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少妇捉奸记:我在宾馆堵住他们

时间:2013-03-17 09:23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375
 
  少妇捉奸记:我在宾馆堵住他们
  
  美国有一部热播电视剧《绝望的主妇》,剧中的几位主妇,她们似乎已经拥有了一切:良好的经济状况、漂亮的房子、丈夫和孩子。可这些中产阶级的主妇们总觉得生活中仍然缺少了什么,就是这一点“什么”,打破了她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绝望的主妇》在中国也引起了热烈反响,但是东西方主妇对生活的期望值差别毕竟太大,有很多中国女性看过电视剧后大不以为然——如果像她们那样都要绝望,那我们早该疯狂了。
  
  或许区别在于:西方主妇是以满足自我为中心,而我们的东方主妇是以维护家庭为奋斗目标。
  
  请看《绝望的主妇》中国版。
  
  我还是从头讲吧。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瞎子,那么结了婚的女人就是傻子。我更是傻子中的傻子。我们家在梅山,梅山的梅花很有名,每年到梅山看花的,旅游的,打工的,一年比一年多,我的公司越开越兴旺。公司一直是我在打理,老公做茶叶生意,一年到头不着家。十多年了,女儿都上高中了,这个家从平房变成一栋
  
  别墅,里外都靠我累死累活地忙。
  
  本来也是漂漂亮亮的一个人,硬是累成了黄脸婆。也没有时间休闲,有时候小姐妹会叫我去她开的茶馆里坐坐。有一次小姐妹跟我说故事,“有一个男的自家老婆又漂亮又能干,却找了一个女的开房间,那女的根本比不过她老婆,这事你信不信?”我听了哈哈大笑,说这男人脑子搭牢。( 情话 www.qinghua.cc )
  
  小姐妹看我这样,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我是一个很开朗的人,这事根本没往心里去。有一天在路上碰到另一个小姐妹,居然跟我说了同一个故事。“你们说的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呀?难道是我老公啊?”小姐妹看着我就像看着世界末日一样,我这才大吃一惊,想起自家老公经常夜里两三点回家,说是和生意朋友应酬。那么谁是他的生意朋友呢?
  
  再能干的女人就怕对丈夫缺心眼,但话又说回来,多心眼也是多受罪。我一旦有了心眼,什么都发现了。那女人真是比我还显老,也不知到底三十还是四十。她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我老公和她是在饭桌上认识,舞厅里相好的。
  
  就在我明白了一点点的时候,小姐妹约我去歌厅唱歌。我这帮小姐妹都是十几年一起打拼起家的,如今都成了生死至交。也不知是不是她们特意安排,反正那么巧,一进去就看见老公和一个女人亲密地坐在一条沙发上。
  
  此后的事情和别人家里也差不多,就是太平日子结束了。所以有时我还真想过,男人有外遇这事,做妻子的不知道也许更好。古话说纸里包不住火,可现在这家庭就是一张纸,你就得把“火”包住了。
  
  大概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家。那天一大早我就跟踪老公,为这事我还买了一辆摩托车。跟到了城东一栋小楼前,看见他把摩托车停在楼下的桂花树下,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噔噔噔地沿着外楼梯跑上去,进了西头一间房。我不能确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就等了一会儿,半个多小时,他也没出来。
  
  我就像他一样上了楼,砰砰敲门。一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谁呀?”“我!”“你是谁?”“我是刚才进来的那个男人的老婆!”
  
  这话刚落音,里面还没响动,隔壁房门开了,一个胖胖的男人走了出来,估摸是这家的男人。怎么也没想到,他问我的第一句话竟叫人哭笑不得,他就像认识我似的说:“你怎么才来呀?”
  
