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姐姐你是我心中盛开的百合花

时间:2013-04-27 08:52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116
 
  姐姐你是我心中盛开的百合花
  1、家里多了一个傻丫头
  那天,父亲把一个黑黑瘦瘦的女孩领到我面前,让我叫她姐。我看了看母亲,母亲点点头,我这才低声叫了她一声姐。女孩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乱得像稻草,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她用手摸我的脸,被我一下子打开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她,那么脏,还当我姐?
  晚上,我听到父母的房间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声。母亲说,我可不当后妈,明天赶紧给她租房子,让她走。
  她是我女儿!这是父亲的声音,闷闷的,有点悲凉,秀云她妈死了,我怎么能扔下她不管,何况……何况她的智力又不像正常孩子那样。
  母亲不依不挠,大声说,你光想着你女儿,你就不管儿子了?他也是你亲生的啊!他整天和个傻丫头在一起,你就不怕他也变傻了?
  啪的一声,我从门缝里看见父亲狠狠扇了母亲一耳光,母亲哭着扑倒在床上。我恨得握紧了拳头,气势汹汹地冲进那个叫秀云的女孩房间,学着父亲的样子,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我说,妈为了你挨打,我现在就打你!
  她捂着脸,没哭,反而冲我笑。
  真是个傻子!我举起拳头,还想揍她。她却从口袋里掏出两颗大白兔奶糖,递到我面前说,弟弟,给你吃。
  大白兔奶糖是我的最爱,我一把夺过来,狠狠地说,你要敢跟爸告状,我就打死你。
  她像没听见我说话似的,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吃,边吃边笑。我也笑了,果然是傻子,就知道吃。
  从此,我就多了一个出气筒。在学校里罚站了,回家后我打她;被父母骂了,我还打她;考试不及格,我更打她。
  她挨了揍,也不是每次都笑,有时候会哭得很大声。我怕爸爸知道,就使劲捂着她的嘴,学着动画片里的坏人那样要挟她,你再哭,再哭看我不揍死你!
  她终于闭了嘴,用袖子抹着眼泪,恐惧地蜷缩在床角。我说,让我不揍你也可以,你得每天给我十颗大白兔奶糖。
  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我每天放学回家,她都把我拉到屋子里,关紧门,偷偷摸摸地从褥子底下摸出十颗奶糖。我一边吃一边琢磨着,这傻子还挺有能耐,我要什么,她就给我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父亲用扫帚狠狠地抽她时,我才知道她给我买糖的钱,全是偷来的。父亲问她偷来的钱都干吗用了,她就是不说,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任凭父亲怎么打,都是一声不吭,也不哭。
  父亲走后,我才鬼鬼祟祟地从门缝里钻进来,问她,喂,你疼不疼啊。
  她摇头,又从口袋里掏出大白兔奶糖给我吃,还嘿嘿地笑。
  我当时就很奇怪,是不是傻子都不知道疼的呀?
  我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大白兔奶糖的浓香滋味,就这样,她一次又一次地从父亲的钱包里偷钱,渐渐地,本来疼她的父亲也开始讨厌她。
  她在父亲眼中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只有我知道,她是因为我才变坏的,但我就是不说。因为我怕如果她不坏了,父亲就疼她不疼我了。
  2、我不肯承认自己有个傻子姐姐
  秀云比我大了八岁,她早就不读书了。我听说傻子都会在某一方面表现得很突出,有的傻子唱歌很好,有的傻子画画很好,而秀云却做饭很好吃。
  那时候,我上初二,正处在青春叛逆期,也不好好学习,整天泡网吧,打传奇。父母拿我没办法,越管我,我越是不听。只有秀云对我好,她不知道怎么找到网吧的,用保温桶给我提来饭菜,还津津有味地看着我打游戏。
  赵鹏问,她是谁啊,怎么整天来给你送饭?
  我爸请的保姆。我边说还边指了指脑袋,一个傻子,这里有问题。
  傻子呀!哈哈!赵鹏笑,我还以为她是你姐呢,看你们俩长得还挺像。
  谁和她像了!我呼地一下站起来,揪起赵鹏的领子就要打。秀云手忙脚乱地拉着我,我一下子把她推开,滚!
  我和赵鹏还是打了起来,十四岁,我最不能忍受自己有个傻大姐,秀云就像我的一个耻辱,我想方设法地把她隐藏起来,谁知道却和她长得越来越像。有时候我们并排站在镜子前,如果她乖乖地不说话,也不做那些傻兮兮的动作。她还真挺像我姐的。
  我和赵鹏打架的时候,秀云几次冲过来拉扯我们,都被我推开了。最后一次,赵鹏一拳头打在了她的鼻子上,看着汩汩喷出的鲜血,赵鹏吓得一下子就窜了。
  我也慌了手脚,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一张纸巾,急得我只能用袖子给她擦血。刚才赵鹏打她的时候她没哭,现在却哭了。她边哭边说,弟弟,你以后不要和他玩了,他是个坏人。( 爱情故事 www.qinghua.cc )
  你别管我!我使劲给她擦着血,回家你敢告状,我还揍你。还有,以后别来给我送饭了,也不能说你是我姐,知道不?
  她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回家后她对父亲说,下楼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这才觉得她也不像我想像中的那么傻,至少我说的话,她能明白。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去网吧玩游戏,秀云没有再来给我送饭,却在我回家时,突然从角落里钻出来,提着保温桶,傻呵呵地朝我笑。
  她说,弟弟你放心,我躲在树林子里,谁也找不到我。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片矮矮的冬青树。她怀里揣着保温桶,一动不动地蹲在里面,直到我从网吧里出来。
  看着她满身的叶子和灰尘,我没心没肺地笑,真是个傻子。
  笑归笑,可我以后真的就把传奇给戒了,可能是她对我太好了,把我感动了吧。
  秀云在我家住了六年,没人再肯相信她是保姆,就在我开始接受别人说她是我姐时,秀云却跟他们较上了真。
  她说,我不是他姐,我是保姆。
  人家看她傻,就故意逗她,哦,你原来不是他姐啊,那他是你什么?
