末的约会也渐渐少了。想见他。就会在周日中午买了饭给他送去,顺便带上跟他一起玩游戏的朋友的份。走上十几分钟路,到网吧,递给他。他对着屏幕说,“放那儿吧”。我在他背后站一会儿,然后对他说“我走了”,他一般会回个头看我,说“好。”这期间大概经过三分钟。带着心酸,却很愿意这么做。那时候的我,以为这么温柔的举动至少能让他以后即使离开我,也会觉得怀念和感动。和他在一起,做了很多事,都是带着“希望他以后回忆起来,会发现似乎没有人比我对他更好了”的念头。
  10年5月16.是我生日。那天他和朋友一起在学校顶楼给我过了生日。人散后,他帮我抹脸上的蛋糕。抹着抹着,他亲我脸颊有蛋糕的地方。那一瞬间,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对他说,“真希望每次生日,都有你帮我亲掉脸上的奶油。”他轻轻说,“会的。”
  生日后第二天就是周六。他在网吧。给他送饭。他边吃着饭边对着绿呼呼的游戏屏幕。我心情好,也便坐在他旁边的空位置上,玩起他的手机。
  却翻到他跟前女友15号晚上的短信。他殷勤地关心她的感冒,又殷勤地问要不要把他的衣服借她。眼泪打在他的手机屏幕上。平静了很久,看着身边那个专注开心的他,翻着那几条暧昧短信,犹豫了很久。最终把那条借衣服的短信翻到屏幕,把手机放到他桌子前,拿起外套转身就走。
  我发誓那时候我心里十分狗血地希望他像肥皂剧里面那样追上来拉住我。
  一个人在操场坐了很久。干了几罐啤酒。眼泪就越来越多。一直我都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小气又没档次的人,争男朋友的事不会做,找男朋友前女友的事更不会做。但是那天晚上,我给她发短信说,“你还喜欢他吗?我把他还给你。”
  如果那时候分开了,也许结局会有很大不同。
  冷战几天后,我们在他的保证声中和好。
  在一起的时光如果只有委屈和苦痛,也不至于坚持这么久。
  记得有一次我给他发短信说胃口不好,还想吐。他说放学后在教室里等他一会。
  过了一会儿他满头大汗地出现在我教室门口,递给我一盒藿香正气水还有一盒消食片。
  同学从学校外面吃完饭回来,问我:“你家那个怎么了?刚刚看到他在路上拼命跑。”感动得稀里哗啦。
  高三以后搬教室。我对他说,以后不在同一层了,不能想见你的时候就见到你了。
  他说,“傻瓜,我就在你楼上,你想我的时候,抬头叫我,我就出来了。我们的直线距离更近了。”
  这样接近的日子没有过多久,他退学了。因为上课玩手机被抓。那时学校正严抓手机。
  他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只觉得是开玩笑。直到一整个上午都不见他,我才知道是真的 。
  中午终于等到他用座机给我打电话。
  我说”你还回来吗?”
  “对不起。”他说,“但是周末我还是可以陪你的啊。”
  可是,我再也不能在早操时偷偷看你,不能在去超市时期待遇见你,不能在放学时看着你走出学校,不能在晚自习时叫你翘课陪我去两个人的小吃部,不能。。。
  我知道只要他想回来,他就能回学校。现在,是,他不想回来。
  “恩,那你。。。”说不出来话,只有拼命哭。
  “别哭。现在我还在呢。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然我出国了也不放心你。”他的声音在那天听来特别温柔。
  是啊,他早就决定高三一过,就出国。现在,是我不够有能力让他为我留在学校。
  往后的每个周六,他都会在学校对面街道那棵树下等我。倚靠在那里,好看的黑框眼镜(白框眼镜只戴了几个星期),好看的衣服,在我眼里好看的他。出校门前,我都会在远处先偷偷看看他,看他塞着耳塞,低头玩手机安静的样子。我时常会想,是什么时候起,他不再是那个为了游戏对我置之不理的少年了。
  我笑着向他走去。我叫他“XXX”,他的名字。他望着我,我穿过马路,走到他身边,挽起他的手。
  现在的很多时候,我依然觉得那是最好的画面。
  我们在学校附近的老电影院看过很多场电影。有时候是两个人,更多时候是跟他的很多“弟弟”(当然他们也变成了我“弟弟”)。有个冬天特别冷,那是个没有暖气的电影院。我一直怕冷。他双手交叉在胸前,说“把手塞进来。”我笨笨地弄不懂。他腾出一只手,拉过我的手,塞进他的手和胸膛之间。
  我的手在他环抱的手臂之间温暖地度过一场电影的时间。虽然姿势十分不舒服。( 情话 www.qinghua.cc )