  简直问得我莫名其妙,便说:“我这不是刚刚知道你们家吗?”我举手又打门,屋里女人此时大声叫喊:“快打电话!报110!”那男的便将我拉进他房间,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小的男孩。这是一间大套房,男孩从里面套房里出来。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个孩子脸上的神情,仿佛是他做错了事一样,这孩子居然给我端上来一杯水:“阿姨,你喝水。”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等孩子走了才和男人说话。男人说:“我知道他们的事有三四年了,现在你男人都把这里当做他的家了!”“啊,那你居然就这样让他们明目张胆?”我不由惊叫。“别喊别喊……”“你还知道难为情?为什么任其发展?”“我、我怕闹出来影响不好。”“那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做人做得这么没骨气,还活着干什么……”
  
  这时看见我老公从门前一溜烟地跑过去,我立即追下楼,“你站住,这女的是你什么人?”老公一边上摩托车一边说:“你马上回家,回家我跟你说。”我没抓住他,这时那女人已经下楼一直嚷着“报警报……”我一转身拦住了她:“你居然还要报警,真是恶人先告状,真不要脸的……”
  
  我还没说完,她已经扑了上来。我心里那个气呀,反正没有退路了,两个女人滚在地下打成了一团,她老公把她抱起来,我们俩又一起抓,互相抓住了头发。两个人都使劲抓牢,我只听见头皮被拉得嗞嗞响。她老公又上来帮她,就在男人把我的手掰开时,她把我的头发拉下一缕,我一下子往后一倒,脖子马上不会动了。
  
  他老公后来叫了出租车,他还把我的摩托车骑到我家里。这可真是不打不相识。我的脖子整整有一个月不能转动。
  
  世上人真是无奇不有,听说那天他们俩后来又打了一架,当然是女人打男人,这家男人根本就没打过女人。女的说老公不帮她反而帮外人,真不知这男人平时过的是什么日子。
  
  可是我家里也是祸起萧墙,明明是他有了女人,我这么一闹,他却说是我挑起战争,惹是生非。过去晚上经常是两三点才回家,借口是公司值夜班,现在发展到经常夜不归宿,什么理由也没有。再怎么逼问,他也不承认和谁有关系。那些日子,我简直都要疯掉。
  
  我想他这是在逼我搜集证据了,我是生意人,也算是精明强干,可是现在的对手却是我从来没碰到过的——老公和他的情人。正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那个女人打来电话,约我喝茶。我想这茶也是鸿门宴吧,这女人真的是很有功夫,话说得滴水不露。她说:“不好意思,那天不该动手,我是怪你不该到我家当着我孩子的面闹(她不说当老公的面)。我今天找你来,是要以我的人格担保,我和你老公是清白的……”我开始还听着她有些诚意,说到“清白”这里,我突然激动起来,打断她说:“你的人格真是不值一分钱了,你还好意思说清白这两个字?”
  
  我本来想说连你老公都说你们在一起好几年了,可是一想到那个窝囊的男人,回去肯定又要被女人骂死,就把话吞回去了。“那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要没事找事吗?”竟然是她咄咄逼人,我想想来硬的也不是办法,便说:“我只想要老公回家,请你们不要再来往了行不行?都这么大年纪了,孩子都大了,正是读书要紧的时候,我们做父母的,要给儿女做榜样是不是?”这女人不紧不慢地笑了:“对呀,我儿子可是个乖孩子,我们女人都是要家庭要面子的,所以你不要再闹了,我和你老公只是朋友,没事的。”她倒说出一大套,没见过这么虚伪的女人。我心里的气又堵上来,站起来就走人,她在后面悠悠地说:“这茶还没喝完呢……”
  
  又过了几个月,有人告诉我,你老公还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一回来我就追问:“你们到底怎么办?是到此为止还是发展下去?这个家你还要不要?”有时他会嬉皮笑脸,“这么好的老婆我怎么不要?这么有钱的家我为什么不要?”有时他又会恼羞成怒,“你好不好自己过日子?不要烦我行不行?我们有什么事情啊?你看见了啊?”
  
  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找那个窝囊男人,毕竟我和他是同病相怜,如果能说服他跟我站在相同的立场上,也许能解决两个家庭的问题。可是你猜他怎么说:“你不要找我,你管好你老公。他们就是一般朋友,又没事!”口气竟然大变。“你要是也这么说,那我就到你老婆单位去了?”我想威胁他。“你去了也没用,没人管。”其实我也怕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谁知这个电话很快就让那女人知道了,她又告诉我老公,老公回家又跟我闹一场,大吵大骂……
  
  无奈之下,有一天我在女人下班的路上堵住她,倒是她先发制人:“你怎么说?”我说:“你能不能管好你自己?”她态度非常嚣张地反问:“你能不能管好你老公?”
  
