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细数抠门闺蜜泡帅哥的荒唐事

时间:2013-08-07 08:31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444
 
  细数抠门闺蜜泡帅哥的荒唐事
  闺蜜一家刚走。我们家人就集体幻灭了。众人纷纷云:你和这样一个朋友还交往干吗??!!!!
  还有其他一众好友,假期都说要聚聚,结果我说***(闺蜜名)也回来了。。。
  后面就再没人接话了,要是换其他人,都是多年的同窗了,肯定会说聚聚神马的。。
  我知道,都是她抠门造成的。
  她其实除了我,基本都没什么朋友了,原因也很简单,抠门。抠门。
  你难以想象的抠。
  闺蜜还有个挺好听的名字,叫紫韵。听到这名大家千万别把她和神马言情女主角、武侠小说美女之类的联系起来,因为纯粹和其人气质不符。
  关于她的极品事件太多了。我就从上学那会儿说起吧。
  我和紫韵是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大学又考进了同一个城市的不同高校,应该说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但是关系一直不远不近。毕业后,我读了研究生,后来到北京工作;她没有读研,继续留在我们读书的南方某省会城市。
  好了,经历介绍完了。下面开始说抠门事件列举吧;
  我们读书那会儿,就从来没有见过她拿什么零用钱,她不是不喜欢零食,我们课间吃她也跟我们一起吃,她比极品女好的一些是,她不吃不熟的人的,只对我们这些相对熟悉也比较大方的人下手。
  我们读书时基本穿校服,但是大家鞋子啊包啊什么的还是经常换的,她从初中到高中六年就背了一个从地摊上淘来的20块钱的书包。好像现在还放在她家里。
  那会儿吃食堂,她基本只吃素菜,而且从来不打两个菜,只打半份素菜。。可怜紫韵食量很大,吃不饱就吃好多主食,而且吃馒头多。她说馒头顶饱,同样5毛钱,馒头可以两个,米饭只能2两,还是馒头饱。(俺们上中学那会儿毕竟十年前了,物价不能跟现在比哈)
  再说家境,怪我没说清楚,我和紫韵都来自于一个西部省会城市,跟东南沿海比不了但是在西部我们几乎是最好的了,,紫韵中学以前在我们城市下面一个县的一个镇,但她爸爸是那个县的一个工商银行的行长,妈妈是县供销社会计,后来紫韵上中学来到我们市,爸爸也是为了她教育生活更好,调到了我们市工商银行,当然行长作不了了,但也是干部一名,年薪我不清楚,大家可参考省会工商行二把手工资+灰色收入。紫韵妈妈到了城市以后,继续在某贸易公司做会计。紫韵是独生女,家里无其它经济负担。
  大家看明白了吧,紫韵的家庭,当然说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一个省会家庭的独生女儿,如此之节俭,,还是少数吧。。
  继续学生时代。
  那会儿都是小孩子,也都没有自己经济收入,花的钱都是家长的,所以,紫韵节约一点,我们认为也没有什么特别过分的地方,无非就是她吃点大家的零食,用下大家的护肤品什么的,但都是熟人,也没啥。
  后来高中寄宿,手机逐渐普及了,大家有条件的也用了手机,,紫韵当然不用了,但是她连电话卡也不买,需要跟家人联系的时候,她就让我们给她家人发短信,,
  周未休息一天,我们市里面的都回家了,紫韵家本来和学校有路线比较顺的公交,但是紫韵从来不坐,因为需要倒一次车,(不用走的,直接下车倒另外一个线路),她宁愿坐一路车,多走3站地。。。因为能节省一次车费。
  另外,紫韵的衣服从来都是在学校洗的,可怜高中那么宝贵的学习时间,,只为了学校不花钱的水费。。
  紫韵的卫生纸,,每次都是按格撕下来,每次不超过2格,,不像我这种,,每次都随心所欲地撕,,我们现在超市卖的一提卫生纸,紫韵用了整整3年。
  纸巾这种东西紫韵是从来不用的,有筒子会问擦手怎么办,她有手绢。。唉
  还有笔记本,不是电脑哈,就是记笔记的本子,那会儿都是十几岁的小女孩,谁不喜欢买个可爱的美艳的或者偶像的笔记本,,紫韵从来不,都是用爸爸单位发的本子,我有时买本子也给她买上,毕竟几块钱的东西,紫韵也不用,说浪费。。
  直到好多年后我们都大四了,无意间还发现她竟然还用着她爸爸单位的本子,,正反面都密密麻麻写着,连每张纸天地的空白都有字,气得我当时又要给她买,,她拉我去宿舍一下子拉出来一个大箱子,里面有整整一箱子工商银行的纸、本、笔。。
  我理解大家的,之所以我称紫韵为“闺蜜”,也是跟大家一个心情的,因为觉得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这么节俭,是个好姑娘。所以,还是和紫韵是好朋友的。
  直到后来,慢慢地我觉得愈发不对了。
  上面跟大家提到,我们高中时寄宿的,那会儿每周五晚上没有晚自习,放个电影、课外活动啥的,我们宿舍6个人约定,大家那天晚上相对轻松,就一起吃个饭,轮流做东,当然,我们也请不起好的,就是学校的可以单点的食堂或者附近的小饭店。。
  终于5个人都请完了,该到紫韵了,她那周末就去自习了,,一直没回宿舍,到凌晨才回来,,大家也没当回事,但是第二周,宿舍另外一个姑娘习惯性地周五呼唤大家吃饭时,性格泼辣的宿舍长看不惯了,说,咱们都住了2年了(当时高二),你们不觉得,紫韵从来没有请我们吃过饭吗?!
  大家愕然,后来想想也真是如此。
  宿舍长又指另外一个来自农村的姑娘:你看小方,家里条件那么苦,我们都说不让她参与周五请客,她还非用自己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和大家团聚(当然,小方请时我们都捡最便宜的点哈~)
  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是我圆场,说:紫韵说不定有什么难处。。。
  宿舍长一把打断我:难处?!你看她什么时候花过一分钱?她对自己省我管不着,但是咱们宿舍交电费只有她一个人仔细算了5遍才跟我精确到分上交钱!!
  宿舍另外一个姑娘也说话了:她吃了我那么多零食,明明喜欢,自己舍不得买。饿了就啃馒头,我那次去找她借资料,她们家160平米的房子,装修也好,干嘛这样省呢。。
  其他人:#%¥……*(——!!!!