  暑假时候来杭州看他。当时他在学雅思。说好下了火车就到他上课的地方等他下课。我贪玩,自作主张跑到西湖区逛。知道他下课了我才发现,正值交班时间,根本打不到出租车。方向感极差的我,只能找个站牌站着。给他打电话,也说不清自己究竟在哪里。话费也因为漫游,罢工了。我故作镇定,像附近的人借电话,遭到一个拒绝后,顺利借到一个好心大叔的电话,给他打了电话,说了大概距离。
  他说,“那你要好好谢谢人家。你在那儿等着,哪儿也别去,我马上过来。”他的声音在那个时候好像有魔力,差点让我温暖安心地想落泪。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期间我在附近找到充值点,充了话费。接到他电话说快到了。我问“你穿了什么衣服?”他说红色上衣。我于是四处张望,等着在他看到我之前先看到他。
  等他猛地出现在我面前时,头发湿透了,蓝色上衣。我想我最应该抱住他,说“你终于来了!!”可是我说出口的第一句话是“你明明说你穿红色衣服的!!”
  他伸手搂过我脖子,说“走,带你吃饭去。等会回家。”
  他在杭州的夏天里走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因为我讲不清自己在哪里,绕了很多路,不爱出汗的他全身湿透。脾气不好的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不是责备,而是勾过我,说“吃饭去。回家。”
  后来我告诉他,因为那天,我决定我一定不负你。除非你先放手,不然我不会走。
  在杭州的家待了几天,一起坐在地上研究了那个巨大的洗衣机怎么用,把他家的洗脸盆活塞给弄坏了,把他的衣服我的衣服给洗坏了,逛街,看电影,晚上讨论非诚勿扰哪个女嘉宾漂亮。跟我们共同的朋友跑到酒吧看南非足球决赛,在凌晨走出酒吧,步行回家。
  要回家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买了一只貂。带着笼子,食物上出租时,左脚刚迈进车,出租就启动了,我摔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跤。幸而只是磨破皮。我却在车上哭了一路。司机尴尬无言,他也低头不语,只是不时对我说“不要哭了”。
  待到下车,等朋友下楼拿东西(朋友也住他家)。他搂住我,抚摸我的头,一边安慰“不哭不哭了啊”,一边责骂“那小子怎么还不下来!!”。他就是这样的人,沉默而不善言。内心焦躁内心紧张内心惶恐,却很少用言语说出口。
  等上楼了,他帮我清理了膝盖磨破的地方。一个小时左右,我和那个朋友就要坐火车回家。走出门的时候,他低头抱着貂,说“再见。”没有送我们离开,甚至没有看我们一眼。可是那时候我明白他的表现。
  上了去火车站的出租,他的短信到了:“老婆,今晚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老婆,真不想你走。让xx照顾好你。我爱你。”就在车上泪如雨下。
  我离开后第二天,他就头痛。
  短信里他说:“好希望你在我身边。”
  他不是矫情的人,这样的话,在我们相处不多的两年多里,他也不常说。
  我只能告诉他冰箱里有水果有果汁,告诉他去烧点开水喝下,告诉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在他生病的日子里,我会陪着他。
  为他,我愿意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变成什么都可以的人。
  有个五一假期,我们跟朋友烧烤。回来的出租上,我跟司机聊得比较多。
  下车后,本来要去网吧。结果他陈着脸说不想去,就散了“弟弟们”,各自回家。
  问他是不是太累了,结果一直不理我。
  最后才知道因为我跟司机聊天他不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高兴。这是第一次他吃醋,也是唯一一次他吃醋。。。。
  有一次在他家玩,
  我在外间玩电脑,他午睡躺下。
  过会儿去摇他,准备回学校。结果摇他不肯醒。摸额头却像是发烧了。
  找药箱,却没有退烧药。
  就狂奔着在不熟悉的街上找药店,那时穿着不合脚的中跟靴子。
  跑了两条街才买到药,又狂奔回去喂他吃药。
  他很不配合,最不爱吃药。把茶和药送到他面前也不肯喝。
  我哭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没用,哽咽地说“乖啊,喝吧,你喝吧,喝完再睡。不然我没法回学校。”
  到现在,我还是怕他生病的时候,没有人耐心哄他喝药。
  洋洋洒洒写了好多。
  跳过一些情节吧。
  快高考的日子,班主任和任课老师找我谈话。大意是,现在先专心学习,等以后会遇到更好的。
