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女网友竟然用计留我种

时间:2013-04-11 16:59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80
 
   女网友竟然用计留我种
  2005年,江西某大学一名大四学生,毕业前夕禁不住室友们对“毕业黄昏恋”的煽动和鼓吹,与在QQ聊天室里仅认识几天的一个20岁女子发生了“一夜情”。谁知道,他遭遇的竟是一个行事处心积虑的发廊女。该发廊女选择了排卵期与他“一夜情”而成功受孕,并悄悄生下了一个女婴……
  一夜纵情难说分手
  2005年寒假过后,江西某大学学生赵鹏瑞即将本科毕业,他一心一意备考,准备考研。
  赵鹏瑞的宿舍共住着四名大学生。除了赵鹏瑞,其他三位同学每天除了找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泡在网上玩游戏、聊天、发布求职信息,设法和网友见面。但他们和网友之间不是普通的见面,而是要发生“一夜情”的激情约会。
  近两年来,不少大学毕业生在网上大搞“毕业黄昏情”,以宣泄自己狂躁的毕业前的情绪。“黄昏情”即是“一夜情”,按室友林子超的话说,不趁毕业前放纵一下,以后就没机会了。毕业了如果没有好工作,找女朋友都很难。但在学校就不一样了,即便一无所有,也能吸引女孩。“找个人过夜吧,这是青春最后的免费晚餐!”这是林子超常喊的口号。
  这句口号常响在赵鹏瑞耳边,不禁让他心旌摇荡。不过自小家教很严,现在又要考研,他一直克制着内心的激荡。
  2005年五一长假结束后,赵鹏瑞回到学校。听见室友把假期的种种艳遇讲得天花乱坠,想起自己五一长假期间闷在家里苦读,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室友讽刺他不懂得生活、浪费青春时,他心里更加不服气。
  经不住室友们煽风点火,5月10日夜,赵鹏瑞试探地用QQ登录了“城市激情”里的南昌聊天室,进去不到十分钟,他就热血沸腾,里面真有人公开叫嚣“一夜情”,且用词极为挑逗,甚至下流。身为大学生,赵鹏瑞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不应该进入这种地方,但他舍不得退出来。
  赵鹏瑞想找个人聊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胡乱打出一句话:“第一次来这里,请多指教。”不一会儿,有一个昵称为“隔壁玫瑰”的网友用悄悄话跟他说:“我也是第一次来,请多多指教。”赵鹏瑞笑起来,和“隔壁玫瑰”聊了几句。对方自称是公司白领,也是听同事说玩“一夜情”很刺激,才到这里来瞧瞧。赵鹏瑞半开玩笑地说:“既然大家都是新手,要不,就我们配对一下,免得便宜了那些老手。”
  “隔壁玫瑰”哈哈一笑说:“我只是路过,即便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赵鹏觉得“隔壁玫瑰”很有趣,主动把她加为好友。“隔壁玫瑰”拒绝了,理由是:出入这里的男士没有一个信得过。 赵鹏瑞请求了好几次,对方都不肯通过验证,这就更让赵鹏瑞相信“隔壁玫瑰”只是一个过路的良家妇女。
  赵鹏瑞情急之下说出了学校的名字和寝室的电话,“隔壁玫瑰”才通过了他的验证。“隔壁玫瑰”为了表示歉意,两人到QQ上聊天后,她主动要求视频。视频后,赵鹏瑞觉得“隔壁玫瑰”长相还可以,“隔壁玫瑰”对他的长相却大加赞赏,她说:“早知道你这么帅,你就是老手,我也答应和你一夜情。”
  赵鹏瑞建议马上就去开房,“隔壁玫瑰”羞答答地说:“三天以后,等我到了安全期再说。”赵鹏瑞开房的建议本是开玩笑的,见对方答应了,不禁心猿意马起来。室友见他这么快就找到了“一夜情”的对象,都向他传授经验,告诉他到时身上除了开房的钱,不要带多余的现金,以防对方是“小姐”敲诈。赵鹏瑞问室友“一夜情和找小姐有什么区别”,林子超理直气壮地回答:“前者比后者要道德。”
  第二天,赵鹏瑞又在网上遇到了“隔壁玫瑰”,她非常歉意地说她不能赴约了,她很紧张,害怕他是一个坏人。“隔壁玫瑰”的推托,使赵鹏瑞对她更有好感。为了让她信任,直率的赵鹏瑞把父母在江西省某机关工作的事都说了出来。“隔壁玫瑰”沉默不语。
  第六天晚上,“隔壁玫瑰”突然打电话给他,说她在某茶室等他,希望两人能见面聊聊。在室友的怂恿下,赵鹏瑞兴冲冲地去了。他走进该茶室的包房,看到“隔壁玫瑰”穿着性感的吊带衫坐在榻榻米上,感到自己的心怦怦乱跳。服务员把茶点、水果端上来后,“隔壁玫瑰”在门外挂上了“勿扰”的牌子,把房门反锁上,然后躺在榻榻米上伸了一个懒腰,说:“我们聊天吧!随意一点,要是躺着舒服就躺着,坐着舒服你就坐着。”
  做梦般的赵鹏瑞心里想着“不行”,身体却挨着“隔壁玫瑰”躺下,身体一碰在一起,两人便疯狂地扭在一起……