  我从那时就意识到,紫韵的省,已经极大的影响了同学们对她的看法。
  毕竟,人不是生活在个人之中,作为集体的一员,为了很多不必要的节约,损失了很多朋友和很多快乐,这是不是一种得不偿失呢。。
  那次事件之后,宿舍人周末聚餐就再也不带紫韵了,紫韵也不舔着脸参加,就继续去食堂吃半份素菜。。
  再后来,宿舍交电费,宿舍长也不找紫韵了,都是我们5个人均摊。
  大家那会儿都买点儿类似《当代歌坛》《萌芽》神马的杂志,原来没人介意紫韵看,后来发现紫韵把大家看过的都收集卖废品然后立即充饭卡,宿舍长就说再也不买杂志了。
  其实我觉得,卖废品是好事,但何不用卖来的这些钱(毕竟都是大家买的杂志报纸神马的)反馈给大家呢??这样也不花紫韵自己的钱,也能拉拢下大家。。
  我后来想跟紫韵说过这事,尤其夏天她每天晚自习最后一个走,翻每个班的垃圾桶,收集饮料瓶卖掉,,继续充饭卡,在我们年级都有名了,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她勤工助学,直到她爸有一天开车给她送东西,大家发现她们家还有十几万的私家车(七八年前有这种车的真的不算普及啊),就开始纷纷议论了。甚至有人说紫韵神经有问题。
  紫韵不以为然。紫韵同桌说,你不介意别人的看法吗?紫韵说:相对于空的看法,我认为实在的钱更重要。
  宿舍长和我坐在她们俩后面,当场面面相觑,不敢多劝了。。
  前面有人提到卫生纸,哈不说我都忘了,,紫韵小便不用卫生纸的,,或者随便扯其他人的,,当然没人会计较的哈!
  我倒想说说卫生巾,她每次都看我们谁买了超市的促销装,就把赠品要过来,自己用,,我们宿舍有个刻苦三妹(就叫她勤勤吧)天天在卫生间学习(呜呜宿舍晚上熄灯且有人查不让私自点那种充电的台灯,于是勤勤就跑到通宵亮的卫生间看书)。
  有一天晚上,大家快睡了,勤勤跑过来,大惊失色。
  我们问怎么了,她的样子,像见鬼了。
  勤勤说:紫韵……她换卫生巾,,不换卫生巾。。!!
  我们:???
  勤勤(尴尬):她把带血的那一层撕掉,,垫2层卫生纸,继续用,,
  我们:!!!
  勤勤(汗):我以为她忘带了,说我帮她回宿舍拿,结果紫韵说,她从来例假后都是这样,一天才用一片卫生巾,卫生纸换换就成了,,,
  我们当场就石化了。
  后来,我们直接把赠品都给紫韵,或者分她几片,我们不想让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为省这么十几块钱得了什么妇科病啊。。
  然后,紫韵特殊时期那几天,勤勤再也不去卫生间看书了。。
  有筒子说紫韵有钱但低调是好事,但是,她这好像和我们常规理解的富人低调不是一回事吧。。(当然,紫韵不算富,但是,以她的家境,真的不至于如此的啊。)
  紫韵惹怒大家的,除了聚餐,还有过生日。
  蛮巧的,我们宿舍6个人的生日,没有一个人是寒暑假的,都是在学期日子里,于是大家都集体过生日,除了聚餐,当然要送礼物啦。
  我们也不富,那会儿送的也无非是几十块钱的玩偶、小装饰品神马的,寿星呢就请吃个饭,大家唱唱歌、抹抹蛋糕就过去了。。
  一开始大家也给紫韵过生日的,礼物送了5份(每人一份的),紫韵笑着收了,却再没提请客过生日的事。后来宿舍长暗示她,她说要不就在食堂。。
  我们一想,也符合紫韵的风格,食堂就食堂吧。
  大家还笑说,紫韵肯定小炒都点素的,,甚至就打几分饭什么的。
  谁知到了食堂,紫韵给自己买了半份素菜,就坦然坐下吃了。。看我们5个在那里发愣,还反问到;你们怎么不去打饭啊?!!
  宿舍长当时就火了:紫韵,我们不少你这顿饭,但是你不觉得你太抠门太伤我们心了吗?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跟宿舍长比较好的两个同学也走了。
  剩下我和小方,我俩面面相觑,自己乖乖地打了饭,点了3份小炒,算是陪紫韵过了生日。
  那会儿我们都觉得,紫韵能存下不少钱,甚至我们都暗自希望,她这么省、家里又不缺钱,没准儿怀揣着伟大而神秘的梦想——比如,攒钱去旅游,买个大件东西,甚至捐献给她要帮助的人,云云。
  后来发现,大错特错了。
  她人生的最大乐趣,是“省每一分钱,攒下来,以数钱为乐趣”(摘自紫韵作文原话,那时一篇半命题作文,《我所爱的……》紫韵的题目当然是,钱。
  那会儿学校有个低年级同学得了白血病,家里是农村的(貌似这种故事大家上学时都会遇到)学校号召大家捐钱,我们班主任热血,说班上每个人必须捐,我们基本都是30、50、100(原谅穷学生们吧),像小方这种本身也很穷苦的,就捐20.
  生活委员统计每个人捐钱数字+收钱,到我们那里,我和宿舍长一人掏了100,听到前排紫韵弱弱地问,能不捐不???
  宿舍长当时就暗示生活委员不要收紫韵钱了。
  生活委员叹口气,说,算了,我替你捐30吧。
  紫韵立即说:那还用还你吗??( 情话 www.qinghua.cc )
  生活委员说:既然我替你,不用还。
  紫韵笑了。说那得写我的名字吧。
  宿舍长一把拉住生活委员,插话到:TM人家替你出钱,你还要写你名字?!要想写你名字,你就给我出钱!!