  看着她扬长而去的背影,我委屈、困惑、难受、近乎绝望。女人—男人—女人,难道这是一个绝望的三角圈吗?
  
  我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拿一把枪,等丈夫回家,一开门,“叭!”一切都结束了。
  
  当我们接听到化名为倩如的女士来电时,正是她情绪最为波动的时期。她诉说了以上的故事,又问我们是否知道美国电视剧《绝望的主妇》?她说她就是一个绝望的主妇,她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拿一把枪,等她丈夫回家,一开门,“叭!”一切都结束了。爱情宣言
  
  “然后你怎么办?”我问她,倩如说:“我去自首,反正也是死,不如死得痛快,我这么活着也是生不如死。”“你还有女儿怎么办?”女人都是嘴硬,问到软肋上了,电话里没有火药味了,只有隐约的抽泣声。
  
  倩如其实是个有心机的女人,她对两个家庭的出路都做过深入分析。她觉得老公情人家中一定另有隐情,对方的男人为什么对妻子如此忍让?自己老公又为什么绝口不提离婚?这说明他们都是需要家庭的,不想打破现有的平衡。但是这种表面的平衡却是以自己最大的屈辱为代价的,并且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老公似乎和情人约定好要对她隐瞒到底,可是这两个人却似乎并不隐瞒对方的男人,这又是为什么?
  
  我们觉得倩如现在是一动不如一静,既然男人不承认,女人只有等待。倩如问:“等到何时?”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建议倩如要检讨自己,过去是否忙于事务对老公太过冷淡?是否觉得婚姻已是掌中之物可以任意拿捏?是否只知赚钱不知道女人最该赚的是感情?
  
  像这种事业型的女人,以上问题都会或多或少存在。最可惜的是她们竟然意识不到,倩如听了这些意见确实很感意外。同时我们还建议她,在修身养性的同时密切关注丈夫行径。
  
  果然东窗事发。
  
  这一次我们见到了穿着入时却面容苍白的倩如,她僵硬的表情让人想起那些服装店里的盛装模特儿。
  
  可是倩如一开口便显得亢奋,脸颊也红起来,就像两片彩云飘错了地方,映照着她满眼的无望。
  
  “我知道了,我抓住他们了!这一回真抓住了……”“别着急,你慢慢说。”
  
  “这半年来我们似乎又回到过去的时光,因为我不再提他们的事,老公回家也比较正常了。但是我知道他们依然在来往,好像还变换了方式,不再同时出现在公共场合,似乎是经常到外地去约会。真是惬意啊,拿着老婆挣的钱,和情人游山玩水,这世上不知有多少男人在这么干吧。可是老天总有一天叫我睁眼,那天我给他洗衣服,外套口袋里有个硬硬的东西,我拿出来一看,是一把梳子。那种细长型酒店里天天换的梳子,我看了一眼便扔到杂物桶里。但这把梳子总在我眼前晃悠,我老是想起它。我冲过去把梳子捡起来,果然上面刻着酒店的名字——××大酒店。
  
  天哪,我终于知道酒店的名字了。他们经常在这家酒店见面吗?
  
  也许,这只是他们住过的无数酒店中的一个吧。那一整天我都在想这把梳子。
  
  机会终于来了。他打电话说晚上值夜班不回家,晚上我便到他工作的地方去侦察,一打听根本没有人值夜班。我回家后左思右想,决定给那家酒店打电话查询,前台接了电话,我说是接一个客户,他叫谁谁,是不是住你们酒店?前台说要查一下,我说我不挂机等你查。这几分钟就像好几年。前台说他住在这里,房间号XXX!哦,我谢了又谢,都不知自己在说什么。然后我便执行自己的计划。
  
