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推销员和富家千金浪漫的奇缘

时间:2013-04-10 08:21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78
 
  推销员和富家千金浪漫的奇缘
  同名同姓得来一份缘
  2000年,23岁的我还是北京一家公司的小业务员,全国各地跑,推销我们的产品。因为大学学的是营销,我毕业后就做了营销员,说是营销员,其实就是苦口婆心磨人家买我们的东西,其中艰辛只有我自己知道。那年快春节的时候,公司派我去哈尔滨出差。
  那是我第一次去哈尔滨,刚一下火车,我就感觉寒气逼人,身上只有单薄的衣衫,我后悔自己没有带那件厚厚的羽绒服。出了出站口,我遇到了刘怡。
  缘分真是不可思议,我来哈尔滨好像就是为了遇到她。大雪纷飞中,当她如白天鹅一样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忽然乱跳!
  其实我之所以一出站就看到她,是因为她手里举着的那块牌子——那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许宁!
  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的女孩子,长发飘飘,穿着红色的羽绒服,戴着一副红色的手套在风雪中站立着,举着写着你名字的牌子,你不心动?
  她向出站口张望着,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又惊又喜。可是,我在哈尔滨没有任何熟人啊。
  “你好!”我迎上去说。
  她看了看我,问:“有事吗?先生!”呵呵,她说话的声音真好听。
  “你不是来接我的吗?”我说。
  “接你?”她瞪大眼睛,满脸狐疑地说,“谁接你啊?我接我同学的朋友,她是个女的!”
  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太巧了!我说我也叫许宁啊,说着,我拿出身份证让她看,她看了“哈哈”笑着说:“怪不得你跑过来呢。”她俏皮的样子真是可爱,我心想这真是天降奇缘。我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天等她同学的朋友,不一会儿,那个女孩子也出来了,知道情况后,她也笑了。我决定晚上请她们吃饭,因为这缘分太有意思了。那个跟我同名的女孩子说:“好哇好哇!”刘怡倒有些羞涩,坚持了一会儿,她说:“好吧!我先把你送到旅馆吧。”
  我们随刘怡来到停车场,她竟把我们带到一辆红色宝马车跟前。我傻眼了,天啊,这女孩子怎么这么有钱啊!女许宁说,人家父母是做中俄边境贸易赚大钱的,就一个独生女,不开宝马开什么?哄女孩子开心的话
  我支吾着,有点后悔答应了晚上请客。这样的女孩子,我拿什么请人家啊,即使花上几百元,对人家来说大概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吧。我刚才的满心欢喜一下子被冲走了。
  坐上她的宝马车,她给我系好安全带,那动作那么的温柔,我的心怦然一动。偷看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刘怡,脱去了羽绒服的她穿一件高领黑毛衣,衬着红格子大摆裙,那么大方,又那么美丽!我觉得自己有点呼吸不过来了。和她相比,我更像个乡巴佬了,虽然毕业于名牌大学,可父母都是农民,我总带着农村孩子那种局促和拘谨。一路上我没讲什么话,晚上请客的事我也没有再提。
  如果她不是富家千金,我一定会不屈不挠地追求她,爽朗、温柔的她,正是我梦寐以求的那种女孩子啊。可现在,我只能留下一声叹息了,哪敢有非分之想啊。
  没想到晚上她会打电话来:“男许宁,不是说好一起吃饭的吗?怎么没动静了?”
  我连连说:“好哇好哇,你们过来吧,我请客。”
  其实我带的钱很少。刚刚参加工作,一个月的薪水交了房租,再吃喝拉撒,就没剩几个钱了。我数了数身上的钱,心一横,留下车票钱,其余的倾尽所有吧。
  一走进我的房间,刘怡就递过手中提着的东西:“送你的。”
  我打开一看,那是一件黑色的新款波司登羽绒服,和她一起来的女许宁说:“她也给我买了一件。”这个从广州来哈尔滨看冰灯的女孩子,不明白哈尔滨零下几十摄氏度有多冷,她甚至还穿着秋衣!刘怡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的,给我买了一件黑色的。
  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只觉得一阵阵战栗。  长这么大,除去妈妈,没有女人对我这么好过,那件新款羽绒服,价值上千元呢。她多细心啊,一点也没有千金女的那种傲慢,像她这种美丽大方又体贴的女孩子哪里去找?可我知道,我们之间隔着一座不可逾越的山!交给你一副红手套
  那天她居然把我们拉到哈尔滨一条老巷子里吃东北菜,她解释说:“那些大饭店又贵又骗人,而且做不出正宗东北菜的味道,还是这些小饭馆东北菜做得地道……”我心里更加感动了,善解人意的她,既不让我失面子,又不让我多花钱!