  紫韵犹犹豫豫,开始掏钱包。
  宿舍长向生活委员伸出一个拳头,意思是不会超过10快。
  当我们看到紫韵掏出一块钱时,班主任都说,算了,还是让生活委员出那30吧,写紫韵的名字。。。
  生活委员是个憨厚的大哥,也就笑笑过去了。
  紫韵特别的抠门这事,慢慢地被大家传开了,甚至很多人都跑来要认识下紫韵,恶搞的男生要找紫韵借钱,,都被我们宿舍的人拦住了。
  特别是宿舍长,是个大女人范儿得,底下看不惯紫韵甚至当面骂过她,但是当着宿舍外的人,都以节俭为由拦下那些无谓的询问。。。
  紫韵呢,依然我行我素,我那时也蛮腹黑的,心想,是不是紫韵童年遭遇过什么创伤,导致后来性格中(主要是对钱这一块儿)产生了某种极端吝啬/节俭的心理。让她花一分钱,,真的比割肉还疼。。
  高二那年,我搬家了,非常巧,买的房子和紫韵家仅隔100米,相邻的两个小区,走着几分钟就到。
  这样,每周末,我们能一起回家了。后来一想,也不可能啊。
  (上面说过,紫韵为了节省一次车费,宁可多走几站地。)
  有一次,非常难得的,紫韵爸到我们学校附近办事,正好赶上周六下午,要拉紫韵回家,正好来我宿舍接紫韵时我和勤勤也在,紫韵爸听说我家就在他家附近,非常热情地说,我顺手拉你一起回去吧。
  我还是不好意思的,勤勤也冲我使眼色,意思是尽量别粘紫韵光。
  紫韵爸却完全没意识到,拎起我俩的包说:小姐妹一起回家吧!
  我完全没办法了,看来紫韵爸人很好吗,然后又想只是搭顺风车,不会涉及到紫韵出钱,应该没问题的吧。。
  我就这样上了车,车先到紫韵家,我也跟着下车,说只有几步路了,自己走回去,紫韵爸说,不就一脚油门嘛,没事,你看你有行李,我往前开一步到你们小区门口多好。
  我还没来得及再推辞,紫韵一把插话:让她走回去吧,,往前开还得费油,,
  紫韵爸也蒙了,然后怕我尴尬赶紧哈哈:紫韵真会开玩笑!**(对我说)她这是不想让你走呢!!
  我太熟悉情况了,赶紧连声道谢着下车回家了。
  下周一,晚自习,周围几个同学课间又随意吃零食时(大家都是买了之后放一起吃的,当然紫韵除外),紫韵拿走了一整袋,宿舍长忍不住说这是**(我名字)的你凭什么拿走?!
  紫韵闷头低声说:她坐了我家的车。。
  宿舍长扭头瞪我:招惹这种人,你也是精神病!
  转眼间就高三了,大家学习骤然紧张了起来,,没人有那个心思再关注紫韵同学了,,大家只想着避而远之,,好在她也不主动招惹别人,,至于占得各种小便宜,,得过且过吧。。
  拼命的高三不多说,这里只欲叙一句,我、紫韵、小方,学习都还不错,也为后文大学生活打个基础。
  前文不是说紫韵爸拉了我们一次吗,后来紫韵再也没有让爸爸出现过我们学校。高三那年,俺老爸也买了辆车,每周末就来学校接我,,
  第一次来时,宿舍只有宿舍长、另外前文没提到的阿喵2个人在,她们俩家和我家完全是反方向,但我和爸爸还是有爱地邀请了下,毕竟周围都是高中大学,公车挺挤的,能送还是送送。
  宿舍长和阿喵当然拒绝了,确实方向完全反的。不让再绕路了。。
  于是我爸拉着我就回家了。。
  车开了10多分钟了吧,阿喵的手机打来,我接问啥事,阿喵支支吾吾:紫韵回来了。。。紫韵说。。。
  我内心已经意识到什么情况了,说在路上了,都走了好几站地了。
  手机那边传来紫韵的声音:她都坐了我们家的车,也没让她出邮费。。现在她不想拉我了。。我们家近,不耗她们家的油。。
  我没来得及说话,手机那头传来宿舍长的声音:武紫韵!!!你闹够了没有!!人家是故意不拉你吗??!!谁让你大周末不回家不学习去TM洗你们家床单床罩!!你回来了人家都走了好久了!!
  以宿舍长的脾气,,绝对能打起来,,我赶紧让爸往回开,去接紫韵。
  还没回到宿舍,走廊里已经传来宿舍长咆哮的声音:够了够了!高三压力够大了!我们已经忍够你了!你现在就给我搬出去!!!
  我赶紧一步踏进宿舍。
  拉住宿舍长,勉强对紫韵挤了笑,说我坐过你家的车,该等你一起回去了。
  别说我包子,楼主我向来是和事老一名,我从中再添油加醋,受伤害的只有亲爱的宿舍长。。紫韵出去租房??各位觉得有可能吗??
  后来,勤勤真的因为紫韵搬走了。。
  车拉上紫韵,紫韵对俺爹还是很好的,叔叔长短的拉着家常,很正常可爱的女孩子。。俺爹当然没意识到什么,,还怪我应该早拉上紫韵,,
  车到紫韵家了,紫韵又微笑再见,俺爹这时就包子了,说:紫韵,以后我去接**,你就一起吧。。
  谢谢谢谢!叔叔您人很好!紫韵立即答应了。
  我连一秒的插话机会都没有。
  所以,很多筒子说我为什么一直和紫韵联系,实在是没办法,初中同班,高中同宿舍,大学同校,家又在附近,,孽缘啊。。
  紫韵搭车生涯其实没多久,我竟然偶然地接触了其家人。
  到了紫韵家,我就被深深地震撼了,紫韵家根本不寒酸,装修、家电、各种装饰都非常气派(当然和电视剧里的豪宅还是不能比,只是说相对普通百姓人家,就算好的了),紫韵啊紫韵,如此吝啬别人苦逼自己,你这是为哪般??
  紫韵爸不在,迎接我们的,是带着明显我们下面某县口音的紫韵妈妈,但是我们没见到人,只是声音“紫韵你回来了!!!紫韵!!!快来!!!”
  那声音非常凄厉,是的,身为中文系硕士的我,感觉用这个词形容当时的感觉应该没有夸张的修辞。。。
  我们大惊,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冲进卧室。
  发现紫韵妈妈蓬头垢面,大半截身子露在窗户外面,向外伸着手。
  我爸一步上前,他当时的直觉跟我一样,就是:紫韵妈要跳楼了。
  紫韵却很平静:水管漏水你不管。工具在哪里。我找人来修了。
  是的,没有询问妈妈。没有介绍我们。没有任何的关切。也没有任何的焦虑。
  紫韵妈妈却依然大叫:这可怎么办???!!!
  紫韵扭头对俺爹说:快去修吧叔叔。(不耐烦的神情)
  我指指紫韵妈:阿姨。。。。???
