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回忆如墓是否该相忘于江湖

时间:2013-04-17 22:16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49
 
  回忆如墓是否该相忘于江湖
  木轩,你知道吗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题记
  文 : 一往情深゛  QQ 291937587
  One°
  毕业在即,诗雨和她的同学已悄然度过了转瞬即逝的四年大学年华,虽由于她成绩好早就有公司和她签了约,可那未知的工作环境相对于安逸的大学生活,还是让她多多少少心生恐惧。
  毕业照上张扬的表情铭刻他们年轻的容颜。闺蜜们亲昵的动作,暧昧的笑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现。 忽而觉得这个校园里空空荡荡的,其实他们走了马上会有新生填充,它永远都会是满满当当的,莘莘学子周而复始。是因为在这里根深蒂固的心被活生生掘起了吗?不!是不舍!是对这个辛勤培育了他们四年的“母亲”的依眷!没错,诗雨在心里斩钉截铁。 灵魂在校园上空漫无游弋,奋力寻找回忆,可空白把往日记忆暂时搁浅,徒剩下泪花在瞳孔边缘婆娑。
  公司那边已催促了多次,经过短暂的自我修整,诗雨只身踏上了前往东北方向的行程,列车摇摇晃晃,轮子和钢轨有规律的发出疲惫的声响,犹如催眠曲让人昏昏沉沉。从杭州到大连,繁琐的路需要冗长的时间,无聊的乘客大多闭着眼睛昏昏欲睡,姿势横七竖八。偶尔有个烟民在车厢连接处抽烟,烟雾袅袅向上腾起,画出婀娜的线条。
  车窗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疯狂的向后奔跑,片刻变成了葱郁的杨树林,罗预又变成了片片蒲公英在小山坡上随风飘飘然。颠沛流离间恍若时过境迁,只是愈来愈远离那熟悉的地域。
  第二天上午辗转于各种交通工具,抵达公司已是午时,后勤部先是为她安排了住处,和来自长沙的同届毕业生住在一室一厅的房子。房间内装饰简单清雅,该有的设备也一应俱全。 她们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得知她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叫韵朵,叫人喜欢。接下来的日子诗雨要适应生平的第一次正式工作,她学的是会计,幸运的是工作和她的专业是对口的,做到了学以致用。
  同事们大多都过着朝九晚五的两点一线生活,这其中掺杂着莨琇不齐的工作思想,有的勤勤恳恳为了实现人生的抱负,有的也与世无争只是为了维持生计。诗雨不知道该给自己怎样定位,她既不想为了简单的日常衣食而捉襟见肘,也不愿在公司里勾斗虞诈。她只是在自己的职位上丰沛着能力,自乐其中。
  Two°
  时光如梭,诗雨为了尽快了解公司账目,更好的融入工作,转眼已忙忙碌碌了近三个月。好容易逮到了个她和韵朵一同休息的周末,平时他们可都是卯足劲加班的。瞅着镜子中自己的头发平淡呆板,毫无形象可言,韵朵如是。她们决定今天去换个发型,换种心情。
  到了美发店一位美发师上前迎客。 “您好,请问二位是要做头发吗?”说这话的是木轩。这条繁华的街市上,所有门面里无论老板和伙计都知道他。面若傅粉,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目,笑起来宛如月牙弯弯,身材颀长,气宇轩昂,神情亦佳,姿容既好。诗雨怔怔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她绝不是花痴女,但不成想世间竟有如此赏心悦目的男子,不免有些木然。表白的话
  “小姐?”木轩疑问着叫叫正在“花痴”的诗雨,他见多了这种女孩。韵朵连忙拽拽诗雨的衣角,嘴里隐隐念叨着什么。这时她才猛然回过神儿来“哦…是要做头发。”“好 请随我来,这里有我们店里主打的美发方案”。诗雨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情绪里完全挣脱出来,她在想,这是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如若是,那一见钟情真的是一件非常肤浅的事情,只不过是一眼相中了对方的眉目。或许在以后的日子里发现他是值得托付的人,也不枉此情至深。也或许他与自己心目中塑造的形象渐行渐远,那他也就成了实实在在的过客了。诗雨不反对一见钟情,但这也是她一直以来对于一见钟情深埋心底的准则。她拍了拍胡思乱想的脑袋,提醒自己别想那么多,便扳回了心绪。