  事后,赵鹏瑞非常懊悔,想马上就离开,却怕伤了“隔壁玫瑰”的面子,便装出高兴的样子和她过了一夜。第二天醒来,他就要走,并委婉地提出以后不要再见面。“隔壁玫瑰”拉住他的手说:“不见面可以,但是在网上碰到了不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赵鹏瑞应了一句“好”,便逃离了包房。
  那之后,“隔壁玫瑰”有事没事总在QQ上给他留几句关心他的话,他忙于考研,就没在意。 突为人父又遭逼婚
  2006年初,赵鹏瑞考研失败,便想就业。他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劝他再考一年,如果考不上,就送他到国外留学。赵鹏瑞心不在焉地窝在家里看书,他希望自己能考上,而不愿到遥远的异邦留学。
  和“隔壁玫瑰”一起度过的那一夜,一直使他感到耻辱与惶恐。好在后来,在网上与“隔壁玫瑰”碰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开始慢慢忘记那个荒唐之夜。2006年2月,情人节过后不久,赵鹏瑞突然又在网上碰见她。他正想躲闪,“隔壁玫瑰”的信息发过来了:“好久不见,能出来见一面吗?”赵鹏瑞说:“有什么好见的,我不想提起以前的任何事情。”
  “隔壁玫瑰”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但你必须出来见我!”赵鹏瑞问:“为什么?”“因为我半个月前刚刚生下你的女儿——你的,早产了。  ”赵鹏瑞吓了一跳,以为对方发错了,在确定这句话确实是发给他的时候,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下线了。
  赵鹏瑞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只不过和那个女的发生过一次性关系,她就生下了他的孩子——可她为什么要偷偷生下这个孩子呢?赵鹏瑞想,一定是“隔壁玫瑰”在跟他开玩笑,不会是敲诈吧?于是几分钟后,他重新上线,“隔壁玫瑰”随即给他发来一张婴儿的图片。
  赵鹏瑞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隔壁玫瑰”说要当面讲。赵鹏瑞有点害怕,问清她的住址后,匆匆下线。他从银行取出2000元,打的赶到“隔壁玫瑰”住的单身公寓。面对黑着脸的赵鹏瑞,“隔壁玫瑰”慢条斯理地说:“我不想骗你,我很想嫁给大学生。听说现在大学生可以结婚,我就想了这样的办法。而且你的家境很好,人又长得帅,所以我想赌一把,看自己是否能幸运地怀上你的孩子。”
  “你他妈的疯了!”赵鹏瑞控制不住给了她一记耳光,“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能用这种方法来害人?你这是敲诈!”
  “隔壁玫瑰”摸着挨打的脸说:“信不信随你。我叫何青珍,今年20岁,上过一年高中,现在一家发廊洗头。但请你不要误会,我不做那种事情。我以前谈过一个男朋友,他骗了我。我想明白了,幸福要靠自己争取。我和你结婚后,你开始可能对我不好,孩子慢慢长大了,你就会好好对我了。”
  “你做梦!你这个神经病,疯婆子!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天哪……”赵鹏瑞突然号啕大哭,他自己说话做事还很孩子气,凡事还是父母拿主意,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女儿,他快崩溃了,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他问何青珍想要多少钱。何青珍说不要钱,就想嫁给他,如果他不同意,她就抱着孩子到他父母的单位去闹。 赵鹏瑞忽然意识到,何青珍敢这样威胁她,那孩子一定是他的。  他猛然想起了第一次叫何青珍去开房,她推托,几天后突然找他,一定是在等她的排卵期。赵鹏瑞好想把何青珍掐死,而对摇篮里的那个婴儿,他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最后,赵鹏瑞拿出2000元给何青珍,说让他回家考虑一下。何青珍一定要他留下手机号码。
  回到家里,父母都在上班,赵鹏瑞无法宣泄郁积在心里的痛苦和悔恨,他想到了死。长大后,连手指都没有弄伤过的赵鹏瑞,不知道怎么才可以没有痛苦地死去。晚上,赵鹏瑞向父母提出想出国留学。对儿子的转变,父母非常高兴,以前他们多次劝儿子出国留学,他都不愿意,现在主动要求出国,真是太好了。他们马上帮儿子联系到英国一所大学留学的事情。
  第三天,何青珍打来电话,问赵鹏瑞考虑得怎么样了,赵鹏瑞用缓兵之计好言劝她:“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文化、生活习性的差异非常大,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你还是说要多少钱吧!”