  紫韵走出了卧室。开门。要下楼。我急忙拦住。完全蒙了。
  紫韵头也不回地说:她掉下去东西了。然后消失。
  我赶忙回到卧室,听到紫韵妈和正在一脸茫然加焦急的俺爹说:我挂在窗户外面的馒头掉下去了一个!!!你说会不会被人检走检走啊!!!
  俺爹:。。。。。。。
  我也傻了:馒头为啥要挂在窗户外面?不是在厨房?或者冰箱?
  紫韵妈看出了我的疑问:挂在外面冷冻啊!不用开冰箱啊!我们家东西冬天都在外面挂着!
  不是跳楼就好。挂在外面也许是人家的习惯,,,(对于紫韵真的不敢太多要求只能尝试去理解))农村很多地方,不也是挂着晒鱼晒腊肉么。。。姑且这样理解吧。。。
  可是,为了一个馒头,为了省冰箱电费,冒着生命危险(紫韵家在6楼,无防护栏,仅仅靠定在窗户外面的一排板子悬挂着各种东西),值得吗???
  本来我想就着刚才说的紫韵家庭再写点儿的,但一直写高中估计大家也看烦了。。
  好吧,那么我们直接说高考吧。。
  认真看帖子的筒子们已经知道,我、紫韵、小方成绩还不错,高考成绩出来后,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宿舍6姐妹只有我们三人上了重点线。。
  小方成绩最好,去了北京某高校;我其次,填报了心仪已久的江南某高校;江南地区是我的一个小梦想,,总觉得那地方挺舒适的,,呵呵跑题了。。
  我想,终于要和紫韵说再见了。因为我知道,她最想去北京、其次是天津;反正不会留本省,也不会去江南(她不喜欢江南和广东,这话在宿舍说过很多次),所以我觉得,一分开,就再也不会联系了。。。
  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和小方、宿舍长,还有几个不错的朋友互相问了下填了哪里,也没人问紫韵,大家都想着要说再见了,此前恩怨就不了了之了吧。
  谁知填志愿后,大家集体回到学校拿高中毕业证时,见到了紫韵,竟然听她说报了江南某所高校,竟然和我报的在同一个城市。我大惊,难道大学还在一起吗??赶紧问她为什么不报一直说的天津,,
  紫韵淡淡地说,我研究过了,就N城(我们大学所在的城市)**高校**专业性价比最高。。
  性价比?!这是买东西?还是填志愿?这可是关系一生的大事啊!!
  我把疑惑脱口说了出来,紫韵在人生大事上还这样考虑钱,真的太费解了。
  紫韵说:除了钱,专业也好啊。
  啥?她报的可是非常冷门的专业啊!好在哪里?
  紫韵说:学费低啊。而且不用额外投资啊。
  (原谅我,保护当事人隐私,咱不多说专业具体名称了啊)
  我:难道你不考虑以后找工作吗?
  紫韵:工作怕什么。啥工作都能挣钱。专业省钱和费钱可是差好多钱得。
  我还想说什么,但看紫韵一脸确认和得意的神情,心想,专业报都报了,也改不了了,多说无益,听天由命吧。
  幸好,我们报的,毕竟不是同一所高校。
  各位,正如你们所想的,我们都被自己报的志愿录取了。于是,我和紫韵同学又被命运安排到了同一所城市。
  临行前,我、阿喵、宿舍长又聚了一次,算做暂别。毕竟以后寒暑假,还是可以聚。(我发现喜欢宿舍长的筒子们很多哈,俺也很喜欢她,不要歪想,哦哦)
  勤勤和男友出去玩了,小方回老家了,所以没能参加。紫韵。。。呵呵,你们知道,没人喊她。。
  宿舍长告诉我一个原则:虽然在同一城市,尽量避免和她接触。
  宿舍长语重心长:**(我名字),你毕竟懦弱,不像我,大学你们相隔也不近,,就不要联系了吧。。。
  阿喵在旁忧心忡忡:可是如果紫韵总是主动找**怎么办?
  我忘了后来宿舍长怎么说的了。可悲的是,被阿喵一语成谶了。。
  从现在起,我们开始大学生涯的叙述,紫韵高校在N城郊外大学城,简称A;我的高校在N城老校区在城里,简称B。
  从西到东不方便,火车要30多个小时,家里人就订了机票,爸妈送我。
  我们快出发时,我接到了紫韵的电话(人间奇迹,,同学六年,,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我))
  紫韵竟然跟我寒暄,问东问西,后来似乎不经意地:**,你行李收拾好了没?
  我真的缺心眼,随口附和道;咳,没啥好收拾的,证件带好就好。
  我真是这样想的,日用品什么的,一是怕学校硬性购买,二是这种东西全国价钱差不多,没必要带在路上受累,几千里路程呢。
  紫韵一听,立即喜道;那太好啦!我东西很多,你帮我带几件吧!(注意,语气是“!”非“?”)