  通过沟通木轩决定给诗雨做梨花烫,韵朵做哈密烫。他很会说话,嘴巴甜到恰处,不过这也是美发行业的“通病”,之后木轩为韵朵安排了另外一名发型师给她做头发,因为完后她们还打算去逛街。
  “是第一次来我们店吧?”木轩一边修剪头发一边向诗雨聊着天缓和有些干燥的气氛。“嗯,是,我来到大连才三个月,第一次做头发。”“是刚应届的毕业生吧,做什么工作?” “是啊,做会计,要尽快适应工作,所以特别忙。”诗雨坐在转椅上一对一答气氛也算融洽。
  “既然是这样,我们针对刚出校工作的学生,收入薄弱这一原由,制定了特殊会员制卡,不如成为我们会员怎样?”说着就命其一名伙计拿来了优惠卡及优惠说明单。“你看,这样一来无论你做我们店什么服务,洗烫染护一律七折,剪头发免费哦。”说完木轩又弯起了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目,一副招牌的笑容。诗雨市侩着这其中的商业小陷阱,但左思右想也觉得合算。其实这是很明的账目,不存在什么陷阱,只不过是栓住了一名顾客,是个互利共赢的小合同。于是决定成为会员。“好的,等做完头发我填卡”。木轩娴熟的剪完,然后交给了助理烫梨花,之后又染了个成熟稳重的栗色。
  造完型诗雨着实变成了时尚达人,若不是栗色稳重些,俨然就成了个萌女。“你可不要哭哦,要不然就真成了梨花带雨了”木轩玉树临风的站在一边开起了玩笑。“还好做的不丑,不然我真会哭的”木轩听后咯咯笑了起来。“好了,我们去填会员卡吧。”这时韵朵的发型也打造完毕,木轩夸这款发型很适合她,是今年最流行的哦。韵朵莞尔一笑对于他们的夸赞权当是奉承,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放在心上,她一向是理性当先的。
  填完了会员卡诗雨留了木轩的电话,是说下次来之前方便知道他有没有时间,其实诗雨以这种拙劣的方式索要联系方式他司空见惯了,不过事实上也是最有效的。“好了,拜拜哦。”木轩礼貌的送至门外“欢迎再来。”
  刚走不远,韵朵就狠狠揪了下诗雨的胳膊,顿时拧醒了还在兀自欢喜的她“喂,干嘛拧我?” “我再不拧醒你,你就花痴到梦里了。”韵朵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诗雨即破开乌云,一脸明媚的说“我没有花痴,我是真的一眼就喜欢上了他。”韵朵听她这么说膛大了眼睛“不会吧,我的大小姐,你多大了?还相信这个?我看你还不如花痴呢。”“我一直不反对一见钟情啊。”诗雨抬了抬头满不在乎的说。
  “你知不知道美发的男生在男女关系方面很有优越性,他们每天接触到太多的美女,你觉得你够美吗?”韵朵在拼命的往回拉她即将以爱情的名义掉入深渊的思想。“不够美,但我始终以一颗少女的心期待邂逅一场唯美的爱情。”诗雨这句话以坚决的态度摆明了她的爱情信仰。“你听我说完。”韵朵用力的白了她一眼。
  “没错,他真的很帅,我承认,但那些花痴女又不是瞎子,她们看不出他很帅吗?”还没等韵朵说完诗雨又插话来反驳她“无论多贪玩的心,都会有一个能收复他心的人。”说完就呈现出一副浮想联翩的样子。“好,先不说这些,那文化背景,受教育程度这些都会直接决定你们看待问题的角度,继而影响你们是否能够和睦相处。”“等等,等等”她再次打断了韵朵的劝阻“你听说过‘只要爱上,便义无反顾’这句话吗” “那好,大道理都给你讲了,到时候受了伤害,别回来哭给我看。”韵朵狠下心佯装做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Three°
  逛了一天街,也许是女生体内于生具来就有一种逛街防疲劳因子,一旦踏进商场的大门,看见那些柜台都熠熠生辉,买不起看看也身心愉悦,不知疲惫。不过今天她们对自己毫不吝啬,挥金如土了一把。( 情话短信 www.qinghua.cc )
  疲劳感在夜里才开始侵蚀蔓延力量透支的肌肉,诗雨窝在床上,僵硬的肢体懒洋洋的不愿动弹,她开始想他,虽只有一面之缘。  诗雨不是随便的人,可她真的不愿就此错过,于是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给木轩“睡了吗?我是诗雨。”这真的是一条土的掉渣的聊天语,她也想不出什么煽情的问候来,女追男,她真的不擅长。
  稍顷信息回复过来“还没有,在和同事杂侃,逛街还愉快吗?有没有朋友说你的发型很漂亮啊?~得意~”手机屏幕投出灰白色的光映在她脸上,诗雨嘴角嵌出淡淡的笑。看得出他很健谈,对于话题懂得就地取材。“当然有啊,商场门面老板娘还问我去哪里做的头发,我告诉她了,我这个活广告有没有代言费?” “好,等你下次做头发奖励你。”
