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书 > 文章正文

唯美情书5篇 比四年还要长远的距离

时间:2017-08-09 12:28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0
 

01  

爷爷有两个儿子,大伯和我爸。  

所以,一大个家里,算来我有三个哥哥。大伯家两个。我家一个。  

关于我哥,先说名字吧,夏天的夏,夏天的天,夏天很长的长。夏天长。  

关于他的名字,其实每次我告诉别人我自己都会笑。一定是他出生的那个夏天格外的长。  

我哥大我4岁,但我们却隔着比四年还要长远的距离,这个长远就是,我读小学二年级,他就要小学毕业,我读初中,他就初中毕业。推下去,我读高中,他依然不在我的青春里。所以我的童年,他就陪我到二年级。  

所以,我内心里,其实并不太喜欢我哥,因为他除了没事把爸妈让他做的事安排给我我做之外,还很少带我玩。  

兄妹有很多种,相亲相爱型,情同手足型,彼此爱护型,我想我两除了相爱相杀,就是爸妈的彼此卧底型了。  

02  

我们的小学离家有两三公里。是一个小时多的路程,那时候上学走路,爸妈让他带我一起回家。  

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下午三点多就放学,有一次下课放学后,我在学校门口等他。  

学校中间隔着马路,一边一个小卖部,我站在马路右边以最清楚的视角看着学校门口,等了一群又一群人走,他还没来。都想自己回家懒得等他了,后来出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影出来,一惊。他右眼肿的乌黑大,这种我还是在电视里见过。  

很明显就是打架打的啊,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也没问他痛不痛,那时候小,不懂事,再加上他总是在学校和别人玩,在家去又找他小伙伴。又从来不带我玩。  

我脑海里的第一想法是他竟然在学校打架,回家是告诉爸妈还是瞒着爸妈,告诉爸妈了他回家会不会还被打一顿。心理斗争想了很久。  

“你回家别告诉爸妈,如果爸妈问,你就说我摔了一跤摔的。”  

现在我还记得他挺认真的对我说,我就像拿到他的把柄一样,挺得意的。我说:“下次我做了什么事你也不能告我。”然后我们这算互相交换了一次和平相处的机会。  

回到家后,他藏着藏着的找借口一个人呆,或者出去玩,爸妈问我我也很守承诺的说,不知道。  

我只记得。他回家没有被凶,好像爸找他聊了很久。大致就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打架,架可以打,但是怎么可以输呢。其实后来,爸妈是怎么发现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打架我也不知道。  

但是现在一想,这么明显的打架痕迹,说谎的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大人。我们两个孩子承诺,不过就是一次和平相处。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候真不是个合格的妹妹,平日里的我摔了,割了伤口小的伤口也痛的不行,他那时候眼睛肿的乌黑乌黑的大,得多痛啊。而那时我心想的是,要不要告诉爸妈。不过现在不由竟觉,我哥可真厉害,有天不怕地不怕打过架的童年。  

而我天不怕地不怕打架的童年也就只有和他打架了,每次在家,我都是打不赢的那个,总是装着疼的大叫。  

“啊!妈,哥打我!”然后,看到爸妈对他一声斥责,我都得意的像吃了糖的笑他。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老爱告状,还欠抽,难怪他不爱带我玩。  

03  

我爸有好几个爱好,其中一个就是钓鱼,遗传受影响,所以我哥对钓鱼也挺感兴趣的,还经常和我大伯家的两个哥哥一起出去钓鱼。  

别人都说,有哥哥的人真挺幸福的,关键是我有三个哥哥,我不知道是这幸福感信号太弱没接收到,还是我反射弧太长的原因。  

初中那会,三个哥哥收拾钓鱼的鱼竿,还准备钓鱼的鱼饵去土里挖蚯蚓,我在一旁看,他们用瓶子装好多蚯蚓。鱼饵也有讲究,他们挖到大的像小细蛇一样的不要,专挑红的,挺嫩的。我胆子不算小,所以看着蚯蚓还敢伸手去碰,然后伯伯家的大哥说:“幺妹,你来挖,挖好了叫我们”然后告诉我需要的放进瓶子里,挖好了叫我们。  

我费力挖了好久。  

“大哥,这些够不够”我挖好了满手泥土举起瓶子来问,他们说可以可以。  

然后我欢喜准备去洗了手和他们一起去钓鱼。  

可是等我洗好之后看他们,他们收拾好已经走了。我也想和他们一起去的。  

可是他们没有等我,关键是也没叫我啊。  

等他们满载而归,我问,我说:“大哥,二哥,你们偏心,只带我哥去,都不带我。”  

他说,你在家等着吃鱼呀。  

其实我想的是和他们一起去玩啊。  

04  

高中开始之后,我像被诅咒了一样,每一年都生冻疮,满手就像红肿肿的火腿肠,有的皮还破掉了,像腐坏了的手,我自己看了都想砍掉。  

高中时期特别喜欢的一个明星,金在中,他的择偶标准就是手好看的,我看了后,完了,完了,和我爱的人的标准完全不沾边就觉得心如死灰。年复一年的伤害,所以我的手挺丑的。哪有女孩子的纤细感。就像一个糙汉纸啊。  

一想到冬天就是噩梦,如果你问问喜欢春夏秋冬的哪个季节我一定会说,我不喜欢冬天的冷。  

我哥读书早,年纪比平级的都小,他不爱读书,我也不爱,他读了初中之后,后来没有继续读了,特别小就去其他城市闯荡江湖去了。  

我读初中高中之后和我哥一直分隔两城,所以成长的青春里,和他相处的时间真是少的可怜,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不给他打电话,他自然不是矫情的主会打电话回来。我们没有互相联络,没有日日陪伴,所以那时是我俩的感情是冰冻期,哪里像兄妹。  