  那顿饭,我们只吃了75块钱。女许宁说:“好吃,真好吃!来东北遇上你们俩,真是不虚此行!”
  那天晚上刘怡一直戴着那副鲜艳夺目的红手套,但把我送回旅馆我们告别后,我忽然想起她临别时没有戴红手套,手套一定落在了饭店里!等她打电话来问我手套有没有忘在我的房间时,我已经在去小饭店的出租车上了。
  我记得张爱玲的小说《半生缘》中,曼桢与世钧第一次去吃饭,也是丢了手套,当世钧半夜里打着手电去找手套时,他赢得了曼桢的爱。
  刘怡说:“不过一副手套,大冷的天,你别来回跑了。不过,那是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从俄罗斯带给我的。”
  当我回到小饭店时,老板说:“来给女朋友找手套吧?你女朋友真漂亮!是那个高个的吧?我一看你们就是一对,她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
  “是吗?”我听了之后甜蜜蜜的,也许旁观者清吧。后来刘怡告诉我,她对我的确是一见钟情,她说,当英俊挺拔的我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第二天,我把手套交到她手中时,她没有说谢谢,而是甜蜜地笑了。我想,她肯定也看过那部电影吧。
  几天之后,我的业务顺利完成了,但我舍不得离开哈尔滨,刘怡打电话说:“我带你转转中央大街看看冰灯吧,来一趟哈尔滨,这是必看的。”
  我喜不自禁。我是那么渴望和她在一起,虽然这也许只是人生路上一小段缘分,但我希望能留下更多关于她的记忆。
  在哈尔滨的中央大街,她给我一一介绍那些古老的建筑,而我却没有心情听,只是盯着她看,她真美呀,像一位女神,一边跳着一边跑着,叫着我的名字。多么美丽的冬天,多么美丽的哈尔滨!
  在冰雕展,看着刘怡美丽活泼的身影在晶莹透明的冰雕中穿来穿去,我由衷地说:“刘怡,你就像这冰雕一样纯洁美丽,是我心中的天使。”她低下头,脸红了。那一刻,我的心“突突”地跳着,我多想拉起她的手,可我没有勇气。
  分手的日子到了,她送我上火车。站台上,她一直沉默着。她给我买了很多哈尔滨特产。火车就要开了,我说:“刘怡,春天去北京玩吧,我再来哈尔滨的机会也许不多……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呢!”我还没有说完,她忽然哭了,她的眼泪,一串串,那么晶莹地落到红色的羽绒服上,我越劝,她哭得越凶,而此时,离别的痛苦我比她更甚,她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心思?
  列车员又催着上车了,我听到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声音:“许宁,你能拥抱我一下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我与她一米之遥,那一米,是我始终无法跨越的距离,而她的一句话打破了僵局,我冲过去紧紧地抱住她,对她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我拼命压抑着的爱的火山终于爆发了。在火车开车前五分钟,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她把那副红手套送给了我,说那是我们的定情之物。火车开了,她一边追着跑一边喊:“许宁,手套你还要还给我!”   忽然失去了我的爱情
  我们就这样疯狂地相爱了,从北京到哈尔滨,从哈尔滨到北京,不是我去就是她来。不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短信打电话,最多的时候,一天我要给她发上百条短信,我的手机费暴涨,这个可爱的女孩怕我电话停机,每次往里面充值一充就几千块钱。( 情话大全 www.qinghua.cc )
  我一次次问她:“傻姑娘,你喜欢我什么?”
  她给我的回答是:“你善良能干,你自食其力,从不自卑,你没有那些坏男人的毛病,你自信自尊,而且你很细心体贴。当我第一眼看到你,喜欢的只是你的外貌,当我和你在一起的几天,你优秀的品质打动了我……”到最后她说,“爱情哪有个为什么呀,我就是喜欢你,没有理由。”
  可我们的交往一直瞒着她的父母,刘怡说,她父母希望她和一个富家子弟好,并且常常有意为他们制造机会,但刘怡说:“一个纨绔子弟!就知道花钱,爱和美女打打闹闹,一办模特大赛就会出现在现场。嫁给他?算了吧,操不起那份心!”
  我们的事是相爱一年之后告诉刘怡的父母的。
  他们果然强烈反对。我第一次上他们家,她母亲说:“我女儿只是一时冲动,她没和你这种穷孩子接触过,看着新鲜,早晚一天她会明白过来,你根本不是她要找的爱人!”
  刘怡跟父母吵翻了天。我在刘怡的鼓励下也据理力争,我爱刘怡,跟他们家的金钱无关,我不会放弃的!