  我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包子,回绝道:我们不在一个学校,那么远,也不方便;另外,我们再没行李也有几个包,飞机限重的。恐怕帮不了你。
  紫韵变了脸:那你该付我学费和劳务费,我高中帮你讲过那么多道题目。。
  苍天!大家高中时是不是遇到不会的题目会互相讨论下??我和紫韵前后桌,她数学好我英语好,我们就互相讨论过难题神马的,这就是劳务费的来源。
  我反驳:我也给你讲过啊。。而且没有强迫你啊。。都是在你有空的时候再讲。。。
  紫韵悻悻地挂了电话。
  当晚,紫韵把电话打到了俺爹手机上。。(搭顺风车时紫韵问的)
  她清楚地知道,从什么人身上能够占到便宜。
  当俺包子爹呼哧呼哧把一个N大的行李抗回家时,我们都被震撼了——
  大家见过春运时农民工兄弟拿的大包不??就那么大。赛的满满当当。
  可怜我那包子父母吭哧吭哧地帮她背去机场候机厅的路上,,那用了不知有多少年的大包就散架了,,里面东西掉了一地,,我才有缘见识到紫韵都拿了些神马东西————
  衣服、鞋子常规物品不说了。紫韵也没几件衣服。汇报下不常见的(起码大学距家上千里路途不会带的。大学在近处的、同城的不在此列,可以理解哈)
  脸盆2个,有一个还是那种80年代里面印有牡丹鲜花喜字的搪瓷盆;
  暖瓶1个,暖瓶!!!(后来当然被安检拒了)
  白糖一袋(用菜市场塑料袋装着散装白糖)、辣椒一大捅、醋一瓶(用大桶矿泉水瓶装散装醋)、叫不上名字调味品若干(用菜市场塑料袋装着)、、、
  电磁炉一个。。。小锅一个。。炒菜铲子、大勺子一个。。
  小型电风扇(最便宜的那种)。
  至少数十个大小瓶子。数十几个大小抹布。数百个收集的塑料袋。
  香皂2块(紫韵不用任何护肤品和沐浴露,这是洗脸洗头洗澡全部。当然,宿舍生涯时,她也用了不少我们的,所以头发皮肤也不至于很惨。)
  肥皂4块。牙膏2支。
  大家纠结的卫生纸和卫生巾若干。
  。。。。。。。。。
  筒子们,原谅我,现在记不全了,反正好多好多东西,而且都是随处可买的,当然后来好多被安检拒了。。我当然意识到不能随意处置,都让我爸拉回了紫韵家。。
  当时,紫韵买的无字母的慢车(绿皮的那种 现在估计俺们这都没这趟车次了)已经出发了,没法交还她了,,据说她自己,还背了2个这么大的包。。
  30多个小时,无空调、硬座、、无送的亲人(紫韵坚决拒绝了,担心浪费车费)。。可怜只有152CM高、78斤重的紫韵。。
  就是这些行李,,直接导致了大学生涯我们第一次交锋。
  到了N城,我爸妈望着紫韵一大堆东西发愁,我说:让她过来取吧,于是给她打了电话,关机。临行前,紫韵爸给紫韵配了一部手机。
  后来,开学都一周了,爸妈都回去了,我打过几次,都是关机。
  甚至一度担心,紫韵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终于一晚,打通了。(PS:很久后得知,紫韵总关机,是为了避免通话和短信费。那会儿她不知道有被叫免费这一说。只有固定时间家人给她打才开机一下)
  紫韵:我正忙,,,
  我:你让我捎来的东西。。。
  紫韵:我暂时不用。。要不周末你送来吧。
  我:我拿不动,再说你过来取是不是更合适?
  紫韵:好吧,我反正周末要进城打工。
  果然是紫韵,开学第一周,很多同学大学生活都没适应过来呢,紫韵已经开始打工挣钱了。。
  周末,紫韵过来了,开始收拾她的行李。她那大包不是散了吗,我们给她腾了一个大包,勉强装了进去。
  紫韵一件件翻;怎么少了这么多?
  我说:送到你家去了。
  紫韵:那我用什么?
  我:电磁炉这种东西本来学校就不让用。反正我们学校是这样。
  紫韵:笨哪!不让用你不会不让他们知道?!
  我:会引发火灾的。不安全。
  紫韵:火灾不用我赔偿就成。
  说罢,扛起大包,就往外走。没有半句“谢谢”。
  我目送着她的背影,心想,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就在这时,紫韵忽然回过头:以后我周末都进城,要是赶不上吃饭,来你们学校,会比在外面吃更便宜些吧???
  我还算聪明,说:食堂有一次性饭卡,你可以去办一张。
  紫韵:一次性饭卡也是要成本费的。我用你的吧。
  我;我周末不一定在。。
  紫韵:不在更好吗,把饭卡给我留下。
  一向和事老的我终于发飙了:武紫韵!我们好像没有这么熟吧??!!你为什么会认为你提出来的要求我就必须满足呢??!!
  紫韵不动声色:我帮你拉拢了人脉。更值钱。
  我:啊?
  紫韵:你去过我家,还知道了我家电话,你爸也去过,以后银行有什么事,你们都能找我爸了。。
  我一听,真是被气笑了。
  我:紫韵,我为什么去你家,是因为你要搭顺风车!是因为我爸帮你修下水道!
  紫韵:那是你们自愿的。人脉可不是我情愿的。
  我嘴笨,竟一时不知怎么回击她。就那么僵持着。
  宿舍一旁一直在的一个舍友听了全过程,上来说:那么等**用到了你的“人脉”的时候,你再来用她的饭卡吧。
  我感激地看了舍友一眼。紫韵也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冷着脸把她往外推: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后来的每周末,看到紫韵的信息,我都看也不看,直接删掉了。后来,紫韵就不发了。第一学期,还算平静。我曾经以为,紫韵就这样消失于我的生活了。
  大一第二学期时,,貌似是个五一前后,俺们高中时的班长大人,,来到N城旅游来了,提前给我联系,说N城的同学只有我和紫韵,,既然都千里迢迢地来了,不如聚聚。
  前文提到,紫韵的性格真相,除了我们宿舍这几人,其他人是不知道的,一是宿舍长等人在其他人面前注意维护(其实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面子),二是紫韵比较内向,除了我们几个,高中时她几乎不与其他同学主动说话,大家对紫韵,了解就相对少了。
  还有H城上大学的璐璐,也和我们不远,这次也被班长唤了来,一起聚聚。
  既然班长大人提出来了,,我硬着头皮给紫韵打电话,说了班长要来N城一起聚聚的事情,,出乎意外,紫韵竟然一口答应,说好呀,你们来A大找我吧,我请你们吃饭。
  什么?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时已经近半年没有和紫韵联系(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包子,总纠缠着紫韵,是不是?),我还以为,她打工挣了一些钱,或者,大学相对社会生活的历练,紫韵也变化了。。
  班长来了,还拿来了很多家乡特产,缓解我们思乡之情。我们一起坐上了公交,去找紫韵。
  到了A大,大家寒暄几句,紫韵就把我们带到了他们大学一处优雅的小餐厅(专门招待客人的那种高校相对高档一点的食堂),点了四菜一汤,,
  那时我几乎已经做好了我请客的准备,,班长和璐璐毕竟外地而来,紫韵。。不敢指望。。
  没想到,饭吃完了,紫韵带着我们往外走,,就离开了饭店。。
  难道紫韵已经买过单了??
  可是,整顿饭,她从来没有离开过饭桌啊!
  或者是中途离开一下的班长?可是他明显去的是卫生间的方向。。
  璐璐在一旁还不明就里地感谢着紫韵的招待。还提出来到紫韵宿舍去坐坐。
  紫韵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紫韵学校挺大的,,从那个餐厅走到宿舍的路上,,我一直纠结,,这顿饭到底是谁买的单??我几次想张口,但是看到班长和璐璐的兴奋劲儿,也就忍住了。
  来到紫韵宿舍,发现她们是4人间,宿舍内还有2个同学在,一个是小静,一个是小师(当时还不认识她们,后来介绍的)。
  咱们上大学那会儿,宿舍内要是来了舍友的同学朋友神马的,出于礼貌,我们只要在屋里,都会跟着寒暄两句是不是?可是,我们到了以后,小静扭头就出门了;小诗爬上床开始看书,一句话没有。
  我哪会儿就意识到:唉,紫韵,这批舍友不会像我们一样宽容你吧。。
  到处没有朋友的生活,哪里好呢???