记得高中有个寒假放假回家。天冷的厉害。我就只想抱着火炉冬眠。  

我哥从外面回家过年。难得见到,自然要好好贿赂对待一番。他叫我去给他买烟,我会屁颠屁颠的跑去小商店。因为会给我路费啊,他叫我给他做饭,自然不在话下。至于好吃不好吃。我就不管了。反正我也吃了啊。  

可是和家人相处就是网上很流行的表情变化,一个星期不到,我们又开始了最开始的方式。  

我妈叫我起床,我会放大让他听到的声音,妈你看哥还没起勒。  

我妈让我做饭,我说,哥你洗菜啊。  

要吃饭了,我又会说,哥你拿筷子啊。明明都是小到忽略是事,我就要叫叫他。  

我爸叫我给他提鞋子,我还是会说哥,你近啊你去……  

偏偏这时我就会被我爸凶一顿,我会十分委屈内心对话是“爸妈。你们偏心。说好的百姓爱幺儿呢……”  

他每次看我被爸妈说,心情就特爽。特得意。我看了就想打他一顿。  

我想不通,难道我家的治国模式是长子化了?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给我公主的身是丫鬟的命。  

以前每次吃饭,我吃完总看着我哥:“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碗。”意思就是想让他洗碗。决心发表了我是绝对不会去洗碗的!可是最后怎么都是我去洗了……现在我依旧没有想通。  

那个寒假的天真是太冷,屋外水管都结了冰,吃完饭,坐在屋里,我还是就像平日里一样说:“哥你洗碗呗……”你看我的手,我假装可怜的举着给他看。已经做好了还是会洗碗的准备。  

那一次他竟然没有和我斗争,主动洗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赢了世界赢了他。  

我很想知道别人家兄妹是怎样的。难道每一家洗碗都是归妹?  

如果他没有偶尔拯救在我心里日渐萧条的地位,我想我就快想换个哥哥了。  

05  

大学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我第一次离家超过一千多公里。说来其实那还是我人生头一次坐火车,所以第一次外出爸妈说社会险恶就让外出有经验的哥陪我,我也坐上了那趟以后以及现在坐起来都想要吐的火车。  

脑海中有这样一句话,“只有坐火车,才有流浪的感觉。”或许那时不懂事的我只是想感受流浪吧。他陪我感受新奇的检票穿越人群找座位的过程,火车一路摇晃,离父母在的地方越来越远。穿越了我再也数不清的城镇。  

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满车拥挤的人浪中颓然醒来,爬在自己手腕出,磕着太阳穴沉默在自己清醒的思绪中的那种内心里强大的落空感。火车微动的安稳,夜色浓郁,窗外晃动的光景与城市,安抚那一车平凡人疲倦的梦想。也安抚着那时小小的我。  

那时到达学校的火车站时,是半夜,好像火车站半夜总有人,错了,是无数城市布落的火车站总有要远行的人,或者奔赴到此的人。九月的夜有些冷,他拖着我的行李箱,带着空手的我,找了火车站旁边拐了好几条路的一家网吧,他说,开旅馆不划算,天也快亮了,找个网吧待会吧,他开了台电脑看起视频睡着了,我也在一旁睡觉。我看着他,似乎可以想象他一个人在他乡生活的那些年多么费力。  

他在学校陪我呆了两天,第一天陪我这里跑,哪里问的报了繁琐的名,第二天陪我买东西,然后陪我到宿舍放东西,他说让我自己在学校熟悉熟悉,有什么问题给他打电话。我说好。  

面对一个新的地方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段时间我很想改变,变得大方一点,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胆小。害怕生命里叛逆的勇气都快没有了,或许这一次人生的远行就算我人生挺勇敢的一件事。一直的我其实没有很大的追求,总觉得目前的生活状态就很幸福啊,可是就像好多人说,你之所以过的安稳,不过有人替你承担了你的不可承担。  

不过当我们开始选择承受挑战,而不是刻意创造挑战后逃避,已经是长大了吧。  

我想每个人都有如今提及的笑话当初却是费了些许力气才走过来的,是那时的惊天动地,也是现在的微不足道吧。  

在新城市的第二天早晨我醒的特别早,心空空的爬起来走向窗口看看外面,习惯性的问了一句:“唉你们晓得几点了吗”然后安静的空气。我自言自语回了自己一句,喔,这不是遵义。那句话我是方言问出来的,语言频道换的不流畅,以至于现在寝室夜话给室友初相识时,她们说,其实那时候她们没有听懂。  

我还以为他陪了我两天会就这样走掉。我打电话给他,问他,他走了吗,他说还在学校门口,我跑出去找他,他站在街边拐角的那棵树说,自己注意点,然后照顾自己的话。  

“你要走了啊。”我挺不舍。  

“那我留着这里干什么,我又不读书,要不你也不读了,咱们一起回家。”他笑话我。  

我自是不服“嗯……你走吧,我过年就回家”  

然后他说“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好好读书……”转身走了。离别的方式有很多种,这种目送是一种。  

他走的时候,一个背影越来越远,当时这个城市唯一的一个家人也离我越来越远,只剩我失落的看着这空荡荡要从头开始的城市,鼻子酸酸的。当时差点掉眼泪。  

其实现在每一次出校门口,我看到街口转角的那棵树,好像还挺想他的。可是我很酷,我不说。  


------分隔线----------------------------
相关情书
精华阅读