  班主任甚至转达了我们资深老师的原话“xxx(我的名字),要是还是谈恋爱,进省一百?不可能。”
  我承认我是绝望也害怕的,但是我只是对班主任哭,不发一言。
  我坚持。不管多大的阻碍,我坚持。
  班主任无可奈何,还是尊重我的决定。不干涉我。直到现在我依然十分感谢他的信任和宽容。
  他快出国前,很多朋友和他一起吃了顿送别饭。
  饭毕,我们散步去电影院。他搂着我的腰。
  走到一个站牌时,他的手忽然放开,往前走了几步。我抬头发现他前女友跟他一些同学在站牌那儿。他过去跟同学浅浅打了招呼,我们继续往前走。
  浅浅地忧桑。。。。。。
  2012年5月21日。他去澳洲的日子。之前说好中午陪我吃最后一顿饭。那天有一场考试。我心猿意马地写完卷子,终于挨到结束。打开手机一看,却是他说对不起,不能陪我吃午饭,因为司机提前送他去上海机场了。
  他放过我无数次鸽子,连这次也一样。
  我承认和他在一起,我的眼泪很多。就在热闹的教室里,我什么都管不了地大哭起来。
  几个朋友围住我,递纸巾,问怎么了怎么了。
  我记得我只开口说“他走了”,就再也无法从哭声中腾出说话的部分。
  有个朋友抱住我,告诉我不要哭,“我们在。”
  那一天,从教室,到食堂,到寝室,一路在毫不掩饰的眼泪中度过。
  2012年6月。
  我带着他的一寸照进考场。每场考试开始前,对着他的照片闭眼告诉自己,“他在,所以我很安心。”
  监考老师总是很疑惑地看着我,我的照片,不过终究没有没收了它去。
  2012年7月。
  我 进了省前一百。成了我们那个城市的状元。我能够进入我一直渴望的大学。
  但是我看到他从开心到担忧。他怕北京那个城市太遥远,怕那所大学里的人会把我带离他身边。
  我告诉他,我是他手里的风筝,无论我飞得多远,线始终在他手中。
  只因为他,我填了离自己城市更近的大学。
  那时候,我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比他重要,哪怕是自己的梦想。
  填完志愿的第二天,闲来无事,翻看他的QQ。却在聊天记录里看到了关于他前女友的东西。
  他出国前那天晚上,给她发短信,说一直没有忘记,回国后会再相见。
  对着电脑明亮的屏幕,我眼前却几乎全黑了。
  他不断的短信,不断的电话。
  这一次,换我不予回应。
  他的朋友的劝告也像雨点般进来。
  最后我接起他的电话,在黄昏我昏暗的房间里。
  他哭了。连话都说不连续的那种哭。
  我曾经一直介怀他为前女友哭,却没有为我哭。那一次,我终于也有他为我哭的时候了。只是听到他哽咽的时候,我却宁愿他不要为我哭。
  我心疼。我承认。哪怕他做得多么过火。
  他说只是普通的说可以见面,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浪漫情话
  他说他现在在电车上,正要去机场。他说他要回来,他说不能失去我。
  终究还是原谅了。
  我不知道对他心软是不是对自己残酷。
  大一这一年,靠着视频和短信,跨越冬令时三个小时和夏令时两个小时时差,我们维持着彼此的感情。我保证过,除非他让我走,不然我不会先离开。
  大学里的情侣可以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散步。天冷了,有人添衣;生病了,有人送药;难过了,有人拥抱。、
  我告诉他,“学校很美,只是可惜没有你陪我走这道。但是,如果不是你,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他说,他会陪我走他没有陪我走完的路。
  他说,四年,四年一过,我就娶你。
  他发来同学订婚的蒂凡尼戒指。告诉我他买不起。我说,易拉罐环套住,我也愿意。
  2011年12月。他放暑假回国。
  陪我走了学校的路。陪我做了很多事。一点一点弥补我的遗憾。使得现在回忆起来,似乎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12月24日。
  我们说好一起回家乡过生日。
  中午考完试,是两点多。
  他和弟弟们已经在车站。买的三点的汽车票。
  我打车出发。到车站门口时,他说”车开了。“
  付了车钱,我开始抹眼泪。
  我说“我不能给你过生日了。我不回去了。”
  他说,“不要。你坐下一班车。就是来不及吃晚饭,我们等你。”
  下一班车是五点多。到达时估计是晚上九点多。
  我在候车大厅里忍不住哭,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让那些弟弟们先走,他留下来等我?