  何青珍说:“没有什么绝对不可能的,你和我连那种事都做了,现在连孩子都生下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也知道你嫌我没文化,可你是自愿和我发生性关系的,所以我想我们可以一起生活。”
  赵鹏瑞哑口无言,他不敢说“性行为和一起生活是两码事”。他觉得来自农村的何青珍就是那种没什么文化、固执、不讲道理的“一根筋”。挂断电话时,何青珍再次向他发出通牒,再给他两天时间,不然她就抱着孩子到他父母的单位闹去。
  偷出孩子抹掉“罪证”
  赵鹏瑞整整一夜没睡,想出种种解决的方法,可马上予以否定。他连把何青珍杀了的念头都动过,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到天亮时,他终于想出了好办法:何青珍之所以敢这样威胁他,就是因为那个孩子,如果没有了那个孩子…… 赵鹏瑞马上打电话给大学室友张继友,说自己有个亲戚生了个女儿,想送人,问张继友新建县乡下老家有没有想领养孩子的亲戚。  赵鹏瑞以前好像听张继友说过,他有个叔叔生了两个儿子,很想领养一个女儿。果然,张继友说他叔叔想抱养一个女孩。赵鹏瑞问可不可以马上抱过去,张继友立即打电话问过叔叔后,答复说可以。
  次日上午,赵鹏瑞从银行取了5000元压岁钱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推车的婴儿用品和食品,付款后推到一楼,然后打电话给何青珍,叫她马上到超市来,他给孩子买了很多东西,一个人提不动。何青珍说孩子已经睡着了,她马上下楼赶过来。
  赵鹏瑞转身对超市的工作人员说:“我有急事要出去,等一下有个叫何青珍的女人会来取这些东西。”
  工作人员点头答应后,赵鹏瑞火速打的赶到公寓,用身份证“刷”开了何青珍的家门,进去后抱起熟睡中的婴儿,打的来到南昌火车站候车室,他要让何青珍相信自己在火车站接人,而没有干其他事。他刚坐下来,何青珍的电话就打来了,赵鹏瑞说:“很不巧啊,我在超市等你时,有个远道而来的朋友来了。现在,我正在火车站接他。你听,工作人员正在报列车到站呢。我买的东西在超市工作人员那里,你说你叫何青珍,他们会给你的。你先把东西带回家里,我下午去你那里。”
  随后,赵鹏瑞马不停蹄地抱着孩子打的去了大学室友张继友那里,把孩子交给张继友,又拿出2000元,说:“给你的叔叔,叫他不要虐待孩子。”
  赵鹏瑞转身离开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紧张。几分钟后,赵鹏瑞接到了何青珍的电话,她发出凄厉的哭叫声:“孩子不见了,门是好好的,孩子不见了!”赵鹏瑞故作着急的样子,叫她不要慌,他马上赶到。他还没走进公寓,就听到何青珍的哭声,还有邻居七嘴八舌叫她赶快报警的声音。赵鹏瑞冲进去,对邻居们说:“你们先出去,我们会处理的。”邻居们一离开,赵鹏瑞就严肃地对何青珍说:“你报警可以,但是不能把我牵扯进去;不要告诉警察我是孩子的父亲,我父母会杀了我的。”
  何青珍问:“不告诉警察怎么行呢?你父母早晚也会知道的。”
  赵鹏瑞用埋怨的语气说:“你怎么证明孩子是我的?你怎么叫警察和我的父母相信那个孩子是我的?早知道应该去做亲子鉴定的,如果确实是我的女儿,想什么办法,也会让我父母接受她的。”何青珍哭着说:“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孩子,肯定是被人贩子偷走了,我该怎么办呢?”赵鹏瑞拿出2000元交到何青珍手里,说:“我会托人去找孩子的,现在最要紧的是你把身体养好。” ( 浪漫情话 www.qinghua.cc )
  从何青珍家出来,赵鹏瑞松了一大口气。接连几天,他都没有接到何青珍的电话。他下了决心,如果何青珍报案,他就拒绝承认和她有过一夜情。
  一生买单何其沉重
  2006年3月1日下午,孩子被送走刚好一个星期,赵鹏瑞的父母带着何青珍脸色铁青地回到家里。一进门,父亲就给了赵鹏瑞一记耳光:“你这个畜生,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赵鹏瑞恨恨地盯着何青珍。何青珍说:“你不要恨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才会抱走孩子,我只能告诉你的父母。我本来想去报警的。” 在父母的逼问下,赵鹏瑞承认孩子是他悄悄送人了。当天下午,赵父开车与妻儿及何青珍到新建县乡下接孩子。事先张继友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张继友的叔叔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把孩子还给了何青珍。何青珍喜极而泣。赵鹏瑞的父母看了一眼婴儿,赵妈妈说了一句:“长得好像鹏瑞。”赵鹏瑞听了毛骨悚然。
