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和拜金二奶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时间:2013-08-07 08:59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96
 
  和拜金二奶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和其他求助者不一样,香港人阿详第一次给我电话就很明确,他说能不能帮他拆散和自己二奶的“爱情”。听着他在电话那头这样的直白,我心里都觉得好笑,更有一种天性的鄙视与可恨,也就直接予以拒绝。可几天后,阿祥多次致电与我,一定让我帮他这个忙,我这才一次出差回深后接待了他。
  那次和他见面,他的斯文和吝啬给了我最深的印象。他说,以前的他很大方,自从开始背着老婆和自己公司文员香香谈恋爱后,就变成了这样,还开玩笑说,他得了高消费恐惧症。在给我要了一杯奶茶,给他自己要了一杯白开水后,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阿祥年过半百,上世纪80年代末就在深圳宝安龙华这边开厂,很快就把工厂做得很大,太太则留在香港做全职太太,一双儿女都各自有了事业。和很多深圳香港老板一样,有了钱后身边女人不断,家里太太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撤。他有些自得告诉我:“香港老板在大陆包二奶没什么大不了,你们也都知道对吧”。
  还有一点,他觉得大陆这边的二奶也安全、花费低,再说他是老板,窝边不怕没有草,他看上的女孩基本上都是“厂花”来的。所以,我问他包过几个二奶,他略作沉思后告诉我:“如果说真正的那种包养,而且时间在一年以上的,应该有四、五个吧”,言下之意,还不包括短期女友。
  可自从他瞄上同样是自己手下、公司文员香香时,并且两人真正有了“恋爱关系”后,以前他心里的那种“洋洋得意”之感完全没有了,留给他的只有四个字:后悔莫及。
  香香是2008年应聘到公司做前台文员的,他是在自己出了一次长差回公司的第一天,就给了他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个女孩是90后,身材高挑、长相很甜美、说话也很乖巧,性格也是直来直去,还很叛逆”。
  之后,阿祥常以工作为由接近她,几次下来,香香自然也明白老板的意思,丝毫没有拒绝之意,反而更加迎合。  阿祥感觉追香香比前几任都要容易得多,“几乎没动什么心思”这也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怎么90后女孩比80后女孩还开放呢”。只是,顾及到自己老板的身份,阿祥还故意放慢了追求香香的脚步。
  一个月后,阿祥很顺利的在公司附近某楼盘租下房子,和香香过起“幸福”生活来。刚开始两人的生活还真的很愉快,比起前面那些女人,香香似乎更懂事,更懂得关心他,自然在她身上也更能让自己得到满足。
  可“蜜月”度完后,两人的矛盾也就渐渐显现了,“她是一个典型的拜金女”,阿祥说,先不说以前他追求香香时花费不少,两人同居后,香香纯粹变得特别的现实,什么都是“金钱至上”,只要他回家,香香就会主动伸手要钱,不是说买化妆品,就是说买包包,等等,实在没有理由,她就很直接的说:“我不能白陪你上床吧,你给我钱,大家各取所需”。有时阿祥陪她出去逛街,香香几乎是不去逛路边的小店,就连深圳的茂业、天虹等大商场,她都觉得那里衣服档次太低,要买衣服就会直奔金光华、万象城、益田假日等这些高端商场的专卖店。品牌也是盯着迪奥、LV等奢侈品。
  阿祥曾试想用自己的真正的爱情来感化香香,“说真的,我从心里也确实蛮喜欢她的”,可他的感情在香香那里变得一文不值,“她就认识钱”,偶尔几次回家他钱包里没钱,香香就会大发雷霆,甚至不让他碰一下。香香常说一句话就是:“现在这世界,钱才是真东西,有了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没有钱是什么也办不成的”。
  在香香的骨子里,他们之间除了钱和性的交易,感情都是假的,她直言不讳的告诉阿祥:“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钱,所以我只会找你那里要钱,你说什么爱呀、情啊,那都是狗屁”她认为自己就得象马诺那样活得更加现实一点,而不是虚伪的去要求什么爱情等等。哄女孩子开心的话
  图文无关
  “我也知道,象我们这样包二奶、有情人,离不开付出钱。可我在香香身上付出的钱不比以前任何一个女人少,和她在一起,开支很大,香香丝毫不心疼我的钱”香香的拜金思想终于让阿祥有些后怕,在她不到一年,他就在香香的“强烈”要求下为她买房买车,期间好不包括买一些奢侈品。要命的是,金融危机后,他的公司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的经济也越来越有限。
  于是在去年下半年,阿祥想到了和香香分手,香香似乎也很乐意,可却开出了高达200完的分手费,天哪,这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香香刚刚说出这话时,阿祥以为是小姑娘在开玩笑,等他真的想搬出香香的家时,香香才很严肃的告诉他,这200万分手费不是笑话,也不是一时冲动,就是实价。这时才让阿祥真正的意识到了香香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唯有金钱”观的拜金主义确实让他心冷。
  和香香分手后,他曾有一段时间躲在香港,让手下帮他打理公司的事情,而香香很自然的重新回到公司,且是一副“老板娘”的模样指手画脚,几次嚷着要公司财务给她支钱,以前对于他们的事情,公司有人知道但不是很多,经过香香几次大闹,全公司都知道她是老板的“少奶奶”了。香香也丝毫没有羞耻感,直言告诉一些领导说是老板的女朋友,“老板不在深圳的日子。
  “逃避不是办法,我又回到公司,重新和她在一起”阿祥不得已又乖乖的回到香香的家里,可这次回来后,香香更是变本加厉的向阿祥要钱,甚至要阿祥让自己成为公司的股东,美其名曰是“这样我就放心了,也不怕你不给钱了”。( 情话 www.qinghua.cc )
  阿祥没有过多讲述自己和香香的“爱情”,将近两个小时的倾诉,更是在声讨、指责香香的“拜金”,以及自己的后悔。尤其是讲到香香现在逼他要钱时,感觉到自己肠子都悔青了。  我随即答应接受他的案子,并很快安排女同事潜伏在香香的身边,想办法和她做了将近一个月的邻居。事后,女同事告诉我,和香香接触,确实有感觉到她好像只为金钱而生的,张口闭口不离钱字,“除了钱,她似乎没有其他追求”,我的女下手笑道。
  不过,我们后来还是找到了她的软肋,也找到了她“拜金”的根源,她是家里独生女,父母都是在外做生意的,从小到大没有管教过她,她就是外婆带养大的,父母对她的管教唯一办法也是最好办法就是“给钱”,这也养成了香香从小都对钱的依赖,所以她读书成绩特别的不好,初中毕业就独自一个人来深圳“闯荡”了,最后终于沦落成老板的“二奶”,而她也确实用自己的青春挣了不少钱,这一点,当我们如实向她父母汇报时,她母亲也是诧异不止,从来没有想过,从小到大不缺钱花的女儿最后为为了钱堕落!好在最后香香的外婆一个电话让她最终放弃对阿祥的“天价索赔”。这个电话我们无从得知,事情也总算有了一个看似圆满的结果。
  阿祥和香香了断后也表示,以后再也不敢有“包二奶”的想法了,免得碰见下一个香香。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