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丈夫变态软禁我逼迫我生孩子

时间:2014-09-11 12: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Lording…
 
  丈夫变态软禁我逼迫我生孩子
 
  我是一家幼儿园的老师,认识志强那年我才22岁,交往了几年,我才决定嫁给他。
 
  婚前,我就发现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可我并没认为那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他很自主,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最初几年,我们一直两地分居,每次见面相聚时间都比较短,所以感情很炽热,可是,与从部队回来的他组成了家庭以后,我却很不适应。
 
  我是个幼师,很辛苦,每天要很早到幼儿园,很晚才回来,那份辛苦只有我们自己能够体会。可回到家里又要不停地忙家务,他对我做的家务就像检查部队的内务那样认真,一丝不苟。这让我很难接受,难免会发生争执。可他却从来不帮我打理,只是一味地挑我毛病。我心里很生气,可又没有办法。
 
  那天,我刚下班,脸上还化着在幼儿园里与小孩子一起做游戏的装。他看了看我,然后硬邦邦地说,“我说过多少次了,要注意仪表仪容,你看看你,这像个什么样子!坐没个坐相,站没个站相,鞋子到处乱甩,钥匙随便瞎扔……”
 
  我没理他,因为我早已习惯他的口罗嗦。于是,我回到洗手间一顿清洗,出来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结果他又继续数落我,“要看电视就坐好了再看,洗完澡到床上去睡,别躺在沙发上,你看你,叉着个腿,像什么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了,愤怒地说,“这里是我的家呀,你要搞清楚,家,是让人放松的地方,不是你的练兵场好不好?”
 
  那次争吵后,我发现他丝毫没有改变,我只有自己改变自己了。我按照他的要求,在家里循规蹈矩,我还必须在睡觉前才可以穿睡衣,其他时间都必须穿戴整齐,时刻保持淑女形象。我的欢声笑语少了,我懒得看电视,因为那姿势太受罪;我懒得在客厅待着,因为不能穿宽松的衣服。我郁郁寡欢,没精打采,好像生病了一样。
 
  我们的老家都在外地,他转业后分配到一家派出所上班,整天忙,回来不是挑我的错,就是倒头便睡,我们之间很少交流,完全失去了过去那种对生活的热情。
 
  我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郁闷和别人说,于是就自己调节。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但他还是不搭理我,还说我娇气,装病。再回来,就是满身酒气。
 
  他对我的爱只剩下了简单粗暴,不管我多么不舒服,他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夫妻间没有了温暖的关怀,有的只是难受和冷漠,我觉得生活是那么没有希望,于是就自杀了。我喝了整整一瓶安眠药。
 
  可是,我刚把药喝下去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他发现我昏迷了,迅速把我送到医院抢救。我醒过来,他一下子跪在我的床前,声泪俱下地说,“老婆,请你别再自杀了好不好,别人要是知道了,我的前途就毁了,你到底有什么不开心你说啊,我以后保证改行不行?”没办法,我只好回家。
 
  那段时间因为身体的关系我没去上班,好了之后,回到单位,我发现大家看我的目光怪怪的,最后一个同事悄悄告诉我说,我发胖了,好难看,跟怀孕了一样。我大吃一惊,因为我没有怀孕,可是,我的确胖得走了形,因为我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我依然很胖,有一天,我因低血糖而昏迷在钢琴旁。
 
  志强很忙,不能照顾我,我也不想让他照顾,只要他在家,我就苦难降临。我想到离婚,我实在不能继续忍受这样的婚姻,我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不想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地过下去。可是,当我提出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就故技重演,事后,依然故我。
 
  而且他还有意无意地监视我。
 
  有一天,我上街买菜,遇到一个老邻居,跟他聊了一会天,买完菜回来,志强一脚把菜踢得老远,责问我,“刚才你去买菜,怎么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我说,我很快就回来了呀。他看了看手机,说,“你平时回家是六点整,今天却到六点十分才回来,你说,这十分钟你在哪里?”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遇到那个邻居的事。我说,哦,遇到一个老邻居,说了几句话,耽误了一会儿。他拿出他当预审员时的犀利眼神,说,“刚才你遇到的是个男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很诧异。他是哪里人啊?多大年纪?家里还有什么人?结婚没有?他在哪里工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一五一十地说了,他得意洋洋地说,“告诉你,想离婚?门都没有!”我非常生气,但离婚的决心没有变。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他看我的样子,转而又温和地说,“其实,我还是很爱你的,别跟我离婚,我真的好爱你,我的老婆。”我知道他说的不是真话,我就是想离婚,我现在感觉空气是凝固的,我没有任何自由。更让我生气的是,他还给我父母打电话,说我不安心和他过日子,等他们千里迢迢地赶来,我才知道是他做的。面对亲人的责备,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送走了他们我就提出了分居,他坚决不同意。接下来,我所工作的幼儿园因要晋级需要进行比赛,我只好放弃眼前,投入到紧张的排练中去了,因为有一场比赛很重要,我如果能成功地拿到名次,我就可以调到总部上班,那样,我就远离了他。于是,我就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回家回得很晚。
 
  那天,回到家,志强不在,我很庆幸,好在他没回来,要不又要盘问半天了。我刚洗完澡,准备休息,志强喝得醉熏熏地回来了,他冲过来,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接着,他对我劈头盖脸一顿暴打,我的脸上满是伤痕。我觉得他疯了,我慢慢地扶着墙站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把他盯得避开了我的目光,我轻声地说,“离婚,我们离婚。 ”一看到我如此决绝,他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他抱着自己的头,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昏了头,我太爱你了,不想离婚!”我没理他,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因为这,我没有争取到比赛的机会,我脸上的伤让我无法继续那个排练了。这期间,我开始准备离婚的资料。离婚起诉很艰难,他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地跟法官说,他是多么爱我,从没有跟别的女人有染,我们之间又没有第三者,离什么婚?说得法官都认为我是无理取闹了。我只好选择分居三年的办法来达到离婚的目的。离婚我是离定了的,不管他怎么哀求,我都不会再回心转意。
 
  因为那段时间心情焦虑,我忽略了身体上的变化,连自己怀孕都没有发觉,等到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想到医院去做手术拿掉这个孩子,可是,我四处碰壁。每个医院都试过了,医生都说孩子大了,要等再大一些做引产,但那跟把孩子生下来没什么区别。我准备到另一个城市去做这个手术,我真的不想要他的孩子,我如果生下这个孩子,我等于被判终生监禁。
 
  可没想到志强知道了我怀孕的事,就把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都接来了,轮番给我做工作,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我心急如焚,可是,我被软禁了,我出不了门。最后,我生下了女儿。可我还是想离婚,这个念头从来没有打消过。孩子满月的时候,志强接到了法院的传票,他的表情,狰狞得可怕。
 
  我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和我的父母说了,真相面前,他们决定把我接回老家,就这样,我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为了生活,我放弃了过去的一切,在家这边开始新的生活,未来的路很艰难,但是我觉得终于离开了他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