  她骄傲地扬起脸说,他是我弟!
  一群人哄堂大笑,把她围在中间,就像看杂技团里耍猴那样。我羞恨交加,红着脸把她拖了出来,命令她,以后没我在,你不准乱跑,不然我揍你。
  她被我拽着,一边走还一边嘀咕,我是你的保姆呀,你就是我弟,我没说错……
  那年秀云二十二岁,母亲开始想着怎么把她嫁出去。我听了觉得好笑,谁会娶一个傻子当老婆?反正我不会。
  母亲把我拉到身边,悄悄地说,难道你想让她一辈子住在咱家?
  我看了看在厨房里忙活的秀云,忽然觉得她住在家里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在无聊的时候,我会逗她玩,时间就会过得很快。
  3、我满世界去找走丢的傻丫头
  尽管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一个人乱跑,可是秀云还是走丢了。
  我很想要一个手机,觉得带在身上特酷,可是父母不给我买,说一个高中生要什么手机,影响学习。好几次,我带着秀云逛商场时,都在柜台前驻足很久,那个墨绿色的摩托罗拉,被我拿在手中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秀云问我,弟弟,你想要啊。
  那当然。我盯着她看,你不会又去偷爸爸的钱吧?这手机可不像大白兔奶糖那么便宜,要一千多块钱呢。你可千万别去偷。
  哦,不偷不偷。她咧着嘴笑,你不让我偷我就不偷,你说啥我都听。哄女孩子开心的话
  我问,你怎么这么听我的话?
  她说,你老打我。
  忽然,我有点难过,明知道自己不对,可也不愿意承认。再说了,就算我承认错误,她也不会懂。
  回家的路上,我又问她,你想你妈吗?
  良久,她才说,想。
  这是秀云失踪前我和她最后的对话,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就不见了。厨房里有她为我准备的早餐,早就冷了,可能是半夜偷偷起来做的。 除了我,没人知道秀云为什么一声不响地走了。她一定是去给我买手机了,可是,她哪来的钱,她又怎么能找到市中心的商场?
  我没敢把秀云失踪的原因告诉父亲,他肯定会打死我。我只能自己偷偷地找,每天放学,我都要绕一大圈回家,为的就是能在商场看到秀云,或者打听到一点有关她的消息。
  可是没有,我的傻姐姐,她真的走丢了。秀云再傻,也是一个黄花闺女,现在社会那么乱,万一她遇到坏人怎么办?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生疼。这也是十六年来的第一次,我为了她整夜失眠,为了她在被窝里呜呜地哭。
  我甚至还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她出事了,被车撞了,或者被人贩子拐到了乡下……
  我整整找了她将近一年,就在我马上要绝望的时候,赵鹏告诉我,有个人挺像我姐的,不过又不太可能,一个女孩家怎么能在工地推沙子?
  尽管我不愿意,可我还是看到了这一幕。坑坑洼洼的工地上,女孩穿着黄色的工作服,混迹在一群男人当中,使劲推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是满得冒出尖的沙子。她的背影很单薄,推得也很吃力,一步三晃。感动男人的话
  泪水瞬间挤满了眼眶。赵鹏问我,是不是那个傻子呀?
  你才是傻子!我回头就给了赵鹏一拳头,滚!
  赵鹏捂着脸跑了,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吓人,我强忍着泪水,一步步地走过去。我想她就是秀云,我终于找到她了。我又想她不是秀云,一想到她在工地上干着男人的活,被人欺负,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似的疼。
  我试探地叫了一声,姐。
  她没回头,继续推着沙子。一个民工在旁边骂骂咧咧,傻子,快推!没吃饭啊!
  她加快了速度,可依然推得很吃力,脚下一绊,连人带车一同倒在了地上。民工走过来,抬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踢在了她的身上。
  我疯了,认出她就是我找了一年的傻姐姐。我不要命一样地冲过去,和那个民工打了起来……
  4、永不凋谢的百合花
  生活总算平静下来,每天放学回家,我还没进门就开始大声喊着姐,听到她的声音,我就放心。
  姐的二十六岁生日,我送给她一大束百合花。她很高兴,抱在怀里闻了又闻,弟弟,你干啥送花呀?
  我知道她听不懂,可我还是和她说了,姐,我觉得你就像这百合花似的,特单纯。
  姐咧着嘴笑,还笑出了口水。
  那束百合花在姐的床头摆了整整一个月,姐每天都给它浇水,可它还是谢了。好像是?性ふ啄前悖愠鍪铝耍也桓蚁嘈虐咨嫉ハ赂亲诺木褪墙恪
  她问我怎样才能让百合花永远不谢,我随口说了句要用井里的水浇它。她竟然信了,大清早就出去找井。可是在城市里,哪来的井?姐越走越远,不知不觉就晃到了三环路外的高速路上。追女孩子的技巧
  一辆疾驰而过的卡车,就这样从她的身上碾了过去……
  姐走了,我没来得及对她道一声谢,没有为她倒过一杯水,盛过一碗饭。我总以为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慢慢地去疼她,保护她。不是说傻人有傻福吗?
  我死死地抱着姐冰冷的身体不松手,我说姐你给我睁开眼,你再不起来我揍你!你起来啊,起来……
  姐静静地躺着,我的泪水打在她苍白的脸上,绽成了一朵纯美的百合花,永远扎根在我的心中……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