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睡了10年的情人 逼我做他儿媳

时间:2013-11-24 20:16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249
 
  睡了10年的情人 逼我做他儿媳
 
  保家去我租地看我,给我买了一支口红。那是我第一次化妆,他站在旁边看我化妆,我心慌手抖。
  我整整做了他十年情人,他有家。做情人时间越长,我对家的渴望也越强,我厌恶了偷摸的日子,渴望有个人正大光明地疼我。除了保家,我没别的人可依靠。11岁那年,我就失去了父母。
  我老家在一个穷山沟,初二没读完,我辍学回家。爷爷把我托付给一个远亲,我因此远离家乡来到从没见过面的姑姑身边做保姆。
  在姑姑家做了两年保姆,姑姑连双袜子都没给我买过。当她介绍二柱给我做丈夫时,尽管我不喜欢,但同意了,我想借此离开姑姑家。那年我17岁。
  我随二柱来到他农村老家,那里比我老家还穷。二柱怕我跑,上厕所都跟着。我哄他好好过,每次买菜时暗中省下两三元,攒到两百元时,我偷偷回了老家。
  19岁那年,我外出打工。大我26岁的保家是餐厅常客,他事业单位干部,有修养,对我和气,要认我做女儿,说自己有两个儿子。渐渐地,我有点喜欢他了。
  保家去我租地看我,给我买了一支口红。那是我第一次化妆,他站在旁边看我化妆,我心慌手抖。虽然他其貌不扬,还大我26岁,但他关心我,对我好。我病了他给我买药,他嘱咐我要吃好,睡好……我何曾感受过这种温暖?我做了他情人。恋爱技巧
  单身交友注册世纪佳缘寻找白富美与高帅富的旅程从这里开始!
 
  怕他担心我缠他,我主动给他承诺,“我不会影响你的家庭和事业,我很知足,有你爱我就行了。”
  后来,我患病,要保家陪我去检查,换别人一听我有病会躲着我,可保家反而对我更好了。他给钱我去看病打针,用省下的烟钱给我买中药。
  有次我病重,想保家陪我,可他不答应,说怕妻怀疑。我突然爆发,痛斥他不爱我,玩弄我。他也伤心,但他最后还是拨开我拉着他的手,开门离去。
  那天开始,我决定向保家摊牌,要么离婚,要么分手,我要保家选。他没办法选。他想了一个两全之策,要把我介绍给他儿子。这话他以前也说过几次,但那时都是开玩笑。这次他很认真地说:“我儿子有什么不好?他不聋不哑也不瞎!”他说他不能娶我,但也不想离开我。如果我做了他的儿媳,我既可以留在他身边,又不至于闹得满城风雨。“你也快三十了,我也不放心让你嫁别人。你做我儿媳,家人不在时,我们还是可以像现在这样……”我听不下去了,保家却很坚持,他整整做了我三个月思想工作。
  三个月后,我同意去见他儿子。但我强调:“成就成,如果不成,你都不能把这事说出去!”且,我提出了最后的筹码:“如果我和你儿子没成功,你就离婚娶我!”保家答应了。
  我在一家快餐店见了保家的儿子,他刚和女友分手不久,心事重重,语气淡淡。我感觉不太好。第二天,保家带来了坏消息,他儿子说,我配不上他。我觉得自己受了极大污辱,我痛骂保家,“这事是你一手导演策划的,现在你让我没脸做人了,我不如死了算了!”保家安慰我他过几天离婚,然而他给我的期限过了,仍没见他离婚,我一气之下,把给他买的皮包、裤带全剪破了。
 
  我和保家在一起十年,从不在晚上给他打电话。可那天晚上我不想忍了,我打了他手机,要他来陪我。他气急败坏地喊:“陪你妈的个鬼!屋里现在打得一塌糊涂了!”
  第二天保家来了,他在我面前痛不欲生地打自己。他说昨晚自己借机向妻子提出离婚,哪知妻子马上召来一帮娘家人,他们一起数落保家忘恩负义。
  保家告诉我,他妻经常打他耳光,没日没夜折磨他,要他交待,到底是谁让他“平时这么老实胆小的男人也敢提离婚”。我很担心,再三叮嘱他,“你怎么也不能把我供出来啊!”
  可在妻子的软硬兼施下,保家终于彻底崩溃:“就是我上次给儿子介绍的那个女人!”他哭着对妻子说:“你把我管得太严了,我受不了,我太累了!”
  我惊恐极了,问他为什么要告诉她真相。他说,“我想让她恨我,让她早点和我签字离婚!”
  我吓得坐立不安。保家要我先回乡下躲一躲,“她知道了你的住址,打工的餐厅,说了会派人来找你的!”
  我别无选择,在老家躲了一个星期,期间一个男人恶狠狠地打电话警告我:“你再和保家联系,小心你的狗命!”
  我等到外面没声音了,给保家打电话。保家又急又气,说他跳江的心都有了。
 
  我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要保家和他妻子提个要求,请她允许我们见最后一次面。他妻子同意了。
  保家在两个人的护送下来到我们约好的咖啡厅,看到他,我哭了。我说我想死,“我以后又无依无靠了”。这话让他泪如雨下,他问我有什么要求。我一听这话就知道我们完了……我悲痛不已,狠狠地说:要么你离婚和我在一起,要么你给钱我治病。保家没做声。( 伤感情话 www.qinghua.cc )
  那天和保家分手后,我越想越后悔,越想越绝望。其实我并不想要钱,我想要保家!我十九岁就跟了他,十年后的今天却落得如此结局,除了病和伤,我一无所有。
  于是我又打电话给保家,提出再见一次。他说他和妻子的关系缓和了些,“现在她没派人跟我了,她答应先给你一点钱,我再去借一点!她还蛮同情你,要给你介绍男朋友……不过她也说了,如果我们再偷偷见面,她就会对我不客气!”
  我说,如果你心里还有这十年,你就和我见一面吧。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