  正聊着,忽然间我电话响,一看竟然是辅导员打来的,赶紧出去接。
  走廊里信号不好,我又一直向外走,走到了一个露台的地方。
  电话打完,我一扭头,发现在露台上的小静。很明显,她就是故意躲出来的。
  小静也认出了我,开门见山的问:你们是她同学?
  我:啊。
  小静(冷笑):关系挺好的?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应了。
  小静忽然间换了话题:你们午饭是不是在**餐厅吃的?
  我惊讶:你怎么知道。。?
  小静(冷笑):只要来人,她肯定去那。
  我估计大家看到这里,会和当时的我一样,一定会认为,紫韵在那个餐厅打工,能给予优惠什么的。
  嗯。这样就好了。紫韵还是不错的。
  我转身回到了紫韵宿舍,看到一脸呆若木鸡的璐璐。(班长是男人,进不来,在楼下等)
  过场戏过场话之类的就不说了,我直接说重点吧。
  我去车站送璐璐和班长时,璐璐才小声对我说:紫韵怎么是这种人呀。。
  我不知璐璐发现了什么。
  璐璐:在他们宿舍时,,紫韵一脸得意地对我说,,咱们吃饭的那个餐厅,,她一次和别人吃饭时,发现**时间**位置桌牌号写重了,只要另外一个位置有人坐,并且买单,服务员就会结了咱们的帐,,这个饭店曲曲折折的,,根本不能纵览每桌,,只要咱们早于那桌客人离开,,就等于吃白食了。。紫韵说她试过多次,,只要赶人多时候去,,屡试不爽。。
  有筒子看到这里,又该质疑此话的真实性了。我毕竟不是操作人,也解释不能再详细了,只是大家明白,紫韵费劲心思,找到了吃白食的机会就好了。
  当然,你们也能猜到,我们这顿白食,紫韵不会让我们白吃的。
  那年暑假,紫韵到H城做兼职时,,直接把璐璐饭卡要走了。。
  第二年暑假,班长帮紫韵联系了家乡的实习(班长父亲和紫韵是一个专业)。还拿正规员工工资。
  我,你们就更知道了,在一个地方的,用得到的地方就更多了。
  忽然想起来,班长来时给紫韵电话,紫韵非常热情答应了,而且主动提出叫璐璐,原来,她早就明白,我们这些人,对她是有用的。
  紫韵,我为什么觉得你很聪明,又同时觉得你好傻。
  大二时,我和班上一个男同学交往了,此君为我前男友,简称老憨吧,呵呵朴实点儿的名字大家是不是更容易接受。。
  楼主我大学生活还是蛮单调的,无非是教室食堂图书馆谈恋爱,大家大部分人的生活,,老憨同学是学生会的,,也爱各种实践活动。。比我活跃,,经常参加N城大学生各种社会活动神马的,,认识人也很多,,
  我无意爆料自己,提出老憨是为了说明,在一次高校联合实践活动中,老憨结实了一个朋友,此人竟然是紫韵舍友小诗。。
  老憨和小诗竟然蛮投缘的(小诗也有男友,大家别歪处想就行),后来小诗、还有几个老憨认识的A大的朋友一起来我们学校玩儿时,老憨叫上我一起,我和小诗一见面,彼此聊了几句,就对上号了。
  后来,和小诗互留了联系方式,
  后来,小诗QQ聊天几句;
  再后来,小诗和我也越来越熟了,她和男友、我和老憨,还一起去N城一些地方出去耍过几次;;
  不过,我们的交往,一直没有涉及到谈论紫韵。
  直到有一天,小诗来市里办什么事,黄昏时天降大雨,公交车也堵死了,小诗询问能否到我宿舍借宿一晚。
  当时我们宿舍人很少,一个N城本地的几乎每天回家;一个谈恋爱的时而出去住时而回来;另外一个雅思托福GRE狂人,几乎把图书馆当自己家。。。
  那天正好本地姐妹和恋爱姐妹都不在,都给我信息说不回来了,让小诗随便睡就好;
  小诗来时,窗外是江南昏黄的雨、湿漉漉的风;GRE姐们还在图书馆,迟迟未归;只有我们2人。
  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下,忘了谁先提到了紫韵。
  小诗叹口气,听说高中时你也和紫韵是舍友,她在你们宿舍人缘好不啦?
  我苦笑着摇头。
  小诗说;我们宿舍,现在几乎没人搭理紫韵了。
  我恻隐。意料之中。紫韵现在一定更加孤独。
  小诗:我就给你说一件事吧,其它的不多说了,一起住的肯定都知道。
  大一时,我们要去敬老院慰问老人,那会儿大家都不熟,最多觉得紫韵节俭朴素些,也蛮好,大家说要给老人准备礼物,文艺委员出了个点子、大家都觉得很好,就是买些红纸笔墨,,班里每个人给老人们写个“寿”“福”之类的吉祥字,然后留下姓名和家乡,这样老人们不就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祝福了吗?