  往那个女人家里打电话,是她老公接的,一听我的声音竟然挂机。这时已经半夜了,我又着急又疯狂,如果对方男人不配合,计划就要泡汤。我那天是铁了心要抓住他们,便开车去他们家。男人不开门,我在门外说,你老婆在不在家?如果今天晚上她在家里,我马上向你道歉;如果她不在,那请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门里没有声音,但我知道他在听。我就说,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不想拆散家庭?我们是在保护家庭对不对?他们不能老是这样欺人太甚,太不公平了!我还说,你是个男人不觉得自己活着太窝囊吗,夫妻感情能伤不能杀,他们这是在杀我们啊!说着说着我就在门外哭了。门开了,男人已穿戴整齐,说,我们走。
  
  在路上,我说查到我老公住的酒店和开的房间,男人不吱声。车子快要开到时,男人显得焦虑不安,忽然他说我要下车,我不去。你反悔了吗?你为什么不去?这么难得的机会,你到底在怕什么?他对我瞪了一眼,怕?我怕什么!那就去呀,都到了,你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开门的时候,你和我在一起就行了。
  
  我把车子开得更快,到酒店后,我们装着刚回来的住客,直接上电梯,直奔XXX房间。爱情故事
  
  这是一层很隐蔽的拐角楼,靠北边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这房间走廊很宽,正对面又有步行楼梯,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我做手势请男人坐在楼梯下面几级台阶上,表示我们要长期作战。我在第二级台阶上坐下来,开始给老公打电话。
  
  喂,老公啊,你睡得舒不舒服?暖不暖和呀?那天晚上天很冷,倒春寒,我穿着羽绒衣还觉得浑身冰冷。
  
  老公十分警惕: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又怎么样?你心安理得地睡吧。有我守着你呢。
  
  老公的声音慌了: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有什么说法吗?我要是在你门外怎么样?
  
  在门外你立刻回去,我马上回家。
  
  我要是不走呢?
  
  不走?那我24小时不出来。
  
  听他说24小时不出来,我真好笑,他已经承认自己在里面了。我真的笑了:哦,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呀,我陪你呀,反正我明天又不用上班。
  
  我在这头打口水仗,却发现楼梯下没人了!我一伸头,那人刚转弯想下楼。我轻跑几步,伸长手臂拉住了他的后衣襟。我使劲往后拉,并做出求求他的表情。这一下我让他坐在同一格楼梯上,防止他又要开溜。经典情话
  
  这时我的手机不停地响,我一看是老公打的,马上按掉。他又打,又按,死活不再接他电话。我是想让他早点开门好给我们俩堵住,这时里面也在发生争执或者是讨论对策,有一些响动。但我始终没敲门,怕他在里面打电话给保安,节外生枝。真的是累死了,还要小心身边这个人不要跑掉。这样双方僵持到早上5点钟,他又打了三个电话来,我们在外面声息全无。三个电话以后,我知道他要熬不牢了,果然吱呀一声,我几乎是靠在那扇门上,立刻推开门冲进去……
  
  女人坐在床边,衣服整齐。我飞快地扫一眼房间,门口有张凳子,我端起来就往女人那边扔,没想扔在她男人身上,他此时正在往女人身边跑,我老公死命在说对不起,说是我生病发烧,她给我送药来了。我看那个男人往老婆身边跑还挨了我一凳,以为他肯定要叭叭打女人几耳光,我甚至都听到那声音,谁知他站在女人身边就像施了定身法,一幅手套拿在手上翻过来翻过去,嘴里在期期艾艾地咕嘟:我是你老公你不关心,他是你什么人?这么关心。我看这人的样子,简直都麻木了,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忽然这个沉默的女人狠狠地说了一句话:你那时候把女人带回家,我就是要报复你!
  
  天啦,原来他们之间是这样。
  
  我竟是给了这女人一个报复的机会。
  
  别人抢了她老公,她就抢别人的老公。总是佛家说得好,凡事有果就有因,天下事有谁说得清?
  
  后来的事也平常了,倩如忽然不再管老公的长和短。她来诉说也只是因为这个外遇事件终于有了结果,尽管这结果有些意外。
  
  两个家庭就这样恢复了平静,没有电视剧结尾的大喜剧或大悲剧,日子就这么继续过下去。(完)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