  诗雨始终都在物色一个什么样的借口,迂回的打探他是否有女朋友?无果,最终她还是强硬着头皮赤 裸 裸的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木轩很明了的告诉她,有女朋友了。若是当面回答她,肯定透射着不容小觑的自信。是啊,他那么有优势,本该如此。   “那我们只能踏踏实实的做朋友了。”诗雨把所有的不甘心和失落的情绪都隐藏在朋友这个词汇里。谁让她晚了一步。 木轩也没有再回复信息过来。
  今天的航线仍在复制昨天的轨迹。诗雨还是隔三差五去修剪修剪头发,做做护理,但她与木轩交流的语言和眼神从不会越过朋友的界线,似乎他们的生活都在不偏不倚的继续沿航道前行。情感日志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木轩在冲她的女朋友默妍大喊,他受够了她歇斯底里、无理取闹。  “你老是说我误会,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打电话你不接,然后在街头的拐角却看到一个女孩在喂你吃棉花糖。多么甜蜜的画面,多么赤裸的场景,你还要拿怎样的谎言来编造?我受够了你菲薄的感情,受够了你的隐瞒欺骗。“不如…不如我们好聚好散吧。”默妍含泪哽咽着,道出了隐忍在心里已久的怨言。
  其实默妍并不想分手,她爱他。只是累了,需要木轩的肩膀来依偎,需要他的怀抱来温暖冰凉的心,她一直相信他,相信到她不相信自己。也许在木轩的情感世界里不存在真爱,所以他就体会不到默妍凡事翼翼小心的无助感。
  “分手是吧,好啊,你随便,分就分。”他说的云淡风轻,似乎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事情。默妍想不出竟是自掘了坟墓,她只是想此刻木轩能把她紧拥在怀,即使什么也不说,她都能为他赎罪自行开脱,可是木轩没有。默妍夺眶而出的泪水提示她,是该了断卑微的一厢情愿了。 默妍转身,泪水沾湿的侧脸滑过一抹傲然,倔强是留给被抛弃者最后的尊严,从今以后相会无期。
  Four°
  寂寞是个带有引诱色彩的敏感词汇,猎艳是孤独者的第二职业。 百无聊赖的木轩发了条信息给诗雨“好久没来做头发喽。”以工作的理由,他是个优秀的猎人。片刻诗雨回复过去“最近没时间,工作很赶。”没有多余的废话,显然她真的很忙。
  木轩发来寥廖几字“我和她分手了。” 诗雨思索再三后还是回复给木轩“下班后,一起坐坐吧。”
  咖啡厅里万籁俱寂,只有萨克斯音乐在婉转悠扬,三三两两的客人看上去都很平和的在说些什么。诗雨漫不经心的用匙在咖啡杯里画圈圈,蓝山的浓郁香随蒸汽弥漫。“为什么分了”诗雨微微抬起头瞅了一眼坐在对面看上去一脸惆怅的木轩。
  “不合适呗。”木轩扑朔迷离的眼神透射着恍惚,诗雨定知道他在说谎,只是他没有察觉,更不知她早就练就一身明查秋毫的本领。木轩忽尔放下跷着的二郎腿儿,身体前倾以极低的分贝试探着说“你曾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喜欢我?”
  诗雨停下了手中搅动的咖啡匙,随之嫣然一笑,她并无矢口否认喜欢他。  “对,可是我们错过了,不是吗?”木轩深吸一口气呆滞在椅子靠背上缄默不语。当时的诗雨由于知道了他有了女友,逼迫自己压抑着喷薄欲出的情感,犹如一支含苞待放的花朵被箍上了网塑,她不想成为被人唾弃、指责的第三者。现在她也不想成为他失意时的点缀。
  Five°
  木轩失恋对他而言虽谈不上打击,原本他也未用情至深,但是个忠告。诗雨最终只是以朋友之名伴他左右。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段没有进化成爱情的情感,是庆幸没有成为他的玩物?还是应荣幸教会了自己喜欢的人怎样爱人与被爱。
  感情是个很奇妙的现象,并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如果我爱你,而你也正巧的爱我,你头发乱了时候,我会笑笑的替你抚一抚,然后手还留恋的在你发上多待几秒。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的不爱我,你的头发乱了,我只会轻轻的告诉你,你头发乱了哦。这大概是最纯粹的爱情观。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