  我点头,真是个好主意。
  小诗:其实这点子也是文艺委员听一个老乡建议的,比较有文化、也成本低。班上每个人出个十块钱差不多就能买很好的红纸和笔墨了。每个宿舍收钱时,紫韵犹豫着,,后来支吾着说能不能她去买,她出劳力和时间,这样也算付出了。。。
  我苦笑,果然是紫韵的风格。
  小诗:我们觉得虽然怪怪的,但也没必要介意,就这么办吧,于是把系里收到的小400块钱给了紫韵,,她也很快地买回来了笔墨和红纸。。
  我预感,要有什么不对了。情书
  小诗:我们没意识到什么问题,拿着紫韵买的红纸笔墨就按时去了敬老院,,按照我们的设计,到了之后大家现场开写,,结果就丢大人了。。
  我给小诗倒上茶水。
  小诗:我们开始写的时候,妈呀,发现这是什么红纸??一写上去全部都阴(同音)了,,而且墨水好稀好稀,,看上去黑黑的,一写全部是浅颜色,,字根本不成样子,,而且纸很薄很糙,,根本没有预想的效果,,我们班主任脸色比今天的天气还阴沉。。
  我(汗):难道是。。
  小诗点点头:只有紫韵去买了原材料。后来我们没敢接着写,班主任现场掏钱给老人们留下了,,回去检查原材料,,发现都是最差的剩纸旧笔兑了水的墨水,,找来紫韵盘问,,一开始还不承认,,后来看老师都发火了才低声说是从少年宫书法班收购的二手便宜货。。
  我默不作声:紫韵哪紫韵,高中同学都没有留下好念想。。何苦难为大学同学、连老师都得罪了。。
  小诗:我们问那用了多少钱,紫韵死活不说,后来我们本地的一个同学家就在少年宫附近,气不过,真的去书法班问去了,发现才花了20块钱。。。剩下的钱,去向就不明了。。
  就在那个下着雨的黄昏的夜晚,,在小诗陆陆续续地讲述中,,我又捕捉到了大学生活的紫韵——
  宿舍内朋友,开始不明情况,用了下紫韵的香皂随手洗了个手,被紫韵吃了一个苹果偿还;
  聚餐、逛街、K歌集体活动从来不参加;至于有舍友过生日。。你们懂的。。
  。。。。。。
  再无高中时侠义宿舍长替她挡剑;再无高中时善良的老师不计较保她学习;再无高中时懦弱的楼主忍她帮她。。
  没有人跟紫韵说话。集体活动没有人通知紫韵。
  在宿舍,大家当她不存在。
  班上上课,没有人和她坐在一起。
  紫韵哪紫韵,你真的不孤独吗??????
  大二寒假前,期末考试时,俺爹来电话,说要到N城出差,能顺便多待几天,想把老妈也带上,我们三口在N城以及附近几个地方玩玩,赶回家过春节就可以。我当然HAPPY地答应了。
  于是考试结束,同学们收拾着回家时,我悠哉地等俺亲爱的爹娘大人前来。老憨同学也没陪我,放假也就回家了。。
  寒假因为春节的因素,回家的同学非常多,偌大的校园就没几个人了。宿舍每天也是冷冷清清的。
  一天下午,正躺在床上看书,忽然电话响,竟然是紫韵。其实那时,我虽然得知紫韵近况较多,但多是从小诗处得来,很少直接联系紫韵了。。
  电话那头传来紫韵虚弱的声音:**,我病了,重感冒。。你过来看看我吧。。给我开些药。。
  还是一张口就要求人帮忙的紫韵。但是人都生病了,我哪会计较这点儿药?何况大学里买药享受国家政策,也花不了多少钱。
  我慌忙跑去校医院,,寒假时只有个值班的大夫,,看我一切良好竟然不开。。我又去药店,,买了些比较好的感冒药,匆匆地坐上了去往紫韵学校的车。
  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我来到紫韵宿舍,,发现也只有她一个人了,,躺在床上,,面色确实生病的样子。。
  她看到我递过去的药:这么贵的药?你不是从校医院开的吧??
  我点头:校医院放假了,我从附近药店买的。你怎么不去校医院?
  紫韵:懒得动。也花钱。提前说啊,我没钱还你这药钱。这么贵。我可没让你买。
  我当时就是觉得,自己是热脸贴冷屁股。
  看在一个病人的份上,我还是忍了。让她吃了药,看已是晚上7点半,问她要不要吃晚饭,去帮她买份上来。
  紫韵盯着我:食堂没饭了,你不是要去单点吧??
  我:我不去食堂。去外面给你随便买点好不好。我出钱。
  紫韵这才犹豫着答应了。
  我出去买了份馄饨,卧了两个鸡蛋,给紫韵端了上来。看着她吃了,自己胡乱地啃了二口顺便带上来的面包。
  冬天的江南,也很冷。屋里也没有暖气,我的手一直捧着碗馄饨,冻的也红彤彤。
  紫韵直勾勾地看着我。忽然间叹气:**,其实也就你对我好。。
  屋内很寂静。
  我再也忍不住了:紫韵,你有没有反思过,自己这样,是为什么?
  紫韵:我打工穿的太少了。。冻着了。。
  我打断:不,我说的是,没有朋友。
  紫韵:你们不喜欢我。我也范不着求任何人。
  我(认真地):紫韵,钱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紫韵冷冷地:我爸比你们都有钱。
  我:那是为什么?你这么生活节省这么苦为难自己?
  紫韵沉默。
  我叹气。
  忽然间,紫韵说:我就是觉得,攒钱快乐。我不觉得像你们一样花钱是快乐。
  我:攒钱对的,可是紫韵,如果过度了,生活的全部意义在于此了,是不是有些不值得了?
  紫韵怒:你有什么权力干涉我的生活?
  我(几乎恳求的):紫韵,我不是干涉,我们也是这么多年同学了,我希望你能够幸福。能够按照像你这种家境的女孩子那样去生活,去快乐。
  紫韵:我比你们都有钱。我当然幸福了。
  我:世界上,没有比钱更让你珍惜的了?包括你爸妈?
  紫韵:他们养我,花了钱;我将来也要养他们,也得花钱;公平交易。将来物价更高。我一个人还养2个。吃亏的是我。
  我疯了:好吧,那你占朋友、老师、饭店……便宜,你觉得公平吗?
  紫韵:我没偷没抢,你们脑子不够用,,
  我盯着紫韵,放佛她不是一个生病的瘦弱的女孩,而是一个偏执的精神病患者。
  紫韵:还是谢谢你。你今晚住这吧,,我免你住宿费,算是还了你了啊。
  我夺门而出。
  武紫韵,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作为多年的同学也好,朋友也罢,我已经做了我的全部。
  出门时,月高风黑,公车早已停运,打车也等了好久,最后还是一辆黑车高价载我回城。
  回到屋,我的手一直冰冰凉,再也没暖过来。
  送药事件后,我就很长时间内,和紫韵没有任何联系。(其实大学期间仅有的几次会面,送行李、班长来访等,我也是处在相对被动中才去见她,唉)
  再次见面时,已经是大三暑假了。
  那时,大家基本都在为考研、出国、找工作做准备,我一边准备着考研,一边也尽可能地参加社会实践。以防万一。
  大家记得紫韵初次来我们宿舍时仗义直言的那个舍友吗?她叫阿凌,N城本地人,那个暑假,我们一起努力,通过了几轮考核,来到了我们专业在N城比较对口的大单位xx实习。
  实习还有几天开始时,在网上看到小诗,她听说我要去XX时,连发了N个惊叹的表情。
  小诗;紫韵也在那里实习。。
  什么?她的专业,和XX并不对口啊!