  快十点钟时到达,他哥哥说他们吃完晚饭了,现在在外面玩。他叫嫂子来接我。
  我说不麻烦啦,让他来接我。
  他出现以后,直接把我带到网吧。
  没有问我累不累,没有问我饿不饿。一直在网吧待到十二点多。
  第二天吃过一顿午饭,又是一群人去网吧。我在旁边玩乐会手机,告诉他我要回学校了。
  他抬头,问“要送你吗?”
  我笑笑,“不用了。”女人的口是心非大家都懂的。说“要”,就像真的是要来的了。
  自己离开网吧,去了车站,买票,上车,到学校。
  2013年3月。
  终于写到结尾了。
  因为某事冷战,结果牵扯出他跟前女友聊得火热。
  直接闹到分手。我以为这次也会和以前一样,只是闹一闹。
  却不曾想,这一次,他没有留我。
  他分手的决心比我大。
  我问“她有什么好”。爱故事
  他在QQ上打出一行字:“我承认我就是忘不了她。”
  就是这一行字里,我忽然明白那时候他对我的感情已经单薄到不惜伤害我了。
  我不明白要多残忍要多不在乎才能对我说出这种话。
  站在窗户边的时候,我想跳下去。很强烈的想法。现在想来,自己都会后怕。
  那几天每天无法入睡,在黑夜里拼命流眼泪。
  我求他接电话,我说“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看不清她?她根本不是喜欢你,她只是利用你,利用你满足她的虚荣心。”我说,“你怕距离远,所以我到了这里。可是她呢,她在那么远的地方,却反而比我还离你近嘛?”我说,“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一定要再被她伤害吗?”
  他在电话那边冷冷地说,“我想试一试。”
  彻底死心。
  在瘦了六斤以后,我开始努力恢复正常生活。
  我明白,那个男孩已经不属于我了。
  那个会给我的手取暖,
  那个会给我系鞋带,那个会叫我“宝宝”的男孩,他已经不再是我的了。
  我们曾经争论小孩要在哪儿上学,他要学小提琴还是钢琴,我们曾经讨论今年过年见家长的时候要带什么礼物,我们曾经设想以后住在杭州还是住在家乡。他希望我当个作家,在家写东西;他不喜欢我喝酒,他说我的女人不需要喝酒;他曾经答应我要去丽江要开车去西藏。  他曾经要去纹身刻我的名字,被我大骂一通。他曾经为我哭替我愁因我烦恼。我熟悉他的家人,他的家人也总是会谈起我,他的爷爷把有我报道的报纸收藏起来,有客人来就翻出来说“这是我孙子的女朋友”,他的爸爸在我们吵架时总会找我对我说“要好好沟通”,他的哥哥们经常跟我聊天,还取笑我写给他的东西把他们酸到了。
  我们曾经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那个下班比他早,在家等他回来,吃了饭闲闲地散步的妻子。
  可是,他不属于我了。
  我再也没法升旗台上向下寻找他的身影,再也没法在做操时偷偷瞄他;我再也没法给他带早饭,给他送午饭,陪他看一场一场电影;我再也没法在周末笑着走向他挽过他的手,再也没法熬夜为他折纸鹤为他打围巾,再也没法抢他手里的吃的;我再也没法责备他花钱太大手大脚,再也没法为他写满满的日记,再也没法提醒他给家里打电话。
  最重要的是,我再也没法理直气壮地说“我是T太太。”
  我,也不是他的了。
  我以为我会恨他。
  可是我发现,
  我希望他能过得好。
  两年多,足够让一个人成长。
  所有的疼和爱,都留给过往吧。
  谢谢你曾经给过我这么多温暖。
  谢谢你让我陪你成长如斯。
  谢谢我曾经那么爱过你。
  (完)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