  回南昌的路上,赵父在开车,何青珍抱着孩子坐在前排,赵鹏瑞和妈妈坐在后排,车里沉默得令每个人如坐针毡。赵鹏瑞抓紧自己的裤腿强忍了一阵子,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倒在妈妈的怀里哽咽着说:“妈妈,我好难受。”
  赵妈妈摸着儿子的头也流下了眼泪:“你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叫你洁身自爱,你却做出这种事情来。”赵妈妈问何青珍她的父母在哪里,她想和她的父母谈谈。爱情宣言
  何青珍说父母在赣南崇义的山沟里,他们都是没有文化的农民,最远的地方只去过县城,跟他们谈,还不如跟她谈,
  赵妈妈倒吸了一口冷气,两个老实的农民怎么会生出这么偏执的女儿来。大家一起到了何青珍住的公寓,当着赵鹏瑞和何青珍的面,赵妈妈问儿子:“你愿意娶她做老婆吗?”赵鹏瑞说:“你干脆把我杀了吧。”
  赵父对何青珍说:“你想追求自己的幸福没有错,但是你不能强迫别人。你想过没有,这种强扭的瓜肯定是不甜的,你们双方都会十分痛苦。当初你用那种手段偷偷怀孕,本身就是一种无耻的行为。何况,鹏瑞马上要去英国留学了,更不可能与你结婚。”
  何青珍说:“当初我并没有强迫他。”赵鹏瑞气愤地指着她的鼻子说:“你这个坏女人,我也没有强迫你啊!孩子是你故意怀上的,我又没说想跟你生孩子,世上怎么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赵父拉开情绪失控的儿子,心平气和地对何青珍说:“我儿子虽然也不道德,但他说得没错,当初他也没强迫你,可是你背着他执意生下孩子,是你在强迫他接受你,你必须为你的行为承担责任。你想强迫他和你结婚,这是行不通的。你去报警也没有用,法律不会强迫两个人结婚,就是生了孩子也没有用。如果你愿意,可以把孩子给我们抚养,我们拿一笔钱给你;如果你想带着孩子,你想要多少钱,说个数!”
  何青珍哭起来:“为什么不可以啊?我有个老乡在一个离了婚的教授家做保姆,怀了教授的孩子,教授就娶了她。那个老乡还没有我读书读得多,教授也比你更有文化,他们都能生活在一起,我们为什么不能?”
  赵鹏瑞吼出一句:“我就是娶一头猪做老婆都不会和你结婚。真他妈该死的一夜情!”
  何青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考虑了好几分钟,她同意用钱来解决这件事。经过讨价还价,双方达成协议:如果经过亲子鉴定,这孩子是赵鹏瑞的,孩子由何青珍带养,赵鹏瑞一次性拿出8万元给她;孩子将来如果考上大学,赵鹏瑞还要承担孩子上大学的钱。爱情故事
  第二天,赵母、赵鹏瑞和何青珍一起到江西省妇幼保健院给孩子做了DNA亲子鉴定。五天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那女婴确实是赵鹏瑞的女儿。赵鹏瑞一把将那张鉴定书给撕毁了。付钱时,赵妈妈叫儿子在一旁看着,八捆百元大钞,赵妈妈一张一张地数,每一张都像刀片划在赵鹏瑞的心头。
  这件天下最尴尬的事终于平息下去了,赵鹏瑞在南昌一刻也不想留,想立马去英国留学。一个月后,本来已经接受他的这所学校,却突然委婉地拒绝了他的入学请求。赵鹏瑞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请对方给一个解释,对方没有回复。赵妈妈委托中间人打听了半个月,才得知是有人把赵鹏瑞偷走亲生骨肉悄悄送人的事以邮件的形式告诉了英国校方。
  赵鹏瑞猜想一定是何青珍请那位老乡的教授丈夫干的,他不想去求证,他认了。如果“一夜情”是个有形的东西,赵鹏瑞拼了命也会将它砸个稀烂,可它只是一种行为,就是这种行为制造了痛苦,他将如何去告诉未来的妻子他的这次“一夜情”,他又该如何面对那个孩子?
  极度痛苦的赵鹏瑞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所有想尝试或者已经在纵情“一夜情”的人,不要以为“一夜情”就是你情我愿与道德无关的个人生活方式,不要以为没有付费就不像嫖娼那样肮脏。“一夜情”其实并不比嫖娼干净多少,在这种丧失道德的行为中,男女双方都是嫖客,也都是为妓者,免费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为此买单,有些人甚至要用一生来买单!
  (完)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