  小诗:紫韵在其他地方打工时,认识了一个你们学校的,貌似比你们大两届,就在XX工作。。
  哦,熟人介绍。可是我费解的是,萍水相逢,紫韵也不可能花钱去打点师兄,如何进入到XX?
  小诗也摇头表示不明白。
  同时告诉我,她们宿舍人联手曾要把紫韵赶出宿舍,结果被紫韵告到系里,硬是换来了她们的被批评。
  不过XX是个上千人的大单位,我和紫韵,也不可能到同一部门?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吧。。?
  实习还算顺利,我是理论高于实践那种,阿凌和我相反,我俩互帮互助,很快适应了角色。我们在的部门前辈们也对我们很好,总之还是很愉快的一次经历。
  中午单位有食堂,领导照顾,让我们本来不具有资格的实习学生也可以去食堂吃,就是这时,我听到了几个年轻女同事的议论:
  咱们食堂最近可出了个奇人。。每天收拾剩饭剩菜,能打包的都打包。。早饭和晚饭竟然都吃这个。。还好意思在单位吃。。
  这算什么,我听说她跟大厨不知怎么认识的。。跟她能用最便宜的价格打最好的菜。。
  。。。。。
  我瀑布汗:这种行为,除了好久不见得紫韵,还有谁做的出来??
  我不知道筒子们看帖子的时候,是否曾经为紫韵日后的工作担心(毕竟我还没有讲到这部分),就如当年的我一样,担心以紫韵的个性,会再工作上很难与同事、领导相处,甚至根本找不到工作,云云。
  后来发现,每一次对紫韵的担心,都是以一种更为冰冷的方式作为结局。
  终于在食堂发现紫韵,她仍然半份素菜(没有传说中的好菜)一个人坐,坦然吃着。
  见到我,放佛昨天才见过面似的,打了招呼。我却满脸尴尬。
  紫韵说:这家待遇还不错,我就闪了原来的,不过,那家欠我5个小时工资,还没给我。。
  阿凌冲我使眼色,意思是赶紧走。
  我明白,赶紧说要出去办事走人,紫韵却拉住我:你们部门实习待遇怎么样?比我这种**岗位的如何如何?
  阿凌抢白:实习本来就没有工资的。尤其像你这种专业不对的。给你就不错了。我们部门倒是有各种补助,不比正式员工差,不过只有**专业才做得来,你行吗?!
  其实,待遇没有阿凌说的那么夸张,阿凌只不过想气气她。
  紫韵的眼神,却放出异样的神色。
  仅仅在一周过后,紫韵就降临在我们部门。阿凌看到她的时候,眼珠差点出来。
  私下一个劲儿问我:你不是说紫韵是个很孤僻的人吗?怎么社会活动能力这么强?我们专业是N城大学里最强的了,咱俩也算不错,还费了这么大劲才来到XX,她不会是有很硬的关系吧。。
  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小诗的话:**,你太单纯了,你总觉得紫韵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紫韵比我们都熟练。。
  事实验证了小诗的话。
  紫韵在我们部门,就像第一页的帖子所呈现的,是个朴实、朴素、低调、坚忍的好姑娘(不得不承认,她性格中也真的有这些因素),早出晚归,,吃苦耐劳,,虽然没有啥专业技术,但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寒门勤女,都各方面给予了充分的照顾。
  直到发奖金时,紫韵的真性格才暴露出来。她计算的精确性雷倒了所有领导,但后来怎么解决的,我倒不知道了,因为我实在不想和紫韵有什么交集,提前离开了XX。。。
  离开XX后,我曾经一度很失落,老憨就陪我上自习,说别想工作的事情了,一起努力考研把。。
  我简要地说了说紫韵,(以前的事情老憨也从我和小诗处陆续知道些),老憨沉思许久,说:你这个朋友不简单。
  我仍一头雾水。
  老憨:你看,她从大一入学就开始打工,你有没有发现,她的打工级别逐渐增高?也就是说,单位一家比一家好?
  我点头:人都是这样的,也没啥。
  老憨:说明她清楚知道自己下一步是什么。没有你想的那么孤立、可怜。
  我摇头:可是她除了我,真的没朋友。
  老憨盯着我;你有没有想过,紫韵为什么要和你做朋友?
  我一时语塞。
  老憨:因为只有你,能够一次次被她利用。因为你不仅懦弱,而且好心。你认为,你能够帮助她、甚至“拯救”她。
  我惊恐地望着老憨。恋爱技巧
  老憨:单位的选择也是如此,她来到这家是为了寻找下一家,或者说,发现那些人能够帮助她。。
  我仍然替紫韵或者说替我自己辩解着;也许事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复杂。。
  老憨:她是没朋友。可是你觉得,她自己想得到的,得到了吗?
  我沉思:她想得到什么呢?钱。得到了吗?得到了。
  高中时她想得到什么呢?安静学习环境。对外足够好的形象。我们宿舍和班主任,让她得到了。
  捐款时她想得到什么呢?不出钱。但是要留名。我们生活委员大哥,让她得到了。
  大学时她想得到什么呢?钱。实习机会。那么多的公司,一级级地跳,也得到了。
  。。。。。。。。。。
  开始时,我认为紫韵是个出世的姑娘,即使性格有偏执一面,至少沉溺在自己世界;但从那个夜晚,也许我受了老憨过度推理的误导(至今我都不敢相信,大家帮我分析分析吧),我发现,紫韵也许是个深深入世的女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即使,这个利益追求,只是钱。不是友情、不是道德、不是亲情。
  想到这些,我不寒而栗。
  很多人说我包子,首先我承认我确实性格有懦弱和热心地成分,然后请大家意识到大学以后的联系并不频繁,而且都是相对被动的情况,,只是写帖子时我只摘取和紫韵有关的,给大家感觉我是一直和她纠结在一起,关于这点前几段时我解释过。
  大四开始了,我放弃XX实习和老憨专心考研时,小诗离开N城,想去北方(主要是北京)去体验一下,小诗老家在山东,,她还是倾向在离家近一点的地方工作。。
  临行前,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小诗忧心忡忡地望着我。
  小诗:老憨最近对你怎样?
  我:还行,没啥变化的。小诗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
  小诗:我们最近几次聚会,听老憨和其他几个哥们聊,他想去考北大的研究生。。去北京发展。。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