  刘怡的母亲说我是图他们家的钱,我轻蔑地说:“钱,我不会要你们一分,你们只要把刘怡交给我,我会给她一个完美的世界。”
  为了我,刘怡和父母闹崩了。我把她带到北京,给她租了房子。她从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却什么都要自己做,我这才发现,这个美丽的宝贝居然连袜子都不会洗。
  可是,因为爱我,她学着做饭,胳膊让溅起的油烫得伤痕累累;为了我,她学会洗衣服熨衣服,虽然把我的衣服熨出了窟窿,可是,我喜欢!
  我发疯般工作着,我要给刘怡打出一片江山来!从前我想,我能留在北京,有一所自己的房子就满足了。爱上刘怡以后我发誓,我要成为一个出色的男人,不负刘怡对我的痴情!
  一个月后,她的父母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母亲说:“在你们的爱情面前,我认输!”
  我和刘怡紧紧拥抱在一起。当天,我们去酒店吃饭庆祝胜利,刘父交给我50万元,他说:“既然我女儿这么爱你,我必须帮助你。这是启动资金,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拒绝说:“不,我要用自己的双手给刘怡打出一片天地。”
  她父亲摇摇头说:“现在不比当年,赤手空拳打天下太难了。你先拿这50万元小试身手吧,输了我们不会怪你。”我还要拒绝,刘怡在饭桌下用脚踹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她希望我更成功。
  此时是2001年的夏天,我有了50万元的启动资金,准备在商海里大试身手了。刘怡回了哈尔滨,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月后,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许宁,我们散了吧。”终于把红手套放在了你的手心里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坐上去哈尔滨的火车,还是那个车站,却没有了接我的女孩。我要亲自问问她,不过两个月时间,为什么?
  可是刘怡拒绝见我。我站在她家楼下,保姆没有让我进门。刘怡在电话中说:“我现在的男朋友在这儿,不方便让你进来,我想,我跟他更合适,他是名门之后,事业有根基。”她说出了一个名人的名字。和女孩子聊天的话题
  我的心凉透了。我没想到她这样薄情寡义,说变脸就变脸。我不死心,狂摁门铃,开门的是她的母亲,这个高傲的女人把门打开一条缝,冷着脸说:“我说的没错吧,她只是图新鲜罢了,不会和你动真情的。她现在有了新的选择,你别再缠她了。”说完,她关上了门。
  回北京的火车上,我一直强忍住眼泪。我想再听一下刘怡的声音,打电话过去,她关机了;几天后再打,那个号成了空号。
  那个说要与我生生死死在一起的人,就这样轻易地抛弃了我。
  我从此恨女人,我的心里再也不会有爱了。虽然有优秀的姑娘向我表示好感,可我再也没有动过心。追女孩的短信
  我的事业做大后,那50万元我连本带利还给了刘家。我依然珍藏着那副红手套,刘怡说过,她要在我们结婚时戴上它。可现在,物是人非,手套的主人背叛了爱情!
  2005年,28岁的我依然独身。我的爱情故事很多朋友都知道,他们说我是在一棵树上吊死。我再没去过哈尔滨,那里对于我已成了一座伤心之城!
  3月,我们公司给一家公司做项目,那家公司与我们接洽的人有一个来自哈尔滨,我们说起中央大街,说起哈尔滨的雪,我偶尔扯了一句:“你们哈尔滨有钱人很多啊!”然后我提到刘怡的父母。以前我也遇到过哈尔滨人,但我从不提刘怡,因为我会心痛,但现在我心里的伤痛在慢慢平复,何况三年多过去了,她也应该结婚生子了吧!
  他说:“听说过他们。但有钱有什么用?就一个宝贝闺女,还是个瞎子!”
  “瞎子?”我有点蒙了,“你说谁是瞎子?”
  他奇怪我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说:“干吗这么激动,他闺女呀!他闺女是个瞎子。我从前还做过他们家的项目!”
  “不可能!”我一口咬定,“我见过她,她绝对不可能是瞎子!”
  “绝对是!”他也一口咬定,“她是那种突然失明的瞎子,就是身体里少一种什么素,反正我也说不好……”他再说什么我听不清了,我马上吩咐秘书给我订一张到哈尔滨的机票,越快越好!
  我疯了似的来到刘怡家,她正站在她家别墅的院子里,她真的失明了。我离她只有几米,她看不见我,而我离她只有一米的时候,她问:“谁?请问你是谁?”
  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别时她说的那句话在我耳边响起,我照她当年的话说:“刘怡,我能拥抱你一下吗?”
  她呆了片刻,转眼泪流满面。我把那副红手套